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个脑洞

贝咕哒男,QQ聊天式语气23333(因为真的就是在和群里的几个人聊QQ的时候聊着聊着出来的,脑到什么就讲什么)

刚刚被和谐了

   ########

来来来我有一个电影pa要说

电影包括现代paro,通感paro


通感就是

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通过对方的眼睛去看对方的世界

触感和情绪也在激动的时候可以感觉得到


背景的话

英国吧

咕哒是留学生,因为手受伤了无法打工,住的地方也是一个很廉价的公寓,旁边的房东管得很死,是一个伪基督徒,然后这个月付不起房租但还没到付房租的日子,房东知道他的情况一直在对他冷嘲热讽

他尝试着去找工作被拒,走在街头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视野变得很奇怪

像是出现了幻觉,他的视野里出现了,另一个街头

和现在身处的街头完全不一样的另一个地方

他肯定是惊讶地叫了出来,却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不属于自己往常的声音,而是另一个陌生的嗓音。            

两个街头的景象在自己的眼前不断交错着

直到听到有人在自己的耳边问了一句,咕哒猛地回头,但四周都是错位的人流,并没有人上前来关心这一个扶在墙角的人

可耳边的声音却是切切实实的:

“贝狄威尔,你怎么了?”

叫出的也是一个不认识的名字


听到问话后咕哒感到自己的视野晃了晃,像是自己在晃脑袋一样,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做,反而觉得有点头晕,踉跄地扶住墙壁

奇怪的视野只存在不过几分钟就消失了

他眨了眨眼

面前还是自己身处的街头

毫无变化

只有自己在靠着墙壁喘气

但他突然又听到一个声音

不是靠在他耳边

而是从自己嘴中说出来的

自己的嘴巴明明是紧闭的,但是人自己发出的声音向来与别人发出的声音不同,前者只需要振动自己的骨骼就能传达到信息非常鲜明

他紧闭着嘴,没有说话,但那个声音就在振动着他的骨骼

那个陌生嗓音的主人有些困惑地说着:

“刚刚我眼前好像……出现了什么。”

然后听到有人关心了几句之后,在与他道别,那个困惑的声音也一如既往般地回应。

直到听到隐约的,并不存在他身边的脚步声离开之后

咕哒试着张了张嘴

另一头的贝狄威尔道别了高文,思考起刚刚的视野错乱有些奇怪时

就听到有个声音慌慌张张地问

“你是谁?”


结果两个人就认识上了,简单的交流让他们知道对方都是这个时空的人,并且身处同一个国家,两个城市间隔得比较远

小贝倒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象

反倒是咕哒有点被吓到,显得有些精神衰弱


后来咕哒和小贝算是成为了朋友,而咕哒原本糟糕的生活也因为彼此间的谈话,而越来越对生活感到希望

小贝也在某次遇上工作困难时,得到咕哒的安慰,事情解决后咕哒还询问情况,提供建议叫他休息之类的。

小贝反而有些担心咕哒,在慢慢了解到咕哒的情况之后

他挺想帮助咕哒的,但是自己也无能为力

他甚至脸咕哒的样子都不清楚

两人就只像电话交友一样

他看得见咕哒能看到的东西,听到咕哒听到的东西

廉价而狭小的房子

辛苦的学习与拮据的生活

还有房东的谩骂

咕哒也会先一步和他说

“没事的。”


两人都知道彼此生命中的每件次经历和感受,或是令人开心的,或是令人沮丧的。因为十分了解彼此,两人也因此有很多共同语言,也会经常聊一些开心的事情。

不管是否认识小贝,小贝的出现对他来说也是很大的帮助了


后面小贝在某一天

先听到了声音

他听到立香在很难受的喘气

但是看不到对方的视野

就问怎么了

咕哒哑着嗓子说

贝狄威尔,让我看一下你的样子吧

他们想看对方的样子很容易的

找面镜子就可以了

只是两人一直没这么要求过

需要照镜子的时候也没通感

最多的无非是走在橱窗前的人流里,笑着对倒映着这座城市繁华的墙笑一下,不甚模糊

小贝当然就答应了

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虽然有点小紧张

然后咕哒那边的视野也开了,咕哒的视野那边是室内,没开灯,但是他知道咕哒在看向一面镜子,或许在和他一样,有点小紧张地准备走过去

咕哒看到了小贝的样子

小贝感到咕哒没动,而是在轻轻地呼吸,感觉到了他的视线,在看自己

不由得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小贝站在镜子前,就听到咕哒说

“是个帅哥啊”

然后就没声了

小贝看他的视野仍旧是保持原来的样子

能见到立香的期待在长久的安静中慢慢被磨掉了

他意识到咕哒情况不太对

问他到底怎么了

咕哒连说没事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贝就说

让我看看你

咕哒说我不想让你看到我

抱歉,贝狄威尔

然后慢慢断了通感

小贝就有点伤心,或者说难过,并不是纯粹的因为见不到咕哒

贝狄威尔慢慢在镜子前蹲了下来,在咕哒的视野里就像是蹲在自己的面前

小贝叫了一声立香的名字

他问立香怎么了

咕哒没吭声,小贝继续问

是不是今天学习上遇到了什么问题(之前咕哒有和他问过关于这方面的事)

是不是房东又来敲他的门不停地咒骂他(以前他们会在房东咒骂的时候熟视无睹地继续聊着自己的事情)

是不是大洋彼岸的家人生了病

是不是肚子饿了(立香吃饭不按时,就会经常通感过来拿小贝的感觉骗自己)

小贝慢慢地关心地询问他

是不是……

然后他在视野里看到了咕哒

之前说这些话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蹲在镜子前说的,咕哒和他断了通感,他甚至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到他说这些话

直到立香慢慢站到镜子面前

他才看到对方的视野

差点没心疼死

原来咕哒这边,因为交不起房租被刁难不说

自从和小贝通感后,无缘无故自说自话经常被人看在眼里

最糟糕的是

他被房东发现是个g.a.y

或者说疑似g.a.y

房东是什么身份啊

极端伪基///督啊

贝狄威尔看到立香,对方的确是他想象中的,也曾隐约看到过的,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

亚洲人种的身形

但是却一身伤

立香不敢抬头看贝狄威尔

贝狄威尔就用很震惊的语气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他 的声音响彻在立香狭小的屋子里

却只有立香能听得见

他们这算得上是第一次见面

藤丸立香不敢抬头看贝狄威尔,他让糟糕的自己站了出来

就没有多余的勇气再去直视他了

小贝得不到回答,难得一见地

有些激动

他双手扶在镜子上,靠近立香

他想问什么想说什么,此刻都苍白的要命

只能一直叫着他的名字

心疼地、不停地叫着

立香听得到,也没出声,只慢慢把手也放到镜子上

然后贝狄威尔看到有眼泪从少年的下巴上滴了下来

他们在那个瞬间共同了触感

视觉听觉嗅觉痛觉乃至呼吸

都比不上自己的双手只能触碰到一面镜子的感觉来得更强烈


第二天,圆桌们难得见到贝狄威尔着急又激动地推开梅林的办公室

扯着他的领子叫梅林告诉他,他对自己之前提到几句景象的描绘的推测,推测那个地方在哪

我这里设定圆桌可能是某个事务所吧

之前还是梅林第一个发现小贝谈恋爱了

小贝只是忽然察觉到了,或许他们之前是在恋爱般的相处

但总缺因为这种古怪的通感现象感到不实

两人像是共犯一样,却又仍有着自己的秘密

他的秘密昭然若揭

咕哒的秘密却小心翼翼

有人能听自己讲自己的生活琐碎,陪伴着自己,就像自己有了一个想象的朋友,时时刻刻在身边。不过在渐渐地开始影响各自的现实生活的时候,谁没有想过放弃呢。可又真要要失去这个朋友,回到自己一个人的生活,这种感觉又令人无比痛苦悲伤。

哪怕是贝狄威尔,也都无法忍耐了

在看到藤丸立香隔着万水千山,伤痕累累地透过镜子在他面前哭的时候

他才明白这是相反的

小心翼翼地一直是自己,而不是藤丸立香

在这个世界上啊,原来除了自己,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我属于他,他属于我。

这种自认为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其实早就已经实现了啊


咕哒那边第二天就要被送到精神病院去

我还想到了小贝其实知道咕哒的地址在哪

是因为那是他小时候居住的地方

只是变化太大

没认出来

是个小镇


咕哒那边第二天就要被送到精.神病院去(可能就是一个反同组织的教堂的地下管制室)

庆幸的是那里看管的程度没那么过分,小贝在梅林的帮助下知道那个地方在哪之后,但是因为联系不上咕哒也有点没有头绪

你知道的

反同性恋的手段除了关到精神病院内

还要“开解”他

我记得之前我看资料是有注射药物的(会强迫性///交,电.击,看护人员亲身教导。咕哒表现出有臆想症,反抗的话,被判为有攻击行为,直接手术割除前额叶)

会导致人精神恍惚

严重点儿会怎么来着,学术词我忘了,但应该就是傻了


咕哒知道后就觉得很恐慌,但是第一件事就是意识到自己不想忘掉小贝

然后他联系上了小贝(通感到后面逐渐可控,虽不稳定)

小贝那边就和他商量,叫他不要急,两人在谈话间逐渐引入到相互了解,更深入的那种家庭背景和个人思想的方面

其中小贝有问

问咕哒为什么会来这里

咕哒告诉他 我小的时候,有段时间一直做梦梦到一个场景

(描述过程略)

后来我无意间发现那个梦境就出现在这个小镇上

他这么一说小贝就记起来了

两人在小的时候

就有过通感

那不是做梦

而是咕哒通过了小贝的眼睛

看到异国的景色

托小贝小时候在这里生活过的福

他记得那个教堂后面的忏悔室有个通道,是直通下水道的

旧世纪拿来丢双胞胎小孩用的

咕哒只要在每周日被压去忏悔祷告的时候

溜开就行

教堂后面森林里有一道铁轨,当年小贝就是坐这道铁轨上的货车离开这的

然后就借用电影里的狗血情节,咕哒被追到铁轨前,火车响过,两个人隔着一道铁轨与火车,透过间隙看到了对方

他们之前的对话其实都是在小贝赶来的路上发生的

因为没接通视野所以咕哒还不知道

直到后面小贝告诉他路线之后,说了一句“等你到了那,就能看到我在那里等着你”

最后

两人同时跳上火车,咕哒力气不太够,差点没爬上来

小贝去拉住了他

那节车厢空空荡荡的

直到坐上两位乘客

咕哒仔细地看着贝狄威尔,贝狄威尔也在看着他,只不过两个人的关注点不太一样,小贝比较关心的是他身上的伤

在那里询问他的情况(虽然我觉得见上面后要不要先来一发拥抱)

咕哒说这些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见到了你

小贝那时候说这话应该很撩

反正是相处情景之一


然后故事结束,列车驶向森林中太阳升起的方向



end

电影名叫你眼中的世界,美国的

主题曲 Trouble I'm in 非常推荐

评论 ( 6 )
热度 ( 93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