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31~32

总目录页


31.



酒廊外的厅堂一片狼藉。

因为抱着合作的初衷爱德蒙一行不可能痛下杀手,这让他面对人数众多的迦勒底一方花了不少时间。

感谢携斑者们因为异能特性倾向于用冷兵器的习惯,南丁格尔滚落到地上,躲开掉窗外射来的利箭,朝站在大门前的迦尔纳威慑性地开了几枪,却意外地看到那些子弹像是打到了无形的墙壁,纷纷在男人眼前弹开。

“唐泰斯!”她低低叫了一声,黑色的火焰立刻替她开了一条道。

南丁格尔立即像她的子弹一般朝迦尔纳袭过去,惊异的是阻拦她的人似乎都收到了什么影响出手有些迟钝,连同被人逼近到眼前迦尔纳也是。

“你……”迦尔纳微微有些惊异,南丁格尔想要制住他的动作很大,非携斑者的气息逐渐被抖落了出来,让他的反应慢了一步。

在许多红灯区里,一些为了拉到发情期携斑者顾客的妓女们通常会准备一些可以模拟出携斑者气息的喷雾,味道的效果不是很大,但对于一时的迷惑还是很有用处。南丁格尔作为常接触携斑者的医师,想要配制出更有效果的味道药水非常容易。所以她本身只是一个受过训练的普通人,作为公益组织的携斑者们都会在她近身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遵循着界内携斑者不允许向普通人出手的第一条例,他们的动作产生了一小会停顿。

就这么短短的一个时间里,足够那冰冷的枪口已经对上迦尔纳的胸膛。

酒廊的大门砰地一声被撞开。



藤丸立香正在换衣服。

崭新的领子被慢慢碾平,他打量镜中的自己,这个城市的夜风温度很低,他一路赶来被吹得满面通红,直到哆哆嗦嗦搭上电梯到达目的地之后才缓过来点,现在鼻头都还像是刚刚哭过的男孩一样冒着粉色。他看着自己,觉得除了勉勉强强达到了可以出席谈判场合之外,比起刚来这座城市之前的样子还是有点变化的。

这个房间的隔壁传来了混乱的声音,他的肩膀动得还不太利索,领带的结被双手握住慢慢往脖子推,藤丸立香稍微有点紧张。他没有携斑者那种过硬的体质,手指到现在还是冷冰冰的,双手紧握了一下,隐约还能摩挲出手心里冒出的湿度。他又惯性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后颈,每次紧张的时候他都会那么做,即使那里已经不再会冒出他一直都不太喜欢的绿色的斑纹。

他是一个植物斑携带者,这是他十四岁时在遭遇意外流浪之后,收留他的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告诉他的。同时作为阿尼姆斯菲研究同伙的罗玛尼·阿基曼也向他坦言,他父母的死和后来的绑架都是因为自己背上突然会浮现出的绿色的斑纹引起的。

那时候听到罗玛尼的解释,一直低头不语的少年突然他抬起脸看他,没有说话。迦勒底的医生看到了他湖蓝色的眼睛,发现自己好像按下了一个开关,一丝电流正微弱地窜过了这个少年死气沉沉的灵魂。有一个与迦勒底对立的组织正在想尽办法收集携斑者这一类人,甚至不惜对普通家庭下手,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背上的斑纹,突如其来的意外,迦勒底的收留。

“看来阿尼姆斯菲亚的运气真好啊,竟然真的找到了一个植物斑携带者来做掩护和实验,这么想想,他其实和之前叛逃出去的雷夫没什么不一样呢。”

酒红色发丝的女性站在病床边,对罗玛尼说道:“那个小姑娘知道后很生气,还在我的工坊里大吵大闹的。”

坐在他床边的医生叹了口气,“别说了,莱昂纳多,他快醒了,很有可能可以听到你说话。”

“我知道。”闭着眼睛的他突然出声,给他上药的手一震。

“啊,抱歉,藤丸!”罗玛尼立刻慌慌张张地收回手。

“诶,真的吗?”他小声说了句没关系,就感到那个女性靠近自己,用着带笑的声音问:“阿尼姆斯菲亚已经完全把你扔到master的位置上去面对那些觊觎迦勒底的成果与计划的合作商了,虽然掩护还是要做的,但你很快就会变成很多人的目标。”

她碰了碰他的脸,看着他盖着绷带的眼睛,“这个伤就是昨天为军火谈判时遭遇的吧,虽然在体质影响和罗玛尼的技术下会好得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可是以后还会遇上很多次哦。还有迦勒底这段的研究课题都是针对植物斑,你还要每天都去向阿尼姆斯菲亚打声招呼……”

女性不疾不徐地说了一大串,直到最后,她轻轻地问:“你做好准备了吗?”

他在一片漆黑的视野中平静地回答:“是的,达芬奇先生。”

“啊呀这种秘密你都知道啦,明明我只是罗玛尼的合伙人,”达芬奇的声音重新轻快起来,“那么叫我达芬奇亲就可以了哦,‘立香’。”

贴身的西装被整齐地穿搭好在身上,藤丸立香又多了看了眼镜子里有点陌生的人,接过他人递上来的薄大衣披到肩上。

他看起来就是一个随和弱气的少年,却是那个在另一地界中家喻户晓的迦勒底组织曾经的master替身,在那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叫作藤丸立香的少女成年之前,都一直是替代着对方过着和现在几乎没有一点联系的,没有所谓的花名也没有所谓的国王游戏,作为真正的master的生活。他必须成为一个私下与迦勒底只有利益关系的身带植物斑的目标,是对外部的靶子,也是内部的实验体。

酒廊的棕红色大门被暴力打飞的保镖们撞开,声响骇人。

说起来埃德蒙·唐泰斯等人根本没有机会见识到藤丸立香最凶狠胆大的少年时代,那时的他就已能在莺歌燕语之中被人持枪指着还笑谈自己的生死,一双漂亮的眼睛沉着极致的蓝色,冷静机敏,无懈可击。

他站在长桌前,慢慢地转过身。



32.


“请允许我追求你,藤丸立香。”男人如此郑重地问着。

“啊?!”藤丸立香一愣,手里拿着的小恶魔叉子差点没捅进对方胸口。


那是万圣节的晚上,一条足够昏暗的小巷子里。

穿着女巫服脚踩南瓜值班的藤丸立香答应了高文是否能占用一点时间的请求,然后得来了这么一句足够自己惊吓的话。

“或许是有一点突兀……也或许有一些老套……”站在他面前西装革履的男人如此说道,他语调缓慢,在想详尽地表达自己想法的同时还在掂量着不再吓到立香,“事实上我从很久之前就开始调查你了。”

“从你跟随着达芬奇到这座城市开始……”

莱昂纳多·达芬奇,能辗转于多个敌对党派之间贩卖情报与天才发明的商人,这个女人不管到哪里,都会让当地的势力有所警惕。不过这次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达芬奇来到这座城市之后居然稳定了下来,成为了一个深居简出,安分的情报商,那时候贝狄威尔报告给高文调查的结果是这个女人要带着她的养子在此处定居,至于要在红灯区里开一家俱乐部那只能说是天才别具一格的爱好,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情。

情报商的养子名叫藤丸立香,来到这座城市之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有着惨痛的经历和后来的幸运——能被莱昂纳多·达芬奇收养的孩子,命运肯定都与平常人大不相同。高文想。

可后来从贝狄威尔的书面报告中看,他似乎又是个普通人,达芬奇并没有教给他什么里世界的知识,也没有专门培养他成为自己的接班人,几乎是将自己的事业与他完全隔绝开,没有让藤丸立香接触过一分一毫。

从某次阶段性的报告之后,关于藤丸立香的调查就大幅减少了,这其中有着没有再调查下去的必要,也有亚瑟·潘德拉贡的阻止。

本就对达芬奇的养子没什么关注的高文自然不可能违背自己的新一任上司,也就顺其自然地投入到其他事业中了。哪怕是后面上司的恋情不顺和后来爱德蒙·唐泰斯的桃色新闻,情报处理基本也都和他毫无关系。

直到那天晚上,发情期带来的挑剔让他走了整整一条酒气冲天的街。高文心里烧着最炙热的烈火,从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眼睛。

听到这藤丸立香腿就有点发软,脸有点烧,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那天晚上自己不知道和高文做了多少次,后面连续几天走路都不太利索。

看到他脸红的模样,高文笑了一声,“我发现你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藤丸立香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还没腹诽对方是不是没有想到一个能和爱德蒙有桃色新闻的主角是这么没脸没背景的大学生,就听到高文接着说:“我怀疑你是一个携斑者。”

高文或许是第一个把这个怀疑当面向他说出口的人,藤丸立香瞪大眼睛,整个人惊讶得有些卡壳,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毕竟我的……咳、发情期时间一般不会那么短。何况关于假迦勒底与他们手中掌握的传闻中的基因转移技术,我们事务所同样是为携斑者这个群体服务的,自然也有所了解,再加上……”高文的神色渐渐变得沉稳了起来,“后来我又仔细地看了你的资料,发现你被收留的时间与真正的迦勒底的新一任master出现的时间相符合。莱昂纳多·达芬奇虽说和各方都有牵扯,但仔细观察,她又唯独与罗玛尼·阿基曼——迦勒底的医疗部负责人走得最近,于是我就先牵强地去猜测了一下……”

他委婉地说道:“我觉得你的资料并不如表面写的那么简单。”

藤丸立香童年的一纸经历已经令人唏嘘,就连爱德蒙·唐泰斯都只限于“无害”这个条件,高文却对着他的过去反复揣摩,发现疑点。

藤丸立香的垂在身侧的手指突然动弹了一下,他低着头,高文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然后就做出了一个令人出乎意料的举动。

这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蹲下身,换到他抬头看向藤丸立香。

那是一个任何人在自己被揭露揣测的情况下都会露出的带着刺的眼神。

“我很抱歉给你带来不快,包括那天晚上……”高文带着歉意地说:“但的确是自那之后,我对你的观察并不仅限于事务所里的书面报告上。”

达芬奇不可能让高文继续顺着她的活动查下去,而按事务所的规定来说,高文也应该将自己的推断向上报告,不需要再日复一日地监视着藤丸立香日常的举动。

“可是后来我似乎对你的观察沉溺其中了……”

男人长长的睫毛在昏暗的灯芒下像是沾了些不是过分明丽的金色,这让那双浅色眼睛里流露的情绪半遮半掩,他的声音里残留着刚才的沉重之中沉淀下的惋惜,在窥见真相一角之后对藤丸立香不由得从逐渐改观,从欣赏,到理解,到回忆到人群中最初的那一眼。

他问:“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大厦内部意外的断电已经被修复,悬吊在深蓝色天花板上的水晶灯亮起金色的灯光,酒廊里一时间安静得只能听到呼吸的声音。

“你怎么……会在这里?”

出现在所有人眼前的除了装潢精致、空旷的行政场所之外,就只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想要一个人变得截然不同,改变他的气质更胜于改变他的容貌。

藤丸立香就站在那,眉清目秀,神情样子几乎变了一个人,这会让熟悉他的人先产生一种错觉——他非常适合这样的环境,像是不论发生什么,面上都能一派平静从容,眼底又隐隐带着些不容人触及的尖锐,可以时刻对不利于自己的事物进行反击。

后来他们会在错觉和真实之间摇摆不定,毕竟这与他们所了解的藤丸立香出入太大了,面前的人好像已经在那些一触即发的场合与危机身经百战,现在正在老神在在地坐在最后的关底等着他们的到来;而熟悉的那人每日每夜开开心心,只有对着女装和教授布置的作业才会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

破门的一行人停下了脚步,就连南丁格尔也不免愣了半分,高文反倒是震惊之余,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

藤丸立香看到表情各异的闯入者,心想自己以前对这种场合应该驾驭得驾轻熟就,所有谈判的套路也努力摸出过几分路数,当他看到了某个男人眼中的惊异逐渐转为暴怒时,便倒腾好情绪,朝站在大门的人们先报以一个标准的礼貌性的微笑。

“砰”地一声,一颗子弹擦过他的颊边,打到了后面贴着彩绘壁纸的墙壁上。

“藤丸立香!”暴怒的男人一字一句地喊出他的名字,目光凶狠得恨不得要上前将这个衣冠楚楚的人给撕碎。没有什么玩笑是比现在更过分了,爱德蒙知道,他几乎是瞬间就将藤丸立香的身份推测出了七七八八,至于剩下的会是什么情况,藤丸立香将会给他一个什么解释,都忍不住他现在愤怒的情绪。

爱德蒙持枪的手背上青筋毕露,如同武士听到战争的号角。

阿周那锋利的箭矢从破窗而入,挡在了男人的脚边。

气氛又一下子陷入了僵持。

冷汗悄然划过耳际。直到一个语调很轻快,似乎能抹去了一切不平和的声音从耳边的通讯器中传了出来。恩奇都像是朋友之间对藤丸立香的穿着作了一番评论之后,觉得好笑道:“这样子的打扮可真不适合你啊。”

令人意外的是,那个在所有人面前令人觉得变了一个人似的藤丸立香像是率先受不了这个古怪的气氛,犹如一个被针戳破才撑起气的球,突然垮下了肩膀,小声又无力地说道:“你们先听我解释……”

他要面对不是有关利益的对象与对手,而是与他同在一座城市里呼吸、生活,带给他新的环境的朋友。

只见他长长地叹了口气,苦恼地挠了挠后脑,再抬头,又变回了那个一无是处,平平凡凡地普通人。

在迦勒底真正的master成年之后,他让罗玛尼刨掉了他异于常人的腺体,抹掉了他的斑纹。他从没想欺骗任何人,那一个master的身份不过是一层强披在他身上的皮。

正如高文所说,他一直是他。



tbc...


想把加拉咕哒的段子写完……


评论 ( 15 )
热度 ( 101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