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咕哒♂】大正AU 01

没定好名字,但再不发 @老夕 估计要剁了我(瑟瑟发抖)

灵异相关,但实际上是想写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希望能写成_(:3」∠)_


总目录页




正文:

    ######## 


昨天夜里下了一场小雨。

暮春的时节,风依旧像是随时都能飘下雪般带着点锐气。

藤丸立香走出松板屋,挤过熙攘的早市人潮,抱着装着满满的袋子小跑了一阵,才缓过了这阵吹红了鼻子的冷气。

他今天要搬入自己新租的家中,按照姐姐的叮嘱买齐了要用的日用品,顺着樱木町里最漂亮的小路走到尽头的巷口。道路两旁的樱木纷纷扬扬,少年踏在道间的春风中,步伐带着属于这个年纪的轻快与缓促,粉色的花瓣缀着柔软的蕊落过他的肩头,又顺着他的披风滑落下去。

林荫道接着商店街,之后又是一段林荫道。藤丸立香路过一座老旧的洋宅时,风停了下来,身后远远的住宅、商店杂乱林立的街坊熙攘和滋啦作响的广播声音像是跟着被倏地吹走了。

周遭一下静了下来,樱花簌簌地落着。

像是骤静所带来逼仄形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黏在路人的身后,少年的步伐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嗒嗒嗒嗒的。

他压低自己头上的学生帽,经过那铁质雕花的门前时目不斜视,只盯着脚前的道路快速地走着,黑色的披风像是鸟儿一下张开的翅膀。

要说为什么。

回过头,那栋洋楼已经被少年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大概是因为,像这样的洋宅应是属于藤丸立香最恐避之不及的一类地方了。 

如果说新时代的潮流把城市的繁华都带上了西方的声色,那旧城区也不然,这里的街区规模不大,不会太过喧闹,店铺门面什么都有,忽略几些个妖魔般的招牌与灯笼,于少年来说也算得上是合适的住处。

藤丸立香踏过流满着樱花的小渠,加快脚速离开那栋洋楼后他离自己的新居住地也不远了。在繁华而又杂乱的城市里,他并不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相反他更知道未知事物的可怕,可偏偏,他在路过与自己住处相邻的小巷时还是忍不住往里瞅了几眼。

因为是早晨,巷道内更为安静,两旁都是鲜少开门的书堂的潦倒的小店,衬得尽头的屋子也没什么光彩。

那是在这一条街近乎都是租客与房客的遍布下,唯一一间被人出钱买下的房子。他并未进去过,只是听旁人说的。

那里自打被一个西洋男人买下后就经常会有形形色色的人进出,其中不乏穿着制服的警官和西装革履的商人。

那是一间奇怪的侦探社。

藤丸立香曾对此猜测颇多,只要一开始思考,脑海里一下便都是那个西洋男人英俊的面貌和漫不经心的神色,以及他的身份目的和一切举动。可想到后面却都忍不住觉得怪异起来,似乎所有的情绪都汇合进猜想之中,让原本有条理的思考一下缠成了一团。

他这几天不得不去留意那个名为爱德蒙·唐泰斯的侦探。

因为在几日前,藤丸立香遇见过这个男人。

就在他刚刚经过却不敢靠近的老旧洋宅之中。

——那大概是一周前的事情了。

 

 

 

藤丸立香有个秘密,一个能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秘密。

或许说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与秘密无关,只是不曾被过多的人发现罢了。

 

 

 

春季的夜晚依旧是冷得刺骨,淅沥的雨打在枝干上让樱花落个不停。洋宅的附近没有路灯,暗红色的陶瓦叠盖的尖顶高高耸立在暮春的樱林后,若是在白日从远处看过来,倒像是住有着哪家名贵。

穿着诘襟制服的少年人是在入夜时分来到洋宅门前的,他在夜色中犹豫了一会儿,才朝里走了进去。

夜里静悄悄的,洋宅的确老旧,走进一看建筑外都爬满了藤蔓植物,少部分裸露出来的墙体斑驳一片,庭院中也杂草丛生,显然荒废了很久。藤丸立香伸出手试着推了一下看上去十分结实的木门,没想到咯吱一声就轻易地推开了,门后露出一片漆黑的空间。

陈腐的气息扑面而来,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进门后他摸索了一阵,没有发现电灯之类的开关,只能借着窗外打进来的夜色硬着头皮打量起这栋房子。

大堂空荡荡的,墙上挂着的油画已经斑驳不清,除了掉落在地面支离破碎的吊灯和腐烂的木凳,就只有呼呼的风声卷着水汽和灰尘欢迎这位客人。

这些景象放在常人眼中并无不同,但要是放在藤丸立香的眼中,那就多了几缕若有似无的东西。

他咽了咽口水。蜿蜒上二层的红木楼梯盘亘在大厅一角,顺着感觉踩上去,脚下嘎吱作响。走到二楼,长廊一望无尽头,只有一片的黑。

想到这样的情况发生不多,但也不少。藤丸立香又在廊道口站了站,倒不是对老宅有多少好奇。他本身就具有着一定的目的,且知道他所要寻找的东西就在长廊尽头,所以尽头的黑暗成了最大的谜团,其它的物件便不值一提。

“如果你不去看的话,又怎么会了解呢?”

这句话似乎成为了姐姐的口头禅,也就是因为如此简单的原因,藤丸立香已经许多次面临着人们觉得不可思议之物。

说是妖魔鬼怪,太过失礼。危险有之,却不尽然。

他看着漆黑的长廊,按了按帽子,向前走去。

 

 

洋宅的怪谈在早些时候就传开了,说是怪谈,其实也不过是同学间所谈论的怪谈中的一小则;而怪谈,又更不过是那些个子比人拔高一头的少年生里,在反复谈战争、谈市价、谈忧国忧民事和新洋女郎的言论中,遭到唾弃的老旧话题。

旧城区有一座废弃的洋宅,夜半的时候会传来女人的惨叫声,像是嗓子渗了血,让人听了不寒而栗的惨烈。租给他房子的安井太太在在用恐怖的语调这么给少年形容完之后,复又拍了拍他的手,打着哈哈:

“不用害怕,小伙子,等你以后总会听到的。”

藤丸立香不明所以,对方只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像是预料到了未来一般,没再多说什么。


现在他听到了。

在这个荒废已久的宅子中。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像是包含了一切痛苦,爆发似从眼前的黑暗之中如利箭般刺了出来。那声音太响了,几乎像是这整栋洋楼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声。

就在面前的房间里!藤丸立香吓得狠狠地打了一个激灵,胸腔狂跳不止,立刻抬腿往前跑去。如果是一般人,早就该吓得慌不择路逃之夭夭,不,或者说从一开始就不会进入这里。

在惨叫声的覆盖下,走廊里一时间响起咚咚咚的脚步声。

“没事吧!?”

藤丸立香猛地推开那扇传出尖叫的卧室房门。

打开门的那一刹那,惨烈的叫声倏地消失了。整个空间再度恢复成寂静的状态。他看到一个长发的女人坐在房间的中央,随着自己推门的动作,缓缓转过头。

那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很普通的女人,穿着白色的长裙,感觉干净无比,仿佛只有她是剪贴上去的图案般,与周围的景色格格不入。

“你是谁?”女人惊讶地问道。

随即他摘下帽子,在对方的目光之中,尤显局促地笑了笑:“你好,鄙姓藤丸,是为了解决您仍不愿意离开这个世界的愿望而来。”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09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