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24

总目录页


还是忍不住买了伯爵股呜哇(捂脸




###


藤丸立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窗外正值深夜,浓郁的深蓝抹在天空,只有几颗零落的星星闪烁着。


他动了动身体,发现自己和爱德蒙正睡在沙发上,对方的脸近在咫尺,男人的肤色有着欧洲人的白皙,在昏暗的夜色中像是带了层薄薄的光晕,刀刻一样英俊的五官变得柔和不少。


因为两人挤在一起,贴得很近,在察觉到腰间横过的手臂后藤丸立香不动了,但也没什么睡意,默不作声地看着爱德蒙睡着后的模样。


他的睫毛好像很长。


“你在看什么?”


不意外地,那双金色的眼睛突然在他的注视下睁开了。携斑者的五感敏锐过常人,有时候与人安眠的确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男人注意到墙壁上钟的时针刚走过凌晨四点。


“你有联系上达芬奇吗,我好几天没联系她了。”立香问。


爱德蒙继续搂紧他,下巴碰着黑色的发丝,有些困倦地应了一声,“通知了,不过那个女人估计还在忙着找出砸店的凶手吧。”


“砸店?”结果藤丸立香却噌地一下撑起身体,“俱乐部出事了?怎么回事?”


怕他又扯到伤口的爱德蒙眼疾手快地扶住他的左臂不让他受力,一脸不耐烦,“圆桌那帮人没有告诉你吗,你入院的第二天,就有人去了俱乐部。”


“没有啊,”藤丸立香惊讶地坐了起来,紧张地抓住他的袖子“达芬奇、伊丽莎白还有杀生院小姐……大家都没事吧,有人受伤了吗?”


被一连串姓名攻击到头疼的爱德蒙深吸了口气,皱着眉反问了一句,“你觉得这种事情有可能发生吗?”


混在红灯区里的人本就不怎么简单,更别说那几个女人一个比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可是还有恩奇都!”


“闭嘴。”一听到这个名字爱德蒙更不耐烦地拉倒藤丸立香,“继续睡觉!”


某人立刻不安分地挣扎,“不是啊,你倒是先和我完完整整地说清楚情况我才放心啊。”


藤丸立香敲敲又打打,爱德蒙终究忍无可忍,一双金瞳顿时锁在他的身上。


“完完整整?”他咬牙切齿地问:“你确定要知道吗?”


立香一愣。


男人一个翻身压在他的身上,环在他腰间的手也顺势使上力。


“爱德蒙!?”藤丸立香惊叫道。


“最近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让我不满到了极点,藤丸立香。”撑在他身上的人用低沉的嗓子回答他,“我应该说过我对你的逃避没有任何耐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爱德蒙,”立香辩解道,却惊讶地发现压制着他的男人的眼睛变成了熟悉的竖瞳,“你的眼睛——?”


“为什么你觉得你能逃得掉?”爱德蒙唐泰斯低低地说,自顾自地抚上他的眼睛,那温亮的蓝色像是被水浸过,瞧不出一点棱角,“还是说他们从没见过你那副模样?”


人是具有趋光性的,你只是还没有碰到你所能看到的灯火与白昼。


当年藤丸立香救下他的那一段短短廊道里,仿佛那个原本弱小的灵魂突然放出了光,只为了救下他而变得冷静变得锐利,那双蓝色的眼睛哪怕只是轻轻朝他递上一眼,爱德蒙都觉得内心像是被滚烫的油和冰冷的水混合在一起。对方的每一步都踏着黑色的火炎和鲜血,却仍抬着枪口坚定不移地朝他走过来。


对此爱德蒙唐泰斯相信,有着那种因为自身技巧的缺陷而做出有利于自己时机的判断和冷静的少年如果不是深谙此道,那他也终归会进入这个世界。恩奇都就是一例,既不是携斑者,也没有什么过人的体格,全凭那一个多智近妖的脑子,却从没有看出藤丸立香所具有的其他面孔。


或许不仅是他藏得太好,也是感情这个该死的东西会使人变得愚蠢。


爱德蒙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慢慢低下头。背上的斑纹火烧一般地蔓延到肩头。


藤丸立香惊恐地看着他的斑纹,只觉得下身发紧这剧本里的车开得有点快:“你的发情期——!?”


男人放在他脸上的手一下扼到他的脖子上,“你还知道我有发情期的吗!”


他逼迫藤丸立香抬起下巴,然后堵上他的嘴,火热的唇舌撬开牙关,入侵口腔内的每一寸领地。


藤丸立香只能呜呜叫唤,感觉对方像是蛇一样从头到脚地紧紧压制着自己的身体,天知道爱德蒙是怎么办到用带着粗暴的力道去吻出细密缠绵的快感,牙齿带着的那点小磕碰很快地就让嘴角盛不住液体,津液下滑。他几乎是要溺毙在这个吻里,被折腾得头晕目眩。


直到有人贴到他的耳边,用极其低哑的声音告诉他:


“携斑者的发情期说到底也不过是‘病症’的一种,但对于人来说,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不都该是这一个反应吗?”


然后仍在恍惚的藤丸立香听到爱德蒙发出一声经典的嘲笑,不知道是对他还是对自己。只是那那笑声被压得又低又沙哑,好似被浓稠的情欲熏陶酝酿。


“就像是我对你,时时刻刻,都恨不得把你做死在床上!”




这是一个只想盖被子纯聊天的链接

进去之后要点一下“Proceed”……




tbc...


沉船哀嚎一片片,祝愿大家都能氪到想要的


……这次我就想要个崔

评论 ( 35 )
热度 ( 196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