【Fgo】漫无目的之夜

奉信写啥出啥患者祭献的一个小短篇

伯爵x藤丸立香(♂)注意是咕哒男

因为个人理解问题,爱德蒙·唐泰斯、复仇者、Avenger三个名字都有用上,知道指的都是一个人就行

剧透注意?文中有些话和中二字句是在剧情里出现过的

关于瞳色和披风,大家就当这是三破伯爵吧!



【fgo/伯爵x咕哒君】


——漫无目的之夜——





纵使作为英灵被召唤显世,爱德蒙·唐泰斯依旧保持着在夜间游荡的习惯。

在损毁了约八成机能的迦勒底除了部分中央区域和个人房间之外,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般的荒凉景象,要么就是永不停歇的风雪。

他的夜游总是漫无目的,还偏好在迦勒底外部游荡。英灵当然是不会畏惧自然带来的气温,但在面对单调的、无尽的严寒好一段时间后,复仇者也居然感到了一点索然无趣。

深夜,黑色的男人终归把礼帽压低,离开了风雪肆虐的地方。

机能还算完善的迦勒底内部比起外部温暖了许多,若是在白日,明亮的长廊、装饰用的植物散发出的味道与舒服的长椅,这样的组合比起在伊夫堡,肯定更受他的御主所欢迎。

想到藤丸立香,那浮现在脑海中的湖蓝色双眼令复仇者的脚步顿了顿,又再度行走起来。






时钟的指针划过两点的时候,藤丸立香才刚把今天做的特异点手抄的参考资料送回资料室,很多人都不理解他这样的行为和做法。手抄这种东西对于迦勒底的科技状态来说太过落后,哪怕是马修或者罗曼,也都会建议:储存在通讯器之中难道不是更方便的方式吗?

夜间的迦勒底长廊昏暗静谧,只有应急灯在发出幽幽的芒,从资料室回到房间的路上经过中央管制室,迦勒底亚斯散发出的熔岩一般的光穿过门缝像是线一样地划在人的脚前。

刚还打了个哈欠想回去睡觉的藤丸立香看见那道光,静立了片刻后鬼使神差地,打开了管制室的大门。

迦勒底唯一的御主并不少来管制室,这里毕竟是少年从一个普通人变成肩负世界未来的希望的初始之地。

也是前任所长的葬身之所。

藤丸立香蓝色的眼眸倒映着高高悬在穹下的燃烧的迦勒底亚斯,神情忽而就肃穆了许多。

围绕着迦勒底亚斯的特异点无一不散发着不详的、死黑或是熔岩一般的色泽,藤丸立香每每看过去心里都止不住地涌起疲惫,奔走在不同的时空(特异点)进行战斗与冒险,修复好人类历史上扭曲出来的空洞,这种生活在未知的尽头来临之前不会结束,同时也让少年的神经无时无刻不紧绷着。

——熄灭光芒的灵魂,无法观测的未来,没有尽头的战争,真是沉重又……

“哇啊!”

脚下一滑,难得多愁善感的藤丸立香瞬间大惊失色,连跌带滚地摔进了一个大石坑里。

惨叫声响彻整个管制室。

……所以说加完班走夜路稍不注意就是要扑街,更别说是在一个发生过大爆炸变成废墟的中央管制室。

“啊……疼疼疼疼疼……”

空旷的大厅里回荡着他的呼痛声,似乎是扭到脚了,藤丸立香因为疼痛龇牙咧嘴了小半会儿,暂时放弃了挣扎。

面朝穹顶,巨大的迦勒底亚斯一下被完整地收入眼底。

年轻的御主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是该惆怅还是该吐槽。

“呼……”

头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嘲笑声,周边的墙面跟着映出一个鬼魅般的影子。

“哈哈,怎么,master,不过是几块碎石,就这么放弃了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坑底的少年楞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了然又纠结的表情。

“是Avenger啊……”

显然复仇者漫无目的的夜游喜好为人所知,纠结的是,立香并不知道面前这个通过召唤而来的复仇者是否就是在他肉体与灵魂分离那一夜,精神前往到了名为伊夫塔的监狱岛里,引导他度过七重审判的那位Avenger。

纠结着这个问题的藤丸立香经常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位脾气古怪的英灵。

漆黑的男人一脚踩在最高的石块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御主,黑色的披风略微振开,爱德蒙·唐泰斯金色的眼睛里一直有着锐利的光,只是现在在昏暗的空间内更醒目了一些。

“还是说,你也想与这地球的灵魂融为一体呢?”

虽说复仇者被召唤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最开始的记忆都能被他所知以至于现在当着藤丸立香的面翻出来,少年还是有些另类的底气不足而嘟囔着:

“怎么可能,别胡说了……”

他挣扎着站起来,又想到了自己手上的东西是否一起跌落了下来而去转头寻找。

关于特异点报告的手抄本就掉在不远处,立香捡起本子,旁边传来了脚步声,复仇者正施施然地往下走,看到了手抄,也是冷哼了一声,意味不明更像嘲讽地吐露着蜇人的字句:

“真是卖命啊,master。”

关于手抄是无用功这方面的事情已经被说了无数次,现在又一听,立香总归还是会觉得有些郁闷。

“不要再嘲笑我啦,手抄真的很有用处的。”

发现被曲解了意思的埃德蒙又冷笑了一声,没有解释,反而追问了一句。

“是吗,什么用处?”

少年一下子答不上来。

管制室一时之间有些安静,只有迦勒底亚斯在头上嗡嗡转动,缓慢而又单调无比。

就在复仇者以为他的御主快架不住脸的时候,就听到这么一句:

“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普通人吧。”

复仇者回头看向藤丸立香。

其实真正的原因立香自己也没搞懂,潜意识里的迷茫或者是想找一个于工作有利又无味的事情宣泄什么情绪也大有可能,但是这种懦夫的理由换做谁也都不会一下承认。

现在藤丸立香冷静了下来,任他打量,慢慢解释。

“通讯器因为力量不足而中断的事情也发生过几次,我并不是什么魔术师的后裔,也没有什么强大的能力,脑袋也不是很聪明,如果能借助可靠的记忆在无法求助Dr.罗曼时不那么慌张,这也不是什么‘没有用处’的事情吧。”

藤丸立香从不曾因为自己是普通人而产生能动摇到自己内心的挫败,并在修复特异点的时候退缩或是逃避。

“只要我能做到”这句话也并不是什么没有自信、不敢笃定应下拯救无法观测到的未来的回答,恰恰相反的是,那时在Dr.罗曼询问他,他看着熄灭的迦勒底亚斯,在知道自己要从今往后要面对的事情之后,是以最大的勇气去接下了这一份不可避免的、不能失败的职责。

复仇者微微睁大了眼睛,少年湖蓝色的眼眸里仍倒映着迦勒底亚斯熔岩一般的色泽,就像是监狱塔里飘摇的烛火,微弱而永不停歇。

爱德蒙·唐泰斯笑了起来,说:“真是从容啊,御主。”

“当然,想绝望还是太早了,”复仇者继而狞笑,发出看似可怕的威胁,“但若你感到绝望,若已不想战斗的时候,就立刻说。我会立刻杀了你。”

记忆贴合。

立香蓦地怔在原地。

“露出了一幅可笑的模样。”

Avenger看着他诧异的样子嗤笑了一声,转过身。他的视线还在藤丸立香的身上,那时候少年的灵魂被囚禁于审判之间,不得不遵循着魔术王默念的诅咒度过严苛的七日审判。

而与他缔结临时契约,作为复仇者的爱德蒙·唐泰斯又如鬼魅一般地跟随在他身侧恫吓他,威胁他,向他展露世界上最黑暗之地里的复仇之心和他被Grand Caster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事实。

看,你必须与Avenger,与爱德蒙·唐泰斯一样,被关押于名为伊夫堡的监狱塔里,做一个游离的牢狱鬼魂,再不醒来。

复仇者问:你会去战斗吗?

年轻的御主回答:我会战斗。

在成为一片废墟的中央管制室里,复仇者向坑底的少年伸出手。

在幽黑得能给人带来无尽绝望的监狱塔里,得到少年回答的复仇者说:

那就握住我的手吧。

将赐予他人引导的职责收入等待,将自己落入可怕陷阱的迷茫的灵魂攫获离开这座监狱的钥匙——

将一个复仇者引向充满希望的胜利。






看到站在高处的人朝自己伸出的手,藤丸立香回过神来,眨了眨眼便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抓住了Avenger的手爬出坑。

“夜游真的是好习惯啊,Avenger。”

“哼,啰嗦。”

“晚上你一般会去哪,经常经过这边吗?”

“或许吧。”

“真好啊。”

两人边走边聊,在距离藤丸立香的房间不远的时候,Avenger看了少年一眼。

“……你也差不多,该把东西拿出来了。”

“啊哈哈,被发现了吗。”

藤丸立香挠了挠后脑,将烟盒拿了出来,资料室的职员一般在加班加点查询资料的时候时常有喝咖啡或者抽烟提神的习惯,他只是顺手。

对,只是顺手。

捏了捏手里的东西,藤丸立香有些纠结地把东西递了出去。

埃德蒙依旧带着讥讽的味道看着伸到他面前的烟盒,没有动作。

“不需要吗?”

少年奇怪地问,思考自己当初在监狱塔里莫名留意到的复仇者的需求是不是哪里记错了。

“不,只是觉得要去思考人类的回礼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啊啊,那就不用了,反正我也只是顺……”

立香的话被自己卡掉了尾巴,如果不是Avenger突然思考有果后接过烟盒,在他额头上按下一个吻的话,心脏估计也不会这样嘭嘭作响地让他失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

他愣住的模样一如既往地引发了一阵嘲笑。

少年的视线跟着笑声远去,复仇者的身影依旧如同鬼魅,消失在深夜的迦勒底长廊之中。







跨越死界之后,由悲哀而生,由怨恨而生,由愤怒而生,能给世界带来阴霾的诅咒,不断地憎恶着的灵魂重塑在深渊的最深处。

如同沉入污垢的沼泽,步入腐烂了无数死灵的监狱塔,在七重审判中拾阶而下,在塔底聚集鲜血淋漓的恶意欲以回报世界……

作为仇恨的化身,最激烈的复仇者啊……

在比漆黑更漆黑的黑暗中……捡到了一颗星星。






漫无目的的夜游者,似乎找到了所要前往的目标。





end.

明明是捡到了一颗pikapika的圣晶石


评论 ( 4 )
热度 ( 273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