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26

总目录页


26.




女人脚下的高跟鞋敲击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响音。

南丁格尔推开自己的秘书室,不意外地发现了那两个小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从达芬奇那里拿到了那卷录像带可视部分的复制品,以回来研究植物斑携带者的相关细节。

她从另一个文件夹层中拿出那一张爱德蒙曾在雷夫教授那里获得的照片,那是一位女性身体左侧的蝴蝶骨,身型很纤弱,应该是属于少女的洁白肌肤上浮现着浅绿色的斑纹,曼妙又清丽。

爱德蒙与雷夫的交易很早就作废了,这张照片却作为重要资料被南丁格尔保存着。

如果说比斯特组织绑架携斑者是为了进行非人道试验,那么植物斑的携带者也一定在他们的猎物名单内,因为太过稀有,而他们也未曾得到过。

只不过寻人是其次,在这次绑架案暴露之后,假迦勒底想在这座港口城市建巢的意图明显,不然也不会让他们计划得那么匆忙,甚至还要寻求另外的势力的结盟。

黑道中所能查到的关于这种斑纹携带者的记录和资料太少了,几乎没有人能清楚了解到他们的能力与作用,所以当罗玛尼·阿基曼出现在屏幕中,并且清楚地提到“植物斑”这一个词汇时,爱德蒙便让南丁格尔在会议结束后拿到这份录像。

作为让三方人联合保护自己的养子——藤丸立香的代价,达芬奇所答应提供的关于比斯特组织的情报,她准许了南丁格尔将播放出的那一段关于比斯特组织的信息截取复制。

南丁格尔将录像移至电脑,点击播放。

视频总长十三分六秒,因为视频的绝密性她不能让更专业的人士来研究,她只能依靠手边放的一切她所能收集到的罗玛尼·阿基曼七年前的资料,来用双眼去找出关于植物斑携带者的线索。

“大家好,我是罗玛尼·阿基曼……”

橙发的医生身处在一间研究室里面,从放置在研究室中的生活用品和活动迹象来看,南丁格尔推测那是属于罗玛尼的个人研究室。桌上的文件摆放得乱糟糟的,有字迹的地方被一再放大,都是一些实验的报告和数据。

短短十三分钟被拉得无尽长,一切有文字的地方南丁格尔都没有放过,包括墙上的图纸与照片,其中有一张还是达芬奇与罗玛尼的合影,但却没找到任何值得深究的信息。

但在第十三分钟整的时候,录像中的罗玛尼·阿基曼就说出了:“……下面是关于被害人们的收容情况、植物斑携带者身体健康报告,以及一号实验手术的结果……”

南丁格尔一愣。

达芬奇就是在这里按下了暂停,但是自己截取视频的时候竟然无意间多录了六秒。

只见画面上的罗玛尼停顿了一下,继续说:“让我们先来看看植物斑携带者现在的情况吧。”

他伸出手,开始转移镜头。

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六秒就是她最需要的答案。

南丁格尔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上的照片。

镜头逐渐转移,拍到了研究室内医用的床架和各种医疗机器。

床边被单的凹陷证明有个人躺在那里。

最后一秒的画面就只拍到了那个人纤细的脚腕。

画面骤然变得漆黑了。

无数的猜测开始在人的大脑中流窜。

假迦勒底正在寻找一个有着植物斑的人,真迦勒底手上正好有一个拥有植物斑的人。

南丁格尔看着手上的照片,画面中浮有斑纹的肩胛的确是属于一个女性,或者说属于一个女孩子。

植物斑携带者的人数和相关信息都如此稀少,再加上真假迦勒底之间有过接触,那么这两个人极有可能是同一人。不过转念一想,真迦勒底属于正统的携斑者保护机构,又有罗玛尼·阿基曼在,这样的情况也并不奇怪。

只是她不明白,迦勒底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城市……



    #######


“不会有人选择在万圣节看一个男人穿着女巫装跳大腿舞的,爱德蒙,给糖我也不会跳!”

藤丸立香按掉电话,岔开着大腿坐在俱乐部的门前,叹了口气。

秋季的夜风适时地吹过来,什么都是凉飕飕的。

“我也很想看哦。”有人说了句。

一朵花掉在了脚边,藤丸立香看到身边盛装打扮成妖精的恩奇都,正笑着举着led的小牌子发光发热尽职尽责,发丝上缀着小花都开了一路,忍不住往旁边挪了挪。

“怎么了?”恩奇都注意到了他的动作。

藤丸立香一脸伤心欲绝,“恩奇都你变坏了。”

“那还真是可惜。”妖精笑眯眯地说:“难得立香今天还穿着吊带袜呢。”

“你是谁!把我善良的恩奇都还来!”

人们总是不会忘记享乐的,即便是局势再动荡不安,红灯区也依旧夜夜笙歌。明明背地里不知道街头又淌了多少血,但只要夜幕一拉,好事者们甚至都为这次的局面大张旗鼓地开了赌盘:看看是外敌的猎人们被野兽驱逐,还是城市中的携斑者们向对方妥协。风声大到路过的藤丸立香都忍不住瞅了几眼,只见后者的赌注越垒越高,前者的赔率越翻越快,让人都禁不住想下一注玩。

达芬奇的俱乐部也踩着万圣节的点再度开张,五颜六色的灯光下,藤丸立香举着小叉子,穿着扮成女巫的小裙子,只要跺跺脚,漆皮鞋跟下的南瓜头灯就吱哇大叫着“欢迎光临”。

“哎……”

开完玩笑,女巫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距离大家同意达芬奇的提议已经过了三天,作为所有人的眼里一个从始至终在触霉头的局外人,他最近很郁闷。

“加拉哈德,高文先生。”

恩奇都突然看到熟悉的身影:“晚上好。”

藤丸立香身体一僵。

“晚上好,恩奇都。”

因为选择去找真正的迦勒底结盟的时间定在了明天,为了方便这几天的筹划和人员调动,高文和加拉哈德几乎每天都会来达芬奇这走一趟。

向恩奇都问好后,高文走到某个因为穿着女装所以坐姿看起来很不雅观的人面前,朝他伸出手:“晚上好。”

“啊,啊?”只见藤丸立香一愣愣地回过神来,发现高文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自己下意识地将手递了出去,“晚、晚上好……”

高文熟稔地将他从台阶上拉了起来,笑着欣赏了一下他今晚的打扮,说:“万圣节快乐,立香。”

“呃、谢谢……”

立香看着高文。或许是因为最初见面时的危险感,也或许是因为对方与亚瑟的关系,虽说那一夜情的晚上已经过去了好一阵时间,除开之前匆忙而过的名片介绍,面对高文,他总是觉得有些别扭。更别说对方已经连续三个晚上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礼貌而温和地与自己打招呼,让自己又总觉得他们二人是相识多年的朋友。

他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高文。突然找不到正确的方式与之相处,整个人反而显得不那么局促了,只是一下沉默了起来。

他的举动放在高文眼中。男人心心念念的那双蓝色眼睛的主人在五彩缤纷的节日闹市中垂下了头,眼中的色彩似乎减少了几分,露出一个让人觉得并不快乐的表情。

他想了想,轻轻握紧藤丸立香的手,问他:“我能借用你一点时间吗?”





tbc...


应该是昨天就发的(默默捂脸)


评论 ( 9 )
热度 ( 98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