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23

总目录





“……”

“……”

爱德蒙唐泰斯看着藤丸立香一副生无可恋只想去死的模样趴在自己的桌子上,身上一股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一脸黑线地在桌边摁掉烟。

“你……”

男人话还没说出来,身后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女士高跟鞋噔噔触地的声音传过来,恹恹的藤丸立香一下正襟危坐。

南丁格尔从门后走了出来,爱德蒙毫不意外地看到对方穿着白色的医生服,手里还理所应当地拎着两个风尘仆仆的小女孩。

“我已经将藤丸先生在我们这里接受救助的消息传达给达芬奇小姐了。她诚邀我们明天一起去俱乐部讨论关于应付那个不卫生的外来组织。”

爱德蒙看了她手上的小女孩一眼,随意应了一声,似乎并不把这个邀请放在眼里。

南丁格尔的脚步停了一下,女性锐利的红瞳扫过藤丸立香,又看向自己的上司,建议道:“达芬奇小姐似乎掌握住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信息,另外的两位负责人都已经同意了邀请。”

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南丁格尔口中的“负责人”不外乎就是亚瑟潘德拉贡和吉尔伽美什。

抛下这句话,剩下爱德蒙独自思考其中的利害关系。她继续噔噔噔地从办公室门出来,经过自己的上司,往远处的一间门上的铭牌悬着“医务”两个大字的秘书办公室走去。

藤丸立香一脸惊恐地目送她,直到那扇门嘭地一声关上,又半死不活地倒了回去。

爱德蒙的视线慢慢转回到他身上,“啧”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满他这副模样还是其他什么。

“你这是在撒娇吗?”

黑头发的青年可怜巴巴地抬起头:“南丁小姐居然直接把我往消毒水里扔……”

深知现实与夸张的描述其实也八九不离十,对于自己秘书的行为举止与洁癖非常了解的爱德蒙在心里同情了对方三秒,然后毫不客气地嘲笑:“活该。”

也许是他的语气太差,藤丸立香有气无力地不高兴道:“我要闹了……”

男人毫不在意地一挑眉:“你闹啊。”

结果藤丸立香不吱声了,在经历过绑架逃跑浸消毒水的一系列非常人能驾驭的事件之后他已经身心俱疲。

所以没过几分钟,还在等着他发难的爱德蒙先生才发现对方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藤丸立香伏在桌子上的睡相还算安宁,他眼睫偏长,让那双藏在雪白眼睑下的蓝色眼睛令人充满遐想。男人对他的睡相百看不腻,因为好像只有睡着了他才乖巧点,没那么多防备和作死。

爱德蒙突然透过领口看到对方肩头绷带的痕迹,他在桌前站了站,哼了一声,绕过桌子。





“非常重要的情报?”

刚进入室内的男人摘掉帽子与围巾,朝达芬奇投向询问的眼神,“是说我吗?”

放下电话的达芬奇笑着看了他一眼:“你还不够格哦,阿周那亲。”

日落月出的时分,这个城市依旧熙熙攘攘,不会因一个人一件事而改变它自己的运行轨迹。

恩奇都背着画板走在街头,缩影社会中的一切动荡也无法影响到阳光下的事物,如果办不到向吉尔伽美什那样已经成为一个管理的枢纽,那么他们只能用自己的另一面藏起来,让自己足以暴露在阳光下,行走自如,直至黑夜。

“杀生院小姐?”

恩奇都在街边停住脚步。

那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绿色长发的青年打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就这么觉得了。

“啊呀,是恩奇都。”修女今天穿着便服,海藻一般的头发散落了下来,让弯弯绕绕的末梢直落到引人深入的曲线上。

“好巧啊,最近怎么不来店里坐坐了?”

恩奇都扬起礼貌的微笑:“杀生院小姐还不知道吗,达芬奇给我和立香休了假,因为店里还在装修吧台。”

“是呢,”女人记了起来,漂亮的手指托在腮下,露出惋惜的表情,浑然天成的软媚腔调和漂亮的外貌令经过的男人频频驻足,“你和小master不在的时候,店里可真是太无聊了。”

恩奇都眉头一挑,笑容越发温和,“你可以给伊丽莎白先做几套衣服。”

女装招待活动的御用服装师没答话,恩奇都注意到了对方的目光落在了川流不息的街道上。

“那个少女,似乎是迷路了啊。”她喃喃道。

街道中央的公交亭里有一个橙发的少女,头发不长,斜斜地扎了一尾,穿着符合年纪的裙子与薄薄的针织外套,正垫着脚,一脸迷茫地看着地图版。

恩奇都飞速地打量了那个少女一眼,奇怪道:“杀生院小姐既然想要帮助她,为什么不……”

“不是哦~”

“?”

“只是觉得她的眼睛很漂亮呢,”女人的视线轻轻落回恩奇都的身上,“和你的一样。”

没有躲开杀生院轻轻抚过来的手,恩奇都依旧礼貌道:“谢谢。”

“可惜……”她又慢悠悠地说。

“要是蓝色的就更漂亮了。”

女性纤细的手腕一下便被扣住了。

这句话仿佛是一个触怒对方的点,恩奇都的举动之快,却惹得杀生院咯咯地笑了起来。

“真是可怕的表情。”

“杀生院祈荒。”漂亮温和的青年念出她的名字。

“是,是。”杀生院柔声应着,另一只手抚上自己微红的脸色,“啊啊,被你这么叫着,可真感到兴奋啊。”

恩奇都冷着脸,在人群熙攘的街头僵持了片刻。

直到杀生院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看来那个少女找到了路呢。”

公车亭中的橙发少女终于在地图上找到了确定的路线,兴致勃勃地握住拳头登上了一辆公交,扬长而去,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过街边有一个漂亮的女人在看着自己许久许久。

话题跳跃回上一个,这一小小的争端没有发生过一般,女人轻轻转着自己的手腕。

“现在的少年们都能自己找到回家的路,”她轻叹道,“真聪明啊。”

恩奇都看着杀生院祈荒,不知道她意有所指什么,这种人的欲望臆想太过泛滥,最令人害怕的就是心血来潮,如果你不干脆地去制止她,恐怕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那么,我先走了,”女人带着惯有的笑意亲昵地抚摸了一下恩奇都的脸颊,嘴里像是含了甜蜜的浆果,“再见,恩奇都。”




tbc...

为什么我还没有尼托...

评论 ( 17 )
热度 ( 132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