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咕哒♂】Is watching you

总目录页


戏精paro,闪咕哒,R-18有,敏感者慎




0.

三个月前,吉尔伽美什获得了国际影帝的称号,然后那个高傲的男人在一次访谈上用像是施舍的语气回答了记者的问题。

“演技?”男人血红色的眼睛微微眯着,这让他的眼神看起来足具气势,让持着话筒的手都有些微微打颤。

当然在镜头面前,他冠冕堂皇的公关回答总会说得像是王者难得吐露的真心诚意,捕获一大片又一大片粉丝的芳心,还不忘宣传一下自己在某品牌宣传片里新演的国王角色,“当然了,任何演员只要在他最重要的观众面前,都会拥有着最强劲的演技,不论是宝座前高高在上的王者,还是路边喝酒呕吐的醉汉。”



1.

仅供工作人员使用的通道上,藤丸立香正坐在蓝色的休息椅上打着手游。

才刚抽出了一发标准的十连,前台已经开始进行这次演出开幕的倒数了。这次的演出是某个国际大品牌的宣传演出,请来的演出嘉宾不论国内外都是一线的,可见花了多大手笔。

演出开始,观众们情绪高涨的声浪传到了后台,工作人员们忙忙碌碌地四处奔来跑去各种呼喊。只有藤丸立香却不动如山,捧着手机打开手游,拿着自己可怜兮兮地存款又氪了一单,准备新的一次沉船。

舞台之外礼炮升起,女高音曼妙而饱含情感的吟唱似乎也一起升到了高空,瞬间整个会场落下数道梦幻般的光柱,引出观众们不小的呼喊。

只不过这些都与坐在后台继续沉船的藤丸立香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只是个三线的小演员,在这种大场合里也无非是一个跑龙套的群演,连这次压轴演出作为最大惊爆点的神秘嘉宾都不知道是谁。能入选这次工作还功归于他以前参加选拔时临时抱佛脚练的几首歌和舞,都是为了混饭吃。

新氪了一单又沉了船,藤丸立香顿时沉下了脸作思索状,我们看他表面冷静非常,实际上他的内心已经开始哭天嚎地掰着手指计算接下来的生活要吃几斤土。

生活不易啊生活不易。你永远不会知道你抽出来的下一张卡能不能闪出充满希望的彩光。

藤丸立香克制住了强氪的冲动关掉游戏,惆怅地叹了口气,向后一靠,就看到了挂在他对面墙上的一个小液晶屏。

前台的演出刚开场,这边还没来得及传播到外面的情况,仍在循环播放这个品牌在国外的概念宣传片。

因为片中的场景设计非常能抓住人心,藤丸立香靠在那儿,又把这片子给看了一遍——

露天的歌剧院硬生生地做出了半个罗马角斗场的感觉,观众席上空无一人,却都插满了刀剑与败军的旗帜,将演出者同等于胜利者的概念完美地表达了出来。

然后一道光束落了下来,只见一位金发的男人信步踏入通往舞台的道路上。

红绒色的披风旋起,掀过每一列岩石上风化的一角,阳光随之破晓而出,剧场之内所有的一切蒙上灰尘的刀剑被倏地擦亮。他走上舞台,金发上的冠冕闪耀着与星辰齐平的光芒,穹苍之下开始回荡起吟游诗人赞美王者的歌声与战士的长嚎。

剧场内的所有景物都在光芒下显现了出来,如同被他的光辉洗净尘土得到安宁。王者所走的道路尽头出现了他的宝座,那个金发的胜利者走了上去,他的步伐轻松愉快,好似为王为胜就应如此,非他莫属。

披风掀动。最后一幕他缓慢地转过身,威严傲慢姿态万方,大方地让所有应匍匐在其脚下的人得以瞻仰他所露出的半张容颜和猩红色的眼。

——在看着你。

在看到那个人的样子瞬间,藤丸立香像是遭受了某种不可名状的打击,徒然怂下了腰背。

宣传片反反复复地播放着,在某一次遂地被切换到了前台的精彩演出,一切计划按部就班顺顺利利,路过的工作人员也得以停下来看一看前台的状况。

只有藤丸立香头也不抬,再度打开手游,认真沉船。

他只是这次活动谢幕演出时一个会参加主题歌合唱一两句的词的人,要不是他起初通过脸书推特等各种各样的社交平台研究过对方的行程,把这次神秘嘉宾的身份推敲出与屏幕上的吉尔伽美什毫不相干,他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打着手游等着演出。

或许是他终于与一直在闪避着的宣传片最后末尾那个眼神对视,也或许是沉船太凶氪金见底大暴死,藤丸立香抽着抽着,思考便开始有点恍惚了起来。



2.

他们两人少年时曾经是同一个培训机构里的校友,就性格和前途上来说本应是一个天一个地毫不相关,如果不是在宿舍分配时抽到了同一个数字的签,恐怕这一辈子都是八竿子打不着两个世界的人。就像现在,只有吉尔伽美什在的地方才被称为演艺圈,而他藤丸立香就是草台班子里为了混口饭吃的人。

两人从前的舍友关系其实并不错,藤丸立香知道吉尔伽美什有时能把人气死的高傲乃性格使然且有资本,为人并无任何问题,何况对方就像是个天生就该出现在荧幕前的人,聪明异常,无论是歌舞还是演技都能让他们的培训教师赞叹不已,甚至不吝于指点自己。

要知道演艺圈里都是魑魅魍魉龙争虎斗,命运把一个才惊艳艳必将胜利为王的人和一个貌不起眼平凡如尘土的人牵扯到了一起,真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变质就发生在某个练舞房的午后,说到底还是年轻气盛的两人因为一出表演练习而滚到了一起。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搭档,藤丸立香的性格没什么棱角,却要饰演一个充满仇恨的恶人。

因为是情感戏份比较浓重的对手戏,表演中双方都在努力将自己代入状态,再去影响对方关于自己角色的情绪。

失败十几次之后,两个人因为小部分打戏大汗淋漓,藤丸立香便难得说了几句。

因为吉尔伽美什虽然线路虽宽,但除了上位者的角色之外,要看他出演一个制裁爱人的悲痛交加的勇者,真是怎么看都不对味。

吉尔伽美什用手肘死死地压住藤丸立香的脖颈,咬牙切齿地念完一句台词之后,问:“怎么样?”

躺在他身下的藤丸立香痛苦地摇了摇头。

金发的男人便松开手,拿起身边的剧本哗啦啦地翻起来,一脸不耐,“啧,这是什么鬼剧本。”

要知道本校作家组出产的剧本一向令人觉得有病,童叟无欺。

“咳、抱歉……可能只是因为我不大习惯你的这个戏路,不是你的问题。”藤丸立香摸了摸自己可怜的脖子。

“你的意思是,”红色眼睛里的气势一下攫住他的心脏,“这一次的考核,光是连我的舍友都无法入戏的演技就能通过了吗?”

“呃……”

藤丸立香辩解不能,两人之间一下陷入僵局。他想吉尔伽美什可能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问题,这小小的练舞房此时就是他的罗马场,但是他看到的对手却不是一个高大的角斗士而是一个只会哈哈喘气的小博美。无论藤丸立香如何努力,作为舍友总是能看着对方英俊无比的脸想到两人生活中的日常琐事。

比如两人经常聊绯闻聊八卦聊赫本的眼角聊哈维凯特尔的性格,聊对面宿舍卫宫士郎的小灶,聊舞剧班首席阿尔托利亚的女版亚瑟王。聊他嗤之以鼻的,和他点头附和的。他发现吉尔伽美什对于他人糟糕的经历和优秀的事物总历历在目,拿出来说道的时候还能精准地赏评贬褒。

空空荡荡的练舞房里,只有他们不大不小的呼吸声。

“或许……”藤丸立香突然出声,小心翼翼地说:“你需要换个搭档?要知道我平常都是你的观众,所以不太适应和你……”

话没说完,吉尔伽美什再次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不止一次被教师们夸赞感情流露得恰到好处的红色眼瞳深邃出像是随时能落下刀的锐利。

他乖乖闭上嘴。

“啪”地一声,三毫米厚的剧本被远远地甩了出去。

金发的男人再度将身体覆到藤丸立香身上。

第十八节,三小段。

【二人搏斗之后,勇者将恶人狠狠压制在地面上,让他动弹不得,然后质问他,质问恶人的罪,质问自己的爱。】

“为什么。”

他开口,扣住身下人的肩膀,深邃的瞳孔红得发亮。他把身体压了下去,透明的水珠沿着脖颈流畅的肌理线条向下垂坠,却惹不出什么旖旎,而他汗湿过的手指冰凉得像雪,喉咙却干得像是旱季的河床。他他弓起背脊,抵着他的额,一字一句地说,说出身下人的名字就像是双齿间咬着钢铁。

“为什么会是你,藤丸立香!”

这一句里的情感不似憎恨,却胜似憎恨。

藤丸立香看到他亮得渗人的眼睛,头皮发麻,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

像是满意了一般,恶人慢慢扯起嘴角,“是啊,为什么是我。”

【二人对峙,且死死地看着对方,精神上就像是两只凶残暴戾的野兽撕咬在了一起,曾经亲密无间的肢体触碰变成了带着仇恨的枷锁。】

脖颈被铁一样的手肘压制着,感受到生理上的疼痛和窒息感的泪腺红了红眼角,恶人从那双宝石一般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感觉来临就是一瞬间的事情,或许说出他的名字可以更为入戏。藤丸立香大脑里瞬间卷起思维爆炸似的风暴,背下的台词就顶在舌尖,他借着疼痛喘息了半秒然后用来思考,我该怎么办,该怎么说,该怎么看,该怎么像是真正的恶人一样去憎恨,该怎么爱。没时间了,表演者总能撕扯出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但他火急火燎,被那双眼睛看在一切的情感里。

在胸腔中最后一点气吐出去的瞬间,他必须做出反应。

——只见那罪大恶极的人睁大眼睛,惊喜地,恶毒地,哪怕是一张口就要被扼住喉咙的力道彻底杀死,“你可终于看着我了,”他这么说着,然后挣扎地伸出双臂,在较劲之中甚至使出了吉尔伽美什都无法压住的力道,然后呼喊,“我的王啊!你可终于看着我了!”

还差一点,藤丸立香知道,自己的演出还差那么一点,他喊出的台词里有颤抖的余音。他伸出的双手想抓到对方的背脊上,却又被立刻压下,被像一只凶狠地野兽再度逼近,对方的膝盖压着他的大腿直直顶到跨上,同时也用着更重的力道顶下他的额头。

【勇者仍旧无声地问着,恶人为何作恶,剑鞘就在自己的手边,他用坚毅而刚硬地眼神去面对仇恨,可内心却因为某种情感变得柔软而犹豫。】

藤丸立香可没看出来身上的人哪里有半点柔软,但是人身上所有的情绪都是相通的。他在又一个呼吸间想到这句话,笑到极点时就会流泪,兴奋到极点时就会颤抖,只要你觉得在那个瞬间里你是悲伤的,就会泪流满面,在那个瞬间你是害怕的,就会忍不住打颤。

他被压着生疼,喘不上气还头晕目眩,同时想到自己现在该有恶毒演技和吉尔伽美什平日里的谈吐。

他伸出手,艰难地抓住了身上人一边的臂膀,手中传来的触感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到掌下是属于男性强健的肌肉,线条流畅、肌理分明。他又很快地想起每次吉尔伽美什在练舞房里练舞,练声房里练声,黑色的T恤随着他抬头歌唱与起舞旋转的动作露出他淌着汗水的脖颈和腰腹,在众人的掌声中让自己优秀的天赋与能力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藤丸立香疯狂告诉自己,现在自己必须同对方像钢铁一样,一样入戏,一样憎恶,一样去爱。

他慢了半拍、却毫不犹豫地催眠自己,爱就是恨,是一种距离他遥远又近在咫尺,随时都可发生的平凡的感情。

【恶人不答。】

【他的眼神里像是装满了世间的疯狂与恶毒,甚至合着扯起的嘴角去嘲笑他,甚至在半窒息的痛苦中发出哧哧地吐息摆出狎昵的表情。】

而恨就是爱。

【最终,勇者拔出了剑。】

他们抓住了对方微湿的头发,唇齿撕咬了起来。



老规矩

补档1

评论 ( 25 )
热度 ( 156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