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子

伯爵咕哒/芬芳


梗:


一个开头而已

————————————————————————

南丁格尔把那个男孩带上前的时候,爱德蒙抽空看了他一眼。因为在鉴赏着注入魔力的宝石,大厅的灯光幽暗,反衬得光源明亮得就只有桌子上点着漂亮的蜡烛,对方低着头,他还没得看清长什么样子,就听见对桌传来一个拍掌的声音:


“噢!这就是那个来自东方的魔术世家的人吧。”


坐在爱德蒙对面的是一个英伦人,时钟塔出来的三流生,后来丢掉魔术来到他国做生意,商业脑袋长得不错变成了一个成金户,挂着企业家的牌子在和爱德蒙讨论要怎么动用魔术力量去除掉和他们对立已久的商业大户,阿谀谄媚一套一套的,不知道从哪里得到里这个男孩要来爱德蒙着的消息,一直坐在这像是等着商品上台的观众,兴奋得觉得自己不虚此行。


爱德蒙出身欧洲贵族,放在现在或许谈不上什么贵族概念,不过继着家业的他也是底蕴殷实。除此之外,他也有另一重身份未曾放下,那就是欧洲一代魔术世家唯一的嫡系,是个出色的魔术师。


这次他来东方,一半是为了商业上的生意转移,还有一半可以说就是面前这个男孩了。


爱德蒙还是没说什么,就见那暴发户打量着男孩,眼神像是垂延不已的舌头,惊喜惊奇中夹杂着狎昵的脏粉色,“真是没想到啊,东方魔术竟然真的办到了这一步!”


魔术世家极其重视血脉的传承,因为魔术师们独特的魔力会随着血脉继承到下一代,许多重视此道的魔术世家们一般都会相继结亲,重视且保证母体本身的孕育能力以及魔力。


但是东方的魔术世家里却传来这样一个丑闻:当代嫡系子嗣中唯二之一是一个魔力回路为零的男孩。在男性子嗣继承魔力回路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98的情况下,这类的子嗣一向被所有重视血脉的家族喻为不详。


若是女性或许还有与他人结合诞下具有强大魔力子嗣的可能性,但是男性,不仅会成为家族之耻,更是会在确认没有魔术回路的年纪时在家族的控制下夭折,心皮骨肉都能拿来做死灵咒术的材料。


那个三流魔术师击着掌,啧啧赞叹道:“没想到,没想到……男性生育的可能竟是先一步东方魔术中出现的!”


那个诞生了魔力回路为零的男孩的世家濒临没落,而他们在困境中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将那个男孩养育成人,对其身上进行了一个长期的人体改造,使他成为了一个能孕育下一代的……男性。


骄傲的、从不逊与西方魔术有过多牵扯的古老的东方魔术师,不知道用了什么渠道找到了关于爱德蒙的消息,心急的以示诚意,将这个男孩送了过来。


爱德蒙先是对客人的品性行为皱了皱眉。事实上他并没有把这个男孩的事情太多放在心上,他来东方是有着其他的目的,男孩于他来说是能促成这个目的达到的一个重要道具,若果不是这样,爱德蒙也不会同意这一个交易。


他一个人来到东方,没有伙伴没有合作对象,如果他运气够好,达到目的之后也要把这件事独自代入坟墓。他有太多事情需要安排,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思考关联不大的事情。


然后他再度把目光转回去,思想细碎地拼揍着他以为的被送了做生育机器的男孩的模样与态度,是过早的对家族的摆布认命,还是天真的未曾想过家族会将自己贩卖他人做工具的憎恨,或者像是西方黑市中外表心志懵懂如稚子,身体却被调教得敏感勃发,常被魔术师们用于补魔与性(哎)爱的一次性人偶?


“来来来,抬起头,让唐泰斯大人看看你的脸,”击掌叫好的人还在继续品着他看上的商品,目光泛着赤裸裸的恶臭与兴奋,“你叫什么名字?”


然后爱德蒙听到一个声音这么说着。


“藤丸立香,仅代表藤丸世家暨爱因兹贝伦炼金产物携带者,向爱德蒙·唐泰斯先生表示欢迎。”


爱德蒙的一切想法,蓦地被那双湖蓝色眼睛里的清澈冲得干干净净。


只要对上一眼,他就知道对方通透地知晓一切,知道自己的处境,知道爱德蒙的态度,知道那个三流魔术师的话语中含带着什么样的含义,也不羞不恼。


即将属于他的黑发蓝眼的男孩站在那里,犹如林中迎着露水与月色坦然生长稚竹,朝他礼貌地微笑道:


“藤丸立香,来自一个东方的魔术世家。”


“向您问好,唐泰斯先生。”



fin.


随性一脑,请不要介意有bug

 @公子白澒 睡觉都不打声招呼!!!!

评论 ( 5 )
热度 ( 61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