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男】斑 29~30

总目录页




29.



东印之弓,是一种源自于东南亚小国的杂糅了传统冷兵器风格和新式材料的武器的使用方式。该地所研发出的某种特殊的材料可以让他们特制的箭头很难被各种机器检测出其中的危险性,但因为局限于研发方的怪癖和冷兵器的使用方式,这种颇为贵重而特殊的材料只被用于在制作弓箭,箭头的锐利程度与重量适用于百米范围内的攻击行为,所以人为的使用并不广泛。


可冥冥之中,在这个热兵器横行的时代,一个被逆向创造出来的武器,却偏偏遇上了一个能将它运用到极致的主人。


“神射手”阿周那,他所射出的箭羽往往都是迦勒底为他们所保护的携斑者们打响的第一枪。


恩奇都所看到的那一道闪光顷刻间就化作了夜幕之中唯一的流星,带着危险而美丽气势闯入了舞会楼层里。


那只箭猛地穿过了南丁格尔身边的窗,碎裂的玻璃溅在空气之中还未落地,它又极速地擦过了那个白发男人的肩头,直直射向了雷夫·莱诺尔·佛劳洛斯,贯穿了他的胸膛。


“嘀——”


还未被彻底穿透的人体所形成的最后一点阻力让箭头内的装置激活,所有人听到雷夫体内传来闷闷地触发声,然后下一秒,站在他面前的迦尔纳看到他的双眼瞬间充血,像是身体内部发生了一个小小的爆炸,整个人体的皮肉组织突然裂开迸出大量鲜血。


所幸的是,“啪”地一声,会场内的所有灯光都暗了下来,那是达芬奇他们计划的“意外”时间到了,给这血肉模糊的一幕蒙上了一层暗色的面纱。


这一切发生的又快又突然,眼前一闪而过的血腥和骤降的黑暗让人群爆发出骚动。


惊乱间只见那扇破碎的窗户透进了这座城市夜时的灯火,照亮了一地鲜血。


百米之外高楼上的阿周那放下弓,他白色的长衣摆被夜风吹得猎猎作响,仍在关注着会场的兽瞳在逐渐浮出云端的月色下好似莹莹发亮。


会场中惊恐的叫声和慌乱的步伐为爱德蒙一行人提供了离场的机会,整栋大厦的电路全部断开了,不出十分钟宴会场楼下就传来了火灾警报,通往上层的安全通道依次打开。


在所有宾客都慌张地疏散时,高文与加拉哈德一直跟随的那个白发西装的男人不慌不忙地来到了酒廊之外。


这一层的大堂未被使用过,四周的家具和墙上的挂画都蒙着白布,


那个白发的男人走到酒廊的门前停住了脚步,平静地转过身来。


“master非常感谢贵方提供的情报,”他说道,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也毫无敌意,却让加拉哈德没由来地感到诚恳,“但因为这是迦勒底与Beast之间的战争,她希望有以前的受害者与更多的携斑者参与进来。”


那双异色的瞳孔看了一眼加拉哈德,高文一时间觉得他说出的理由合情又合理,并不是为了新仇旧怨和这座城市的势力,在足有实力的情况下,仅仅是为了“携斑者”这一个群体,他们只是为了不想牵扯更多的人而如此拒绝。他想如果不是看到过许多受到迫害的携斑者,亚瑟的父亲当初也不会建立起高文现在所在的事务所。所以想必迦勒底的女主人也是因此死咬着Beast不肯放手,罗玛尼阿基曼的数据告诉了所有人,Beast的所作所为可比普通的迫害严重多了。


“可是就在十分钟之前,你们令人出乎意料的举动却和你所说的话并不相符,”恩奇都查询的结果正好在通讯频道内汇报完毕,高文客气地回答道:“迦尔纳阁下,你们对于雷夫·莱诺尔·佛劳洛斯的刺杀太过高调了,我们的情报中提供有这次舞会所有参加者的资料,现在,几乎整个城市的携斑者们都知道了迦勒底外交官的死,而且和爱德蒙唐泰斯脱不了关系。”


他们想过真迦勒底会对仇敌做出任何行动,却没想到会那么胆大妄为,血腥暴力。


听到他这么一说,本就是一幅对任何事都毫不关心的表情的迦尔纳,反而露出一个奇怪的神色。像是自己也无法解释master给他的指令,他的神色介于疑问和踌躇之间,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让高文二人觉得非常奇怪。


和恩奇都调查的一样,迦尔纳是一个性情直白的人,或者说懒得与人勾心斗角,他直接告诉高文:“抱歉,我无法向你们解释这一个问题。”


但下一句“请回”还没有说出口,便有人在高文的身后朝大门扣动了扳机。


一颗子弹精准地擦过迦尔纳的身侧,像先前的那支箭羽一样,射中了他背后那扇大门的电子把手,破坏掉了上面的门锁。


来人的脚步声不疾不徐。


“那是当然,你的解释还不够格。”


举着枪的南丁格尔和爱德蒙带着人从二人身后的黑暗中走了出来,只见那金瞳的男人正在拉开自己的手套,气势汹汹。


“同样的,如果你的主人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想我也不会放过她!”


堂而皇之地将男人的宴会、他们的计划变相破坏殆尽,现在却站在门前一本正经地说无法解释,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这简直就如同一个肆意妄为的小孩在被大人质问后嚣张地告诉所有人,“我乐意”。


黑色的火焰拔地而起。


迦尔纳身后的大门缓缓打开,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女全部屏息以待,亮起兽瞳。







30.




洁白的桌布上摆着精致诱人的餐点,本次行动中的仅负责提供脑力的恩奇都点亮了桌上的烛光,然后和栗红发丝的女性开始一顿暗潮汹涌的晚餐。


拿起刀叉前恩奇都朝达芬奇微笑了一下,这看似是一个礼貌性的举动,却让达芬奇徒然觉得这个露台上吹过的夜风带了凉意。


作为中立的情报商,站在假迦勒底对立面的理由从养子受伤到为了铲除迫害携斑者组织都很合情合理,即便是在其他情报上半遮半掩,也因为立场和交情问题,恩奇都也从没正面质疑过这个让自己穿了两年女装的俱乐部老板娘。


“达芬奇好像很了解迦勒底的行动。如果不是你提醒,南丁小姐恐怕就要和雷夫教授一样了。”


但他看出了达芬奇对于真迦勒底射杀雷夫的这一举动毫无预料,否则也不会这么匆忙提醒南丁格尔躲避箭矢。


这也同时证明了她与迦勒底的联系不仅仅是情报商与客户那么简单。她了解阿周那的攻击,甚至知道原本迦勒底要采取针对雷夫的计划,只是突然间迦勒底那边好像临时变动了计划,而导致她没能事先察觉。


“真是万幸。”恩奇都微笑道。


达芬奇看着他笑得温温和和,也干脆无奈道:“是啊,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恩奇都盯着她的表情看,没有漏过对方眼中闪过的无可奈何,推敲一下,达芬奇可能和她自己说过的“那个小姑娘”关系平平,那么现在达芬奇所说的“他”是否会是罗玛尼阿基曼?他亲自来到了这座城市?


耳边放着隔壁高楼上打打杀杀的声音,达芬奇把传讯器摘了下来,轻声说道:“看来还需要给你一点提示?”


恩奇都微微一愣,随即也摘下了传讯器。他脑子转得很快,看出达芬奇的意思并不是因为会被其他人听到什么,否则此时也不会对自己开口,这一举动更像是出于对口中的那个“他”的尊重,想到将这一个词汇放在面前女人身上的时候恩奇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脑海中想到的罗玛尼阿基曼的人影开始变得模模糊糊,时刻准备着要勾勒出另一个人的模样。


“罗玛尼阿基曼一直认为,‘斑纹’是一种病症。”


达芬奇说:“所以他曾研发出了一项技术,叫作斑纹基因转移,如果成功的话,它可以将一个携斑者变成普通人。只可惜在罗玛尼正式实用于人体之前,这项技术被假迦勒底窃取了。”


这也就是Beast开始诱骗携斑者进行人体实验的原因。


“因为斑纹基因的转移在原本的计划中是有着极大的风险的,但是无数不惜代价的试验让假迦勒底比罗玛尼更快地发现了一个方法——不仅能提高技术的成功率,还研究出来一个逆向的技术:让普通人变成一个携斑者。”


携斑者远胜于普通人的力量是极其明显的,恩奇都几乎可以想象到这一项技术如果流通,会有多少人选择成为携斑者。


她问恩奇都:“在看到罗玛尼的视频之前,你听说过植物类携斑者吗?”


“看过一些资料,”恩奇都轻轻点头,回忆道:“已经不知道是哪里流传出来的,其实也就是几点小范围里流通的信息:浅色叶片状的斑纹、没有任何能力、所有兽斑携带者们的发情期里最好的对象。所以也有许多人至今都认为植物斑的存在是兽斑携带者们意//淫出来的。”


“吉尔对于斑纹这一类的话题并不是很感兴趣,因为不论有没有斑纹,吉尔伽美什就是吉尔伽美什,”想到好友,他无奈地笑了笑:“所以我也没有刻意调查过相关的信息。”


“假迦勒底研究出来的结果就是:植物斑携带者的基因可以纠正或补偿因兽斑携带者基因转移的缺陷和异常引起的疾病。”女人慢慢说道,也朝恩奇都笑了笑,只是笑意未达眼底,“那个小姑娘就是植物斑携带者,不过因为是组织的继承人,这一个信息被当时还是一个秘密结社*的迦勒底给掩盖了起来。只是在Beast发现植物斑的重要性,大肆调查搜寻之后,她才不得不暴露在盖提亚的视线里。”


恩奇都恍然,这就是真假迦勒底一直以来的恩怨源头。


“不仅如此,小姑娘的叔父,也就是迦勒底上一任master,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亚,也是被对方擅长潜入的携斑者给杀害在研究室里。自那以后,组织里的医学研究就全权由罗玛尼领导,然后在那小姑娘成年前,迦勒底逐渐成为了一个携斑者互助会一样的公益组织,去收容一些受到迫害、流浪的携斑者,本身也具有很强的自卫能力。”


女人没有提及对于雷夫·莱诺尔·佛劳洛斯的行动变动的原因,恩奇都还是安静地听着达芬奇说话,在处理这巨大信息量的同时,隐隐又觉得对方所要透露的信息还不止如此。


“阿尼姆斯菲亚对那小姑娘的保护非常完善,我想你们调查的信息中,关于迦勒底master的资料应该都很模糊。”


达芬奇停顿了一下,恩奇都立刻回答她:“的确是这样。”


女性刻意的停顿,让他细细回想起自己所看过的调查资料:“迦勒底作为公益组织后,行动上都是与携斑者和医学研究相关,和你提供的情况很相符——因为那位小姐并没有成年,大半数事项都是由罗玛尼阿基曼代理处理的。除此之外就是一些可信度不高的传言,比如身份猜测上是某些国家的政//客、明星,其他势力的头目之类的,还有面貌丑陋所以从不露面的妇人和身患重病的中年男性之类的。”


恩奇都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住了声音。


“对,”达芬奇继续开口,自这个音节之后,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重重地敲在恩奇都的心脏上,为他的猜测狠狠地盖下“正确”的钢印,“阿尼姆斯菲亚的运气很好,毕竟想要掩盖掉组织里最重要的继承人,那么最好的办法……”


“思考”永远都是人们所能做出的最快速的行动。达芬奇还未说完,恩奇都就猛地站了起来。


脑海中罗玛尼阿基曼的影子被彻底抹除,取而代之的另一个人影被慢慢勾勒出来,然后他逐渐有了颜色,细细显露出了五官。恩奇都看着那个人,直到他睁开眼睛,对站在远处的他扬起手露出一个笑容。那笑容一直如鲜花如露水,却在此时此刻让他身心都感到发冷。


到现在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串在了一个脉络里。恩奇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怒形于色,只是沉默地拿回桌上的通讯器,一言不发地看向手边的监控。




tbc...


*秘密结社:类似黑手党团体

写的不怎么样,胡说八道的本事倒是一套套的

评论 ( 8 )
热度 ( 61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