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之 咕哒咕哒的冒险笔记

如题,和上一条lof一样是草稿段子流

但是我一定要说一下起因和阅读注意事项

起因如下·群内日常:


老夕:说起来我有个脑洞,探险家咕哒可不可以搞,记者兼探险家咕哒以及他的神秘资助者所罗门,报社上司罗曼和同事玛修,收到神秘信件搭上游轮……之类的……有人搞吗?

我:(装死)

老夕:越脑越想看QAQ有没有人喂我粮啊,段子都好啊...

我:(持续装死)

老夕:(光速糊了一张草稿出来)你们看咕哒晚上在被窝里写稿子



我:(活了过来)嗯?有粮吃?

老夕:(ok,有人上钩了)

emmmmmmm...一段不科学的时间过后

我:(拍出注意事项)毫·无·考·据!全·是·瞎·编!看不看!

老夕:看!

我:走着!




   ######


黑色的大海温柔地起伏,游轮缓慢地行驶在月光之下。


深夜,就连灯火通明的酒会舞池都散了场,但如果从外面望着客房的方向,三层上下的一格格黑色的小窗户,却有一盏是亮着灯。


如果你把视线投向这扇亮着油灯的小窗内,就能看到一个黑发的青年迎着深夜的月色,点着一盏摇晃的烛火,在一本不过五英寸的牛皮本上写下:关于我三日前所收到的神秘请帖。


    -我是一个探险家,但放在如今这个年头,称我为记者也并不为过。


    -我兼职于伦敦一家的小报社糊口,只有一个直属上司,名为罗玛尼·阿基曼,医生出身。不知为何转行于新闻行业,成立了一家规模非常小的报社。


    -报社名为迦勒底,命名的Dr.罗曼似乎是两河流域文明爱好者,曾与我讲述过相关巴比伦尼亚的历史神话,详尽精彩,令我大为惊奇。


    -我的同事也只有一位女性,名为玛修·基列莱特小姐,刚刚从牛津毕业,明明前途辉煌,却不知道怎么被Dr.罗曼招收进报社。目前正在不列颠群岛上调查着欧洲的古文明以及一月前那边发现的空墓传闻。


    青年写到这里,久低的脖子有点儿僵硬,他晃了晃脑袋,又看了眼窗外,海水的声音缓慢又温柔,然后提起笔,继续写道:


    -或许Dr.罗曼曾是哪一家的大少爷,显然他看起来不过比我大几岁,但所具有的财富是我无法企及的,每日来到报社都能看见他冲泡好一壶上好的进口茶和摆起精致的糕点,说话又比贵族出身的绅士们温和多了。导致我没法对他升起“敬畏”的情绪,反倒是以“朋友”相称更加自然。




……

(此处老夕按了快进)

……




原本只是打算在地中海沿着14世纪经典航线游览的巨轮,随着游轮上杀人的案件被解决,船主听着仅剩的富豪们的使役,来到了埃及。


藤丸立香在笔记本上写道:


-这是一艘被沙漠中的金钱所劫持的游轮。


他不知道他一时的讥讽一语成谶。


巨轮停在了塞得港,热带猛烈的日照令他睁不开眼。


随后他跟着救助队在港口等候着新的回去欧洲的船,但没想到因为( )的缘故,开往欧洲的船基本上只敢航行到克里特岛。更不要说经过英国所占领的直布罗陀了。


他或许有能进入雅典的通行记者证,但对于从未接触过的克里特岛,他会选择听信当地欧洲人所描绘的“毫不友善”的形容词而拒绝前往。


所以要等肯送他回家的船出行,最起码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藤丸立香告别了那位潘德拉贡先生,打算滞留在埃及一阵子。



-我在塞得港附近热情好客的小镇留宿了三天,便坐立不安起来。



一日,藤丸立香这么写道。


说起来他也有些羞于告诉大家,藤丸立香作为一个年纪轻轻的冒险家(或记者),曾走遍欧洲甚至踏入过耶路撒冷(亚洲),喝过幼发拉底河的水在安曼之上买过大马士革的弯刀,却不曾来过几乎所有探险家和冒险者们向往的埃及之地。


-塞得港是不输于马赛的港口,每天都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旅游度假,或者贸易来往,众人所说的语言都十分具有地域性的口音,也不乏有英国那绅士的腔调。


-托罗马尼和自己游遍欧洲双脚的福,除了巷子语(指非常小众的方言),许多语言我都能理解出一定的意思。


-而在昨天晚上,我听到了住在隔壁大客房的一个队伍里,说道了关于西边沙漠里的事情。


-他们是一队探险员。我用我破旧的怀表在换取食物与水的同时得到了这一条消息。


-他们的领头者似乎是一个从西西里来的人,说的虽然是英文,却带着意式的口音,这可以说是我最不擅长辨认的语音了,但我敢保证,他们肯定提及了“尼罗河”与“拉美西斯”这两个词汇。


-尼罗河于埃及的地位就不过多赘述了,而至于“拉美西斯”,我也并不陌生。


-“大量的雕像和碑文向人们讲述了这位国王的壮举与魄力,并使他的形象流传千古,而且仍能经受时间的考验。”


-即使远在大不列颠的时候,我都能在跳蚤市场买到所谓“流传于公元前伟大的埃及之王所浏览过的石板”


-我的背包里应该还装着我曾在耶路撒冷入口的小贩那儿买的纪念品——一个刻着埃及文字的粘土碎片,贩卖者曾向我花了一刻钟的时间滔滔不绝,把这块粘土原在的石板描述成多么古老悠远,极具历史,甚至承载了神秘的诅咒或是祝福。


-要知道耶路撒冷在公元纪年之前,在拉美西斯的时代,是属于埃及的土地。


藤丸立香突然被门外的响声惊动了,他停下笔,心想应该是这几日总早出晚归的那队探险队回来了。


自从他细心留意之后,可以发现那一队探险队这几天都是在为即将到来的冒险而做着准备。


他蹑手蹑脚地走到自己的房门后面,听着对面的动静,抱着本子,继续写下。


-回到正题,关于这队人提到的西边沙漠里的事情。


-他们提到,已经有许多队伍,尤其是【此处为另一种语言表述的人名,我没听清】带领的队伍都已经将尼罗河东岸的“阿蒙”与“狮子人”摸边了,我们没有必要再去那些地方。


-我们这次的探险,将集中在尼罗河的另一岸。


-接近卡巴雷加(尼罗河中的一个瀑布)。


-献给阿蒙,拉·哈拉凯悌和普照塔神的,“那一座神庙”。


-说到这里,队员们也发出了声音,应该是过于惊讶或者是疑惑的窃窃私语,我也没有听清。


-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我也知道这一座神庙。


-阿布辛拜勒。


-那个喜好兴工动土,大肆修建碑文、庙宇、金字塔等建筑的拉美西斯二世,所建造的世上最伟大的神庙。


-我写到这,隔壁的领队也正好如此说道:想一下吧,在那尼罗河之畔,一百(六十)年前它还埋在沙砾之中,如果不是我的曾祖父【人名,无法辨认,下同】随着那日光一步步走入庙廊,伟大的拉美西斯的雕像逐渐沐浴着自然界最伟大的光辉。当雕像完全站立在阳光中后,我的祖父惊呆了,那一刻仿佛所有的时间都静止了,千年的尘埃都在这一个空间里熠熠生辉。


-他见到了那位伟大的与神并肩的王从阳光中重生,极具威严。我亲爱的【祖父名】几乎是腿软地跪在了地上,匍匐着身体,不敢抬头往上看一眼,用膝足仓惶地退出了那条长长的廊道。


-或许是因为他也在那日光的照耀之下,逐渐从阳光中苏醒的众神众王没有给予他任何的惩罚。但却让我的曾祖先惶恐了一生,郁郁而终。


隔壁突然争吵了起来,蹲在门后的藤丸立香抬起头。


他不知道他们争吵着什么,领队正诉说着埃及神王的丰功伟绩,另一个公牛一样的声音却打断了这个演讲。


那语言对于藤丸立香来说可以用“浑浊”来形容了,他暂时放弃笔记,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地去辨认。


原来是一个以色列犹太人站了起来,脾气很冲,他对于埃及的这个王更是并无好感,作为一个经常被迫害的种族,他的历史学得很好。


或者说,传说听得不少。


因为另一些记载里,也有这么说道,正如以色列人驱赶着南迦,拉美西斯二世在位期间曾与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一样大肆迫害以色列犹太人,如果不是智者摩西带领以色列人渡过红海逃脱了追捕,那么世界上可能不会再有所谓的犹大王国和雅各。


他们争吵起来,以色列人表达着他的不满,领队却是觉得自己的曾祖父受到了侮辱。就在他们即将大打出手的那一刻,藤丸立香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阿拉什先生?是阿拉什先生吗?”藤丸立香突然站了起来,隔着门喊道。


他们争执的声音非常大,足够将隔壁的客人们都吵醒,阿拉什正在劝解。


那个如此爽朗热情的声音他是不会认错的,藤丸立香作为在这间客坊里这支冒险队伍唯一的邻居,他上前敲了敲门,惊喜道:“阿拉什先生,你也在这里?”


那是藤丸立香在游轮上结识的另一位朋友,称自己为来自“哈扎尔海南边的人”,那里的人都和他一样有着健硕的体魄,同时他也是一位杰出的冒险家。曾在一星期前飘荡的海面上和他讲述过许多有关自己在中东历险的故事,其中也提及过此次有来到埃及的意向。


-总而言之,我加入了他们。争吵也就此停止了。我发现阿拉什先生似乎是队伍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员,经询问过后得知虽然并不是他们的常驻成员,但他对于沙漠中的冒险很有经验。也对本次的拉美西斯二世的神庙很感兴趣,因此特别从亚洲的沙漠中赶了过来,欧洲不过是一个中转的船站。


-阿拉什在得知未来的一月我无事可做的时候,邀请了我加入他们。因为我曾向他展示过我对于古文字方面的研究(实际上那只不过是唐泰斯教授与Dr.罗曼教会我的一个小爱好)。


-我们打算先去开罗买些必备品,那儿有着埃及最大的贸易市场,所有人都没意见,天一亮便收拾好东西出发了。


-一路上阿拉什告诉我,阿布辛拜勒神庙在半年之前遭遇了一个地震,这样的地震世界上每天都可能在某处发生一次,可这次的地震却因为发生在这座神庙的地下而使之影响力却非同寻常,竟然那一整个凿在山中的建筑硬生生地往后缩了十英尺,而让原处的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我听得觉得有些离谱,这么弱小的地震强度充其量只会让神庙前两个巨像头上的砂砾抖落,像是这么大的地形变动是不可能出现的。


-结果阿拉什和接下来说的话就完美地解释了我这个下意识的疑惑,同时让我也更加惊讶于古埃及人的智慧。


-有人在那黑洞之下,发现了另一座神庙。




————————————————————————

没了。

或许有。

 @老夕 她说的算。

玛修医生加油!

评论 ( 9 )
热度 ( 73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