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28

总目录页


28.



高文在踏入休曼尼特的旋转大门时,就听到别在耳朵上的通讯器里传来了远在百米之外的恩奇都的声音。


“他行动了,高文先生。”恩奇都看到属于天草四郎的光点从地图中的达芬奇俱乐部出发,走到马路上,似乎是拦了一辆经过的出租。


高文向来是处理行动中意外状况的负责人,鉴于天草四郎前科累累,大家一致认为他极有可能擅自离开俱乐部,届时就会由掌控所有人行踪的恩奇都转达讯息,让高文尝试调动可用人手去保护藤丸立香。在做出这个决定后,反倒是向来和天草四郎不和的爱德蒙唐泰斯冷笑不止,在达芬奇好奇的追问下南丁格尔才告诉她天草四郎似乎从未反对过藤丸立香任何意见。


“包括和BOSS作对。”秘书推着眼睛,冷冰冰地答。


一年前藤丸立香因为被冠上“唐泰斯情人”的名号遭人追杀,作为中立地带的圣堂教会在接纳他之后不知为何竟对追杀的人进行反击,同时也将唐泰斯的人挡在了门外,事后对外宣称不知道情人一事只以为是普通市民。这种黑幕一样的行为让所有人都咬牙切齿,但在后来追杀主谋势力气势汹汹地去质问半死不活地被打回之后,也没人再敢叫板。


恰好知道前尘旧事的达芬奇听了笑咪咪地说:“那可真是立香的好朋友呢。”


其余人私下对视一眼,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计划照旧。


高文回传了表示“收到”的信息,就感到一道锐利的目光像是剑一般指向他。


因为是所有人都能听得到的频道,负责总指挥和接收全部讯息的恩奇都却提了一声高文的名字,让站在一旁的爱德蒙看了他一眼,态度并不友善。


高文朝他挂起和煦的笑容,正要询问。


“收起你那副表情吧,”男人金色的眸色发深,“我只是突然想到我们还有一笔账要算。”


不管是和藤丸立香的一夜情还是事后没压住消息让流言在道上传得沸沸扬扬引来不少麻烦,这都让爱德蒙极为不爽,只是到现在才有机会和高文正面说话。


他语气不善,然而高文还是笑了笑,再慢慢睁开的浅色眸子里便是一派冷静坚硬的情绪。他出身英国的上流社会,说话行事的礼仪如亚瑟一般无可挑剔,兼具这个国家的精神和风度。就那么一瞬间,他从一个彬彬有礼的男士转而变成了拥有了同爱德蒙唐泰斯齐平的气势的男人。


他说得坦荡又自信:“这难道不是公平竞争吗,唐泰斯伯爵阁下。”


本性使然,爱德蒙笑了一声,若是藤丸立香在这,估计在男人露出蛇瞳的时候肯定拔腿就跑了。此时南丁格尔走了过来,告诉爱德蒙舞会即将开始,作为主办方之一的他需要上台致辞。


这倒是不容疏忽的正事,爱德蒙恢复了眼睛的模样,什么都没说,直接离开了。高文向女性点头致谢,也到一旁安排其他的事项去了。


舞会的举办地点是五十层,而真迦勒底所在的地方是五十六层,达芬奇的计划非常简单,只要在舞会的时候搞一些小意外影响到下层,哪怕是火灾和爆炸,上几层安全系数极高的室内结构和顶楼的停机坪都会是他们的疏散后的休息地。


除此之外,为了防止真迦勒底像是缩进龟壳里一样继续闭门不出,恩奇都建议向他们送上一份礼物——他以其他与唐泰斯为敌的集团的名义邀请了假迦勒底的人合作,一幅对真迦勒底全然不知情的模样,说计划在宴会上暗杀爱德蒙唐泰斯,他们有充足的人手,利用了本土人士资深的关系网买通了这栋大厦过半数人,极具优势。在吉尔伽美什和亚瑟的帮助下,打压爱德蒙,人员集合调动、武器搬运的做戏都做得十足十,让这个集团的伪装天衣无缝。毕竟谁都想不到这个城市中的最大的几个势力会联手对付外来者,原本假迦勒底就是靠他们之间的间隙发展起来的。所以没等几天,对方就做出了应邀的回答。


假迦勒底想要将爱德蒙和初来乍到人手极少的真迦勒底一网打尽,必定也会派出不少人,这样一来,剩下的人数就很方便亚瑟一方负责的监控。


恩奇都邀请成功后,达芬奇就负责向真迦勒底发出邀请函。凭借着和罗玛尼阿基曼故交的身份,邀请函上指名写了确定在城市中的“阿周那先生”,然后说明了他们的一切计划以示诚意。虽然真迦勒底在收到邀请之后一直没有回应,但达芬奇却一直以常有的笑容回应大家,活像个胜券在握的女渔翁。


他们要的就是“向真迦勒底提出交谈、联手的机会”和“大幅削弱假迦勒底的战力”。哪怕真迦勒底再不愿联手,身为旧敌,他们也不可能让敌人从眼皮低下逃跑。


“南丁格尔小姐,我想看一下会场内的情况。”


作为秘书的南丁格尔并没有跟着上爱德蒙的脚步。她站在会场的边缘看到男人简单的发言之后,一位金发碧眼,身材火辣,酒红色的裙摆开着高叉的女人站在到了他的身后,向台下展示着被一起运上来的玻璃柜,那里面摆放的是他们这次所要推出的新型枪械,周围都是宾客们对其评价的低语声。


恩奇都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进耳朵,南丁格尔轻轻转过身,拥有仅次于爱德蒙行动权的女秘书在胸前的结扣宝石内装上了监视器,以便于他可以看到场内所有的情况,包括细节和其他摄像死角。


人群之中,探头拍到了一个熟悉的人物。


“是雷夫·莱诺尔·佛劳洛斯。”恩奇都确认道。


带着深绿色高礼帽的教授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内,作为日益壮大的新势力的外交人员,到场的宾客对他出现在本次场合倍感意外,只是爱德蒙唐泰斯已经下台不知道到哪儿去了,也并没有服务人员上前驱赶,终于在有人见到南丁格尔站在会场的边缘看向这里却不为所动后,以为是爱德蒙唐泰斯因被本土势力打压而要向迦勒底服软,纷纷上前向这位雷夫教授搭话。


舞池里的乐曲优雅曼妙,被香槟美人环绕的雷夫教授礼貌地与一位女士结束了舞蹈,环视四周,也发现了站在窗边面无表情注视着自己的南丁格尔。当他脸上挂着一贯虚假的笑容正要上去问候几句时,突然有个人站到了他面前的道路上。


令人意外的是,那是一个“陌生人”。


高瘦,白发白肤,有着一双异色瞳,从气质上来说应是一位拘谨安静、性情简单的男性,但当他穿着一身高定黑西默不作声地站进人流,拦在雷夫面前的时候,几乎引起了场上所有人的注意。


舞台上唐泰斯所带来的新兴军火还未撤下,所有宾客之间多多少少都相互有几分了解,故此才能在这一个灰色场合中形成一个安然无恙的圈,对那武器枪械评头论足,低语之间又流过多少金钱与人命。


直到这个陌生的圈外人像是凭空冒出一般出现在人群之中。


站在他近处的人已经纷纷安静了下来,冷眼朝他看去。


“那是……?”通讯器里传来了恩奇都的疑问声,让人完全能听出他现在是如何蹙着眉,对这意料之外的现象疑惑不解。


然后他们听到此时坐在恩奇都面前的达芬奇发出疑惑的音节,“咦?”


没有人会怀疑这个男人是否来自真迦勒底,答案是肯定的。只是阿周那的外貌他们都已知晓,这一个新面孔是何许人也就无人知道了。


恩奇都无声地看了达芬奇一眼,放置在键盘上的双手再度动了起来,想要凭借着影像信息查询到这个人,却突然听见面前的达芬奇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看向窗外。


“南丁格尔,让开!”达芬奇对着通讯器轻喝道。


恩奇都和达芬奇的位置是在一个商业大楼顶层的咖啡馆里,在接受信息、安排指挥的同时监视着舞会大楼左侧,只有高层客人才可以使用的外室直达电梯是否会被启动,确保真迦勒底的大部分人仍在大厦高层里。


听到达芬奇这么喊,恩奇都立刻跟着她的目光看了出去,方向是舞会大厦百米之外的另一栋高楼。


时间堪堪进入暮色,远处的云卷云舒被夕阳烧得一片绯红。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看到那边的天空中,突然亮起了一个堪比夜星还要闪亮的光。




tbc...


养肝前日用肝一时,浓密.jpg

评论 ( 10 )
热度 ( 74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