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27

 应该不会再被屏蔽了吧...

总目录页


27.

 
 
 
早十时,迦勒底暂住地,休曼尼特大厦,56层,wild plants and animals酒廊。 
 
作为酒店的行政楼层,此时酒廊大门敞着,西装墨镜保镖鱼贯而入,男性整齐划一地贴墙而立,女性笔挺地站在门后左右,一派井然有序。阿周那进门后将自己的帽子单手按在胸前,白色的风衣随步伐轻微摆荡,他经过这些保镖,走向正中央长条桌的主座。 
 
他看到长长的餐桌上摆着精致芳香的美酒和美食,座位却还是空着。 
 
“Master去哪里了?”他向身后问。 
 
“半个小时前还在这里休息。”随之进入酒廊的迦尔纳看着空荡荡的座位,他已经习以为常地开始观察四周的异动,发现一个隔间的排风口阀门是拉开的。 
 
“空中花园那边传来了消息,爱德蒙·唐泰斯租用了大厦低层的酒厅置办宴会,今天晚上他们就会过来,master应该知道。”阿周那看着椅子说。 
 
“毕竟不是我们的城市,这栋大厦也不是无孔不入,但是master应该不会乱来。” 
 
“这已经是第四次了。”阿周那提醒他。 
 
“我相信master不会乱来。”迦尔纳平静地回答。 
 
阿周那回头看了他一眼,为他一向对master的无脑信任思考了一下,复又转身带上帽子朝门走去,“那么我就先去布置了。” 
 
迦尔纳任由他经过身边,异色的双眼跟着他的背影望过去,却在看到门边时兀地楞了一下,随即想到了什么,说了一声:“武装部给你的弓配了新的箭,今晚……” 
 
阿周那背着他挥了挥手,表示知情。 
 
待到他走远,迦尔纳再度看着门边,神色竟有些犹豫。 
 
 
 
 
 
 
 
“天草?”藤丸立香在俱乐部门前看到熟悉的神父身影时,特别意外,“你怎么会来这里?” 
 
天草四郎似乎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白天的红灯区一片安静,他站在达芬奇的俱乐部门口看了几眼,就听到了立香的声音。 
 
“下午好,立香。”神父走到吧台前,笑容依旧温柔矜持,“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吗?” 
 
藤丸立香犹疑地打量起天草四郎,在他的印象里南丁格尔好像曾提过几句对方的立场和身份。天草四郎应该是极少离开他所管辖的教堂,那里是一个执行重要交易的谈判场,立场中立,且固若金汤,手中似乎还管理着某些信息的中转。 
 
在达芬奇来到这个城市之前,天草四郎的教堂才是这座城市的情报商。 
 
“达芬奇出门了,叫我看着店里。这几天伊丽莎白和杀生院小姐也一直不见人影。”藤丸立香给他倒了杯水:“天草今晚也是有什么任务吗?” 
 
虽然不清楚今晚的与真迦勒底谈判的详细细节,但藤丸立香看到这全员出动的架势,估计这个谈判会是一个大难题,只是没想过天草也会有所动作。 
 
“不,携斑者阵营之间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意外地,天草否认了他的想法,“我是特意来看你的。” 
 
立香愣了一下。 
 
“不可以吗?”神父笑眯眯地问。 
 
藤丸立香并不隶属任何一个阵营,身为外来者达芬奇的养子,却没插手达芬奇的任何事业,爱德蒙·唐泰斯、亚瑟·潘德拉贡、吉尔伽美什的副手恩奇都虽然都和他有所牵扯,但也仅限于朋友或是情人之间的关系。这么一看,天草四郎的确没有任何违规。 
 
并且他还清楚地知道,天草四郎这个人本身是对于携斑者没有任何好感的。 
 
“是爱德蒙叫你来的?”藤丸立香猜测。 
 
“被你猜到了。”天草并不意外,耳朵上的坠饰和笑容一般明晃晃的,“那家伙来见我的时候,真是一副可怕的表情。因为我也收到了那一份录像带,所以按照约定,我就过来看看你。” 
 
理解出他话中的意思,藤丸立香露出担忧的表情,“今晚真的很危险吗?” 
 
“真迦勒底的战力可不输给假的迦勒底,”天草说:“能强行控制住那栋大厦的手段就已经很出众了。据我调查里,‘迦勒底’这个组织在国外虽然名气不大,但却是建立时间比较久的携斑者互助机构,底蕴和携斑者中的人际网可不是城市中的黑道所能比较的,所以今晚那些携斑者们应该会很危险。” 
 
藤丸立香看得出来,天草四郎现在的心情很好,哪怕他平常总是笑面对人,但对他来说估计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得上看爱德蒙遭殃来的愉快。 
 
“即使是大家联手也不行?”立香问。 
 
“如果没有风险,他们又怎么会联手呢?”天草笑着反问,俨然一副欺负老实人的模样,“而且他们的结盟,也不一定会让他们之间多多少信任。” 
 
“达芬奇提议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在开玩笑。”立香皱起眉,“那大家为什么……” 
 
“可能是因为立香吧。”天草回答。 
 
“诶?”立香又一愣:“真的是我做了什么吗?” 
 
只能说算是一个联系了所有人的契机。天草四郎在心里说着,却没说出口。 
 
这次的事情看似从头到尾都是因为真假迦勒底的入侵造成的最终结果。实际上,却是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人藤丸立香,阴差阳错地令所有人都牵扯到了一起。从舞会前一天下午爱德蒙·唐泰斯和圆桌的特里斯坦会面开始,他才意识到一向分庭抗礼的三方势力竟开始了明面上的交往。 
 
哪怕是吉尔伽美什在知道消息后立刻就派人炸毁了爱德蒙·唐泰斯舞会那夜准备用于逃离的直升机;哪怕是曾经同窗的校友,亚瑟·潘德拉贡在回国之后也在刻意地避免与恩奇都联系;还有他天草四郎自己,也会离开了教堂站在这俱乐部里,保护他这一个倒霉的“局外人”。 
 
“立香打算怎么做?”天草四郎并没有忽视掉藤丸立香身上的打扮,“如果现在赶过去,或许还会比他们快一步到酒店。” 
 
藤丸立香也没有被戳破打从一开始就不会乖乖呆在这儿的目的的尴尬,反而确认了一下,“天草不会阻止我的对吧。” 
 
“比起和携斑者的约定,我更愿意听立香的话,”神父轻声说,他能料到立香的举动,伸出手,将今夜用于通讯的耳麦别在他的耳朵上,“毕竟我们之间,还有一层联系。” 
 
天草四郎在五年前因大肆谋害携斑者被三方势力联手管制于圣堂教会,又因自身的身份及势力特殊,目的不死,党羽无法一时根除,人身自由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别人的眼皮底下,近两年来态度才有所好转。

“谢了,天草。”藤丸立香和他招招手。 
 
天草四郎安静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街的尽头。 
 
他在等待自己与藤丸立香下的赌注得出结果。  




tbc...

评论 ( 6 )
热度 ( 80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