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25

总目录页



25.


藤丸立香打了一个哈欠,还没来得及活动一下清晨酸软的腰背,就感到达芬奇轻飘飘地刮了他一个眼神,个中意味让他忍不住抖了抖身体,继续正襟危坐。

过了一时半会,兴许是有些无聊,他的眼神又开始飘忽起来。

大家如约赴会。达芬奇的工作室内难得有那么多人在场,爱德蒙·唐泰斯带着秘书南丁格尔,亚瑟带着副手加拉哈德和高文,以及和他一起坐在经常被达芬奇训话的沙发上的恩奇都,可以代表着城市中三个最大势力的人们都到场了,还有刚刚把他踹进这个工作室不让他走的伊丽莎白,正叉着腰堵在门口瞪着他。

“大家好,我是罗玛尼·阿基曼……”

达芬奇放起了一个录像,上面出现了一个橙发的男人。

除了藤丸立香,在座人的表情都纷纷严肃起来。作为携斑者体质研究领域最有名的医师,他的杰出研究数不胜数,甚至提出过“治疗”斑纹病症的说法,让携斑者们变回普通人,解开斑纹基因遗传的秘密。没有携斑者会不认识罗玛尼·阿基曼。而达芬奇此时将这一份录像放出,不仅是要向他们透露重要的医学信息,也极有可能与那个外来的“迦勒底”组织相关。

“……是一名致力于携斑者研究的医师,来自‘迦勒底亚斯’携斑者互助机构,本次的说明报告将由我本人做一段简短的视频记录……”

罗玛尼报出了一串日期,众人才发现这竟是一部近七年前的录像。

“……关于比斯特犯罪组织绑架多名携斑者案件告破,被害人们的收容和我们唯一一例植物斑携带者的健康情况。经查证,比斯特以互助机构为掩护绑架多名携斑者,其目的为用于非人道研究,本次围剿成功解救了四十三名未成年携斑者和五十名成年携斑者,仅为收到的相关失踪人口数的一半,其中有一名未成年携斑者为二次绑架,以下为解救名单……”

长长的一串名单上,赫然出现了加拉哈德的名字。

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了同一边,浅紫色头发的少年也是一愣,“是的,我曾经遭遇过绑架,”他苦恼起来,“但是我已经记不清那时候发生的事了,只记得是亚瑟前辈的父亲将我救出来的……”

达芬奇推了推眼镜,说话凉飕飕的,感叹道:“每个携斑者都有着不幸的童年啊。”

虽然语气不对头,但却是道出了一个事实。携斑者看似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异能,但往往正是因为这不同之处,而受到孤立、误导与伤害。携斑者互助机构也是因此而存在的。

这么一聊起来话题就沉重了。就连藤丸立香都安慰似地拍了拍加拉哈德的肩膀(座位离得近),一幅同病相怜的模样。

录像还在继续,冗长的说明报告令他昏昏欲睡。

罗玛尼·阿基曼收回名单,看回镜头。

“但是在本次围剿之中,比斯特的首领该提亚却不知所踪,爆炸后的大楼中并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及线索,所以在此,我将向大家公布我所收集到的该组织利用携斑者进行非人道试验的一切信息……”

画面上的医师的眼神切切实实地徒然一变,不再有前一刻温温和和的模样。

话语也变得没有那么拘谨和正式,而是带着认真与愤怒。

“希望所有携斑者组织,绝对、绝对不要放过他们任何一个人!”



饶是专门处理携斑者事件的亚瑟一方和曾被迫害算计的爱德蒙也都会对罗玛尼·阿基曼所罗列出的数据令人瞠目结舌,遭受到如此伤害的携斑者们已经无法让人仅用“不幸”来惋惜了。

面对这样的信息,作为普通人的恩奇都更多是想看向自己的身边。也许是因为最近发生的许多事都殃及到了藤丸立香,所以伊丽莎白阻止他离开的行为肯定有达芬奇的授意,他担心这样的录像内容会不会引起对方的不适。

结果他的衣摆被轻轻拉了一下,恩奇都回过神来,看到藤丸立香正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发呆。这让他愣了一下,这个举动就像是以往被达芬奇训话时候一样,两人总是相互之间挤眉弄眼再被捉住又训一顿。

愣过之后恩奇都朝他笑了笑,实则在心里轻轻叹气。

立香出院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只不过那“不希望将对方拖入这个圈子”的初衷,他早就已经违背了。

录像中罗玛尼·阿基曼关于比斯特组织的情报已经说完了。

“……下面是关于被害人们的收容情况、植物斑携带者身体健康报告,以及一号实验手术的结果……”

达芬奇按下暂停键。

“嗨,之后的内容仍是绝密情报,本来就只能在顶级的携斑者医疗机构中播出,已经禁止贩卖了哦。”

奸商。所有人心头立刻浮现出同一个词语,又因为在场人们间的相关利益不好发作,给卡在了喉咙里。

“嗯?”达芬奇笑容满面地环视了一圈,“好像有人无意间说出来什么不得了的形容词呢。”

藤丸立香懊恼地捂住嘴。

恩奇都适时清了清嗓子,提问道:“也就是说,真正的迦勒底机构已经在周三进入了我们的城市,对吗?”

达芬奇回答:“是的,因为曾经的敌人套用了迦勒底之名的出现,真正的迦勒底的boss已经在当日入住了本市的地标性酒店休曼尼特大厦,意图应该很明显。但是听说在座各位派出的使者似乎都失败了?”

一旁的爱德蒙冷哼了一声,像是对她说的结果有所不满。身边的南丁格尔开口说道:“不仅如此,整栋酒店大厦都已经成为了对方在我市的一个据点,拒绝任何人的来访,却一直没有其他动作。”

达芬奇想了想:“那可真伤脑筋啊……罗玛尼这次并没有来,那个小姑娘可不好说话呢……”

“啊!我有一个主意。”只见她沉思一番后一拍手,像是想到了什么好方法,对在场的所有人说:“不如我们先一起去攻下真正的迦勒底吧?”

与真正的迦勒底结盟对抗假的迦勒底,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但是就连藤丸立香都知道,面前坐着的几位于公于私向来没有对过盘,要在场的所有人合作,怕不是比向达芬奇本人讨要折扣还难。

藤丸立香小声嘟囔道:“你这提议也太随便了吧……”

达芬奇看着他,笑着推了推鼻尖上的眼镜。

工作室内一片寂静。

藤丸立香的身体慢慢僵硬了起来,他看了看亚瑟,又看了看爱德蒙,最后看向恩奇都。

达芬奇的提议,居然没有任何人提出反对。



“……不是吧?”






tbc...


这几天看了看全文,发现忘了一个天草的剧情(捂住脸)

回头看看能不能加回去或者做番外


评论 ( 11 )
热度 ( 117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