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命体要分享的脑洞

有点长我单独发了这一条,伯爵咕哒♂





基督山伯爵半原著向,复仇伯爵x人鱼咕哒

(含各种bug)


爱德蒙在伊夫堡(监狱)的时候就能听到人鱼的歌声,就他一个人能听到,后面出逃的时候咕哒帮了他的忙,按原作走向将他带到一个岛上(我忘记原作是什么岛了回头查),被路过的走私船救了

结果走私船在港口的时候被海军捕了,发生枪战,最后只有一班人匆匆逃走,结果祸不单行在海上又遇到了暴风雨和海盗,匆匆逃走的走私船没有补充好资源,又有人伤员

没人捱过暴风雨,船只被打散了,爱德蒙受了伤,跌入了海中,想尽可能地游走远离海盗,但在暴风雨里只能抱紧一个被打翻的小船(大船上一般都有小木船

爱德蒙躲进小船里,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过去,但是他复仇和报恩的决心很坚定,在危险的缝隙间他回忆着自己的经历,自己的仇恨与痛苦,面对着很有可能收割他生命的困境里也依然理智

然后在他半溺水的情况下,他听到了歌声

我这里说的“歌声”实际上只是人鱼的一种叫声,很空灵悠远,所以经常会被人误认为是歌声

没错咕哒又来帮他了,因为在逃狱时咕哒帮他的时候爱德蒙因为溺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匆忙间抓掉了咕哒的鳞片

在咕哒的又一次帮助下,爱德蒙成功在基督山小岛上岸,对咕哒来说,爱德蒙不像普通的人,不会用看待另一种生物的眼光的人,且有着坚定的眼神,他对爱德蒙有点好奇,跟他上了岸

爱德蒙惊奇地发现这条人鱼上了岸之后,双尾变成了双腿

但是没穿衣服,就脱下身上的衣服给他穿,咕哒不在意,因为他是人鱼,即使化出双腿皮肤看起来白皙柔软毫无瑕疵,但也不会被任何石头割伤和破坏

他们在基督山算是小相处了一会儿,还挺愉快,后面伯爵复仇记我就不说了,流程和原作差不多我也不主写那一边

这时爱德蒙已经变成了高贵的伯爵,收养了一个养女叫海蒂

但是那个伯爵大人经常会走到城堡后的悬崖下面

那是一个很小的海滩,甚至有时候会有着涨潮的危险,海水拍打在岩壁上的声音哗啦作响

他听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歌声”

伯爵为了复仇策划了长达七八年的时间,而咕哒在满怀着仇恨与理性的伯爵心里就是一方净土


两人见面的时候很多都是伯爵和咕哒说自己的事情,是不是问咕哒人鱼的事情咕哒也会解释,但是两人一个是为了复仇深谋远虑的人类一个事生活在深海里的人鱼,所以在交流时总会有些不在一个频道

咕哒在伯爵眼里单纯又聪明,不是人类的单纯,而是看待许多问题都很直接明了,没有所谓的对错善恶却是最真实最纯粹的想法

伯爵很欣赏人鱼这一面,觉得奇妙又新颖有趣,仿佛在用另一种眼界对这个世界产生见解


然后有一天

伯爵在一次失败之后走到沙滩,他的养女海蒂悄悄跟了过来,但在咕哒出来前被伯爵发现了

两人就在岸边交谈,伯爵虽然有点不愉,但知道海蒂是关心他,也就没多说什么

可是那晚咕哒没有出现,接着很多晚都没出现

伯爵以为他遇到了危险,后面想想人鱼怎么可能在海里遇到危险,实际上咕哒这一边是遇上了一点小麻烦但是不是什么大事,并且那天晚上他是在的,他看到伯爵和海蒂在一起,就在远处安安静静地看着

咕哒视角,在看到伯爵有那么关心她的海蒂之后,开始犹豫是否要和伯爵这么继续会面下去,因为人鱼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换个住所,以防会被过多的人类看见,而他发现他因为伯爵停留在这个地方的时间过久了

更何况他之于爱德蒙只是一条人鱼,他从未见过的,令他觉得新奇的生物

那么当他将自己所能说出的人类前所未闻的故事说尽之后,人类足够适应新奇之物的时间过后

咕哒觉得自己能看到这一个结局是什么

于是他这次回去之后暂时躲了起来

就在两人没见面的时间里伯爵成功向一个敌人复仇

他很高兴,同时又很忧心,一个包袱放下了另一个还悬在上面,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咕哒了

他发现自己在害怕这条人鱼是不是离开了

咕哒在思考的同时,平常居住的地方被海水推来了一条沉船,堵在了家门口,当他发现之后一直在鼓捣这艘船,还发现这船上仍有人类保存下来的东西,一些服饰或者宝藏之类的

伯爵那边在复仇成功一个仇人之后,兴奋、害怕、忧虑,情绪复杂,晚上习惯性地出门晃悠

又在夜晚不知不觉地走到了那个小沙滩上,那个海边,夜风吹来,月色浮在厚厚的云翳之间,他没有听到那一个声音,就想咕哒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伯爵在走的这一路上,想着自己复仇成功里有关键的一环是他让自己的养女海蒂去打入敌方内部,似乎是仇人那边阵营里有人喜欢上了海蒂,他在白天与海蒂交谈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人的对自己的目光不善,他冷笑地置之不理,又很快地想到关于下一个仇人的事情

直到海水打到自己的脚前,才意识到自己走到了这里,但是没有咕哒

他又开始焦虑起来

他想自己很久没有这样过了,上一次焦虑的时候就是咕哒没来的第二天,他一整天都隐隐皱着眉,虽然他原本看起来不和人交谈的时候就很阴沉严肃,但是海蒂毕竟是他的养女,还是察觉到了他心情的不愉快

误认为成了他被其他小姐还是夫人冷落了,一时和他开了个小玩笑

那时候他没在意,结果现在想了一遍才意思到,或者说才反应过来、才肯承认

自己喜欢上了那条人鱼

然后他突然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反而心慢慢静了下来,在思考咕哒为什么离开,就算离开了,那么他也打算在复仇结束之后去寻找他

这里插一段,伯爵在自己城堡里举办过一次酒会,那天晚上就是盛装见的咕哒,咕哒就用了好奇的目光打量了他一下,他和咕哒解释这是人类比较重要的场合需要的着装


那时候月色露了头,海面一片粼粼的波光,男人一个人走在海岸上,风带着他的衣摆和束在脑后的白发摇荡着,他步伐优雅,影子悠长又孤独。因为白日与仇人最后的会见他穿着最好衣装,为了高高在上予以仇人最后的一击,却又仿佛在等待这个时刻。在这个小小的沙滩上留下这一串足迹。

涛声作响,遥远的马赛港口有新船夜出,海水起伏在辽远的月色之下,船只的身影化作海天之间的一只黑色的小鸟。他摘下帽子,看着那只小鸟,想自己或许应该乘着那艘船,像当初在那只在暴风雨里的扁舟一样。

水手永远都该在海上生存,等到老而将至,将尸骨埋藏在最孤独的孤岛上,将回忆坠落到最寂寞的深海里。

他会在哪呢。

男人再度想到。

他又为什么离开呢。

这时又一道小小的浪花拍来,打湿了他的靴子。

爱德蒙突然停下了脚步。

手中属于绅士高贵的礼帽骨碌碌滚落到了沙滩上,被海风吹远。

一个人影慢慢地从海水里走了出来,顺着海浪而来,像是要参加一个华贵的盛会,身上的服饰仿佛出自名家之手,用上了最好的缎面和他方绢绸。他身上落在水花,衣服湿透了,但没有比此时更合适的打扮了。他洁白的双足踩到礁石上,脸庞在月色之中被夜风轻柔地抚摸。





然后end

实际上是我编不下去了2333,就让他们在美好的月色之中会面吧





插一个关于问名字的画面:


博学的男人沉吟了一会儿,模仿了一遍他的发音,“那么……立香?”他轻轻地叫着。

听到他的叫声,人鱼转过头,抬起眉毛认真地看着爱得蒙,然后才点点头说:“可以。”

男人以为人鱼这个举动是在消化他不够纯正的发音,认真的表情让那双蓝色的眼睛充满神采,显得可爱多了。不免为对方的单纯笑了一下。

殊不知藤丸立香在意的并不是他的发音,而是因为任何声音对于人鱼来说都是承载着不一样的讯息。

他只是很久很久,没有听到过承载了自己名字的声音了。




评论 ( 6 )
热度 ( 105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