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22


总目录页



22.



“呕……”


藤丸立香扶着箱子干呕起来。


跟在他身后一身血腥气的杰克扭头问童谣:“我能杀了他吗?”


立香顿时双脚一软,就听到童谣回答她:“不行哦,这个立香可以带我们回去的。”


藤丸立香松了口气高,他回想起杰克来营救他们所造成的一幕,胃部又有些不适,他强忍了忍。那可是比自己乱枪打死一个人还要触目惊心的手法,吓得他彻底打消了要报警的念头,只想赶紧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却没想到这个两个小女孩跟了过来。


“我们还是快走吧。”他擦着汗说。




一个小时前,成功和童谣溜出仓库的藤丸立香正辨认着自己所在的位置,结果两人还没逃出多远,就听到了绑匪们发现了他们的两个笼子空掉的叫喊声。


“糟糕!”


听到仓库里杂乱的脚步声,立香立刻牵起童谣的手躲进两排货箱之间,缩进一张盖在头上的散发着一股锈味的防水布里。


“好难闻……”


“嘘!”


清点人数的胖子破口大骂起来,那些人开始四处搜寻起他们。


接下来外面发生了什么藤丸立香并不是很清楚,匆匆忙忙的脚步声经过他们眼前,只听到人群间突然有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叫骂声戛然而止。


然后就是一片惨叫。


“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一道血溅到了二人所躲在的阴影前。立香下意识地捂住了童谣的嘴巴,却看到后者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他讪讪地放开手,只好朝这个小姑娘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没几秒他看到脚前不仅溅了一道鲜血,还倒下了一个人,肥胖的脸上沾满鲜血翻着白眼,显然是已经死去了,血从他的身体下蔓延出来。


然后藤丸立香隔着防水布,看到有个才不足他腰高的影子落到了这个尸体上,手里反握着臂长的利刃,朝防水布看了过来,仿佛可以透过障碍,看到他们就躲在这儿。


缝隙里的藤丸立香瞬间屏住呼吸,握紧了童谣。


他这辈子要说遇到这种紧张刺激的事也不少,但是最近好像真的倒霉透到顶,等回去后要好好找天草做做祷告。


这时他怀里的小姑娘拍了拍他冒着冷汗的手,让他松开。


“是杰克吗?”童谣问。


杰克?立香愣了一下,意识到这个名字好像是童谣之前提到过的同伴。


外面的人影直接掀开了挡着他们的布,另一个稚嫩的声音问她:


“童谣,你和妈妈在一起吗?”


是一个白头发的小女孩,浑身裹着黑布,金绿色的眼睛里不带一点情绪上的波动,只在看到童谣之外的另一个人的时候闪过几丝好奇。


而藤丸立香只能盯着她滴血的刀和她脚下彻底暴露出死状——腹腔全被掏空的人,咽了咽口水。






时间滴答滴答地划过四点钟。


失去了俱乐部营业的达芬奇就像是一个研究员一样坐在办公室内,爱德蒙唐泰斯、亚瑟潘德拉贡、吉尔伽美什都在委托她调查关于“迦勒底”的动向,其中一个还让她调查这个组织的前身,那些见不得光的斑斑点点多如牛毛;另一个让她调查从雷夫手中得到的,拍有一个植物斑携带者人的肩膀的照片,想知道片中的人是谁。


这些工作导致达芬奇在一定的空闲中接起了第三个人的电话。


“调查一个叫阿周那的人?”


达芬奇问:“吉尔伽美什先生,我想你应该可以轻易地就查到有着这个名字的男人是国外一个出了名的射手。”


“但是他称自己来自迦勒底,”同样坐在办公室内,手中还在批改着文件的男人说,“而你却没有及时告诉我们他入境的消息。“


他的语气变得严肃,“达芬奇,我开始怀疑你是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了。”


电磁波传达的信息让两人各自空间的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女性的话语顿了一下,又淡定如故,告诉他:“情报商人是不会属于任何组织的,而天才也会有自己要遵守的规则。”


意思就是按莱昂纳多·达芬奇的规矩来说,先一步买断的信息是绝对不会二次卖出的,吉尔伽美什知道这一点,但想不到除了自己还能有什么人会关心这个问题。唐泰斯吗,还是潘德拉贡?他问。


女人沉默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如果是现在那个在城市中横行霸道的迦勒底本身不想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那阿周那跑来他这透露出绑架案的行为就很匪夷所思。不过比起对手想要戏弄的说法,阿周那正经的腔调只会让人觉得他口中的迦勒底是另外一个地方,名不经传,所以他冒用了一个名字来含糊其辞。


吉尔伽美什挂断电话,猜想着难道还有一个或者多个猎人藏在阴影里无人所知。但是能在这座城市中了解到所有动向,又先所有人一步让达芬奇这个喜欢喋喋不休的女人噤声,似乎没人能做到这一点。


立在这个城市的三个王棋都不能。


吉尔伽美什的目光又落到地图上,他以为达芬奇会在自己的俱乐部被别人砸毁后会愤怒,以为养子藤丸立香遭遇枪击后会像一头母狮从沉睡中惊起,所以之前将第四个王棋放在了她所在的位置。


但是现在不管怎么看,那个棋子代表的意思似乎都有点变了味。







结果在各方人手到达这河道旁的旧仓库时,正好就能看到那些关着孩子们的笼子摆在户外,而绑匪们已经以极其惨烈的方式被人杀害,尸体像堆积木般被堆在这些笼子的后面,孩子们看不到,但流出来的血在这仓库之间的的平地上积了小半寸,人走上去都可以踩出一串黏腻的足音。


携斑者管理事务所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将小孩子们放了出来,如此血腥收尾的手段和唯独空掉的两个笼子的信息,也都一齐被上报给了各自的上司。结果收到的指示无一例外是好好处理尸体,然后收队走人。


相对的,刚刚发出这一条指令的南丁格尔踏出大厦,走到自己停在路边的车旁,坐进驾驶座。


插入钥匙前她打开了手边置物箱往内看了一眼,确认了自己的武器完备。达芬奇推测过藤丸立香有极大的可能自己逃出来,但不代表那个迦勒底的势力不会继续下手。


“是,派往北河道的人没有看到他。绑匪们都死了,那些孩子们没事,反而装着他们的笼里中有两个是空的,看来如同达芬奇小姐所料。”


她一边联系上爱德蒙汇报情况,一边扭动钥匙。


“我会亲自去找他,不过我无法保证能赶在亚瑟潘德拉贡先生的手下之前。当然我也建议您最好不要同意我与携斑者管理事务所的成员们开战,我很有可能会因为他们的卫生问题给……”


随着引擎发动,四周的人流散去,正要一脚踩下油门的铁血秘书抬头,嘴里边的话却戛然而止。


当然在爱德蒙正要问起的时候,南丁格尔很快地将自己的状态调整了回来。


“我想这时我最快一次完成您布置的工作,先生。”


她看到不远处,那个狼狈的人正抓着自己黑色的头发,像个长不大的少年一样,一脸苦恼地因为身无分文的问题站在街头,等着红绿灯结束往这边走过来。他身后跟着的两个不足他腰高的小姑娘似乎给他添了很大的麻烦,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让藤丸立香的表情越来越纠结。


“这个妈妈是要去找爸爸吗?”


“应该不是的。”


“那是去找谁啊?”


“他刚刚说了去找朋友,应该是个男人。”


“那妈妈是要去找别的男人,不是爸爸?”杰克总结道。


童谣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对。”


藤丸立香:“……”


街头有车呼啸而过,喷了他一脸尾气。


类似对话已经发生了好几回,让立香觉得这两个女孩仿佛就是为了膈应他才跟他走在一起的。


“你们两个是不知道回家的路吗?”他有气无力地问,然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点傻白甜。


要知道面前这两个小女孩是厉害过常人的携斑者,其中还有一个手法可怕的小杀手。虽然自己身上最后几块硬币都变成了女孩手中的糖果,藤丸立香还是最后一次告诫自己,不要把她们当成普通人看待。


杰克回答他:“妈妈要去找其他男人,我要跟着童谣,童谣要跟着妈妈。”


童谣问:“不行吗?”


藤丸立香觉得这个总结槽点有点多,一下不知道从哪里吐起。


“好吧。”最后他叹了口气,“反正我也没少给埃德蒙添麻烦,只要南丁格尔小姐不在就好了,不然看到我们身上乱七八糟的……”


绿灯亮起,他转过头,整个人瞬间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嘶嘶抽气。


远处踏出座驾的某位女性已经带上口罩和手套,以锋利的眼神先一步杀了过来。






tbc...


单身狗没有七夕!没有!

你快给我掉灰和羽毛啊啊啊啊啊!!!!

评论 ( 18 )
热度 ( 152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