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21

携斑者=异能人士

总目录页



21.




“这次的货都在这里了吧?”


“对,全部分开装进笼子里了,最小的七岁,最大的——不算那一个,十三岁,总共五十三头,一个普通人。”


脚步声踢踢踏踏地接近了。


“嚯,这一个年纪这么大,快成年了吧,怎么还抓进来。”


其中一人拍了拍笼子面的铁板。


“老大和迦勒底的那个教授谈的,指名要我们去医院抓来,可能是他仇家的儿子吧。”


“等那边什么时候付了钱就一起送走吧,估计也不值多少钱。”


“嘿,不用我们自己拆散了卖出去就行了,那多麻烦。”


藤丸立香缓缓睁开眼睛,头晕脑胀地隔着一道栅栏看到两个中年人的背影逐渐走远。


随着一声铁门闭拢的巨响,周围再度安静下来,藤丸立香下意识地动了动,肩膀上的疼痛顿时让他迅速地清醒过来。


入眼便是暗色的金属板,他发现自己正被关在一个铁板拼成的笼子里,不到半人高,其中一面有一半是铁条的栅栏,他的手就被绑在这个栅栏的锁口,只要一动动手,挂着锁的链子就会跟着响动。


因为昏迷的时间过长,手臂维持着这一个姿势让他愈合不久的枪伤酸疼得很厉害,让刚清醒的藤丸立香一下维持不住呲牙咧嘴地面部的表情吓到了隔壁笼子里的小妹妹。


我居然被绑架了!藤丸立香在心里喊了一声,不可置信的表情维持了几秒之后,他又很快地就冷静了下来开始思考如何逃出去。


立香往前挪动了几步,肩膀肌肉没被拉扯太多后舒坦多了。他抬头往外看去,外面似乎是一个工厂仓库一样的地方,在有限的范围内环顾了一圈,蓝色的眼睛倒映着许多大大小小和他一样带着小半边栅栏的笼子,几乎都比装着他的笼子还要小上几分,里面因为不充足的光线而显得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却隐隐传出稚嫩的啜泣声。


他想到之前迷迷糊糊时听到的话,“最小的七岁,最大的不过十三岁。”也就是说这里装着的都是小孩,就像当初的他那样。


藤丸立香眨了眨眼睛,四处张望了一圈,发现了离他最近的笼子里有一个小女孩在看着他。


那个女孩刚刚被他扭曲的脸吓了一跳,正缩在笼子的一角,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立香立刻友好地对着她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就看到那个女孩绷紧的身体松懈了下来,眼睛倒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你好?”他小声地打了个招呼。


那个小女孩身上没有束缚,听到立香问好后就往他的方向爬了过来,小手抓在栅栏的铁条上。


“你叫什么名字?”


藤丸立香听到女孩软软的声音,借助着微弱的顶棚透光看清了她的样子,她身上穿着黑色的蓬蓬裙带着点灰,头发和眼睛带着粉色的光泽,俨然不过是个十一二岁还无忧无虑的年纪。


“我叫童瑶,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又问了一声,立香才咦咦啊啊地发现自己走神了。


“我叫立香。”


他刻意藏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就看到对方了解似地点了点头,模样又可爱又乖巧,忍不住小声地问:“童谣为什么会在这里,是被抓来的吗?”


“是和‘nana’逛街的时候走散了。”童谣低着头道,人名的发音有点含糊,听起来像是另一个小女孩的名字:“然后就被人捂住嘴巴,关进了笼子里。”


藤丸立香看着她一副乖巧的样子,心想这萝莉胆子也不小,被关在这也不怎么害怕,记忆也很清楚。


就这么一来二去,他从童谣的嘴里大概地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首先,被关在这里的都是像埃德蒙一样有异能的小孩子,要被关在笼子里送到另一个地方贩卖。当藤丸立香问到童谣大家为什么不一起逃出去的时候,女孩摇了摇头,说大家都还不会用自己的力量,直接摁死了立香的第一计划。因为不管是埃德蒙还是亚瑟,携斑者的异能在他眼里都是一种平常人无法阻止的逆天一样的能力,这里有那么多携斑者,如果是因为笼子有什么特殊而没办法行动的话他起码还有办法解决。


然后童谣告诉立香他来到之后,那些人口贩子便开始搬掉空笼清点了人数,说下午三点之后就有“货车”过来接他们。


立香脑补了一下,吃好喝好的名贵猪崽们被分好装笼,送上货箱飞跨太平洋最后变成了异国贵族桌上的生鲜美食这一个流程。


那画面令人不寒而栗,他下意识地抖了抖肩膀,不小心又扯到了伤口。


“可你和我们不一样。”童谣看着他一副怂样,平静地补充道。


“那更惨了好吗……”立香哭丧一脸,不名贵的猪崽连送货上桌的资格没有,“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被抓进来,万一直接被撕票怎么办。”


“你很怕那些人吗?”


或许是从小就被发现是携斑者,所经历的遭遇和普通的小孩并不一样缘故。童谣说话一直没太大的表情,又喜欢直直地看着人,除了声音和面孔稚嫩之外,外表下面装着的灵魂是不是多了份成熟让人不忍去猜。所以在交谈间发现了这点的藤丸立香此时完全丧失了一个成年人的尊严,煞有其事地对着另一个囚伙点头,“怕死了。”


说完他发现童谣又开始安静地瞅着他,粉色的瞳孔在在光影的变化下散发出细弱的微光,直瞅到立香心里开始发毛。


“又怎、怎么了?”


童谣很不给面子地戳破他:


“你骗人。”








“五十多人?”吉尔伽美什在接到消息之后毫不客气地嘲笑了电话那头的高文,“看来你们最近的耳目衰弱了很多,问一下亚瑟潘德拉贡吧,如果考虑并入我旗下的话,或许不会让人看起来那么没用。”


“感谢你的邀请,”高文正色道,“但现在不是追究罪过的时候,我查核了我们的调查,除了市内上报的失踪案件之外并没有出现其他纰漏,所以这么多的孩童遭遇绑架,是不仅发生在我们的城市。”


“五十多人,来自全国各地的携斑者混血,都将通过我们的港口走私贩卖到世界各地。”


吉尔伽美什冷哼了一声,“如果这就是他们想要在这城市站住脚跟的目的的话,没有人会同意他们的,不仅如此……”


高文深吸了一口气,接道,“是的,不仅如此,达芬奇小姐已经将那个组织的信息发给了我们,对方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异能者收容所及其管理组织,后面因为被发现是在进行非人道的实验而转入地下操作,并且从BEAST更名为迦勒底。”


吉尔伽美什红色的眼睛冷了下来,“我联系了爱德蒙唐泰斯,他告诉我这个迦勒底似乎是在找什么人。”这个人倘若不在现在的那五十多人里,那么全国各地的失踪案只会源源不断地发生。


“非常感谢。”高文说,“我们也掌握住了一条信息,希望对阁下有所帮助。”


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的三个人如此直接交换信息的情况是极少发生的,显然这次那个名为迦勒底的组织踢到了这个城市最大的铁板,各方的势力都在对这个外来者露出獠牙,大大小小的冲突早在半个月前的一场舞会结束后就开始不断发生了。藤丸立香当然不知道这一回事,他是被保护在这个缩影社会之外的人。但是爱德蒙、吉尔伽美什、亚瑟甚至连达芬奇,他们不一样。


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什么消息?”吉尔伽美什问。


“据达芬奇小姐的一位客人带来的消息,迦勒底的BOSS将在下周三抵达本市,是一位女性。”







下午三点的时候,仓库外果然传来了大型货车行驶的声音。


大门被拉开,这些绑架犯们似乎只是被雇佣的惯犯,一个个都像是野蛮的屠夫,他们一边将小孩们搬上车一边在那登记检查核实,流程似乎很繁琐,身为管理者的一个中年男人骂骂咧咧地摸着表格眯着眼看,导致搬运的动作并不迅速。


这给藤丸立香和童谣争取了不少时间。


此时那些以为都是小孩闹不出幺蛾子的绑架犯们还没发现其中有两个笼子已经变得空荡荡的。


“你可以不用跟着我出来的,童谣。”立香对身旁的小女孩做着口型,“我会出去叫警察来接你们的。”


和他一起躲在箱子后面的小女孩摇了摇头,“你一个人是出不去的。”


藤丸立香非常纳闷,“又是用你的异能看到的?”


他蹑手蹑脚地绕着遮挡物逐渐绕到门边,结果发现童谣比他还要像猫一样脚步轻稳跟上了他,两个小辫子好好地抓在手里,甩都不带甩。


立香服气。







“人不见了?”刚挂下一通电话的爱德蒙猛地转头看向南丁格尔,“怎么回事?”


正在汇报的女秘书不小心看到自己上司的手机锁屏,一脸冷漠地推了推眼镜,继续说:“监控上显示的是被绑架了,被摄像到的犯人的面孔和体型与近日亚瑟潘德拉贡的事务所所调查的携斑者贩卖人员似乎一致。”


“藤丸立香不是携斑者。”爱德蒙肯定道。


“所以我们便从这条线往上调查,对方的动作并不谨慎,只是投机取巧地将本就特殊的群体们当成了失踪案件施行犯罪,”南丁格尔说:“或者说,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地盘,对方不敢大肆动作,才雇佣了本地不入流的绑架的团伙。”


爱德蒙眉头一挑,“迦勒底?”


几日之前因为藤丸立香的受伤而愤怒的爱德蒙主动出手将迦勒底在南区并入的组织给一锅端了,干脆果断毫不留情,这么一想那他们绑架藤丸立香的目的就昭然若揭了。


“亚瑟那边的人,”男人咬牙道,“竟然被人钻了空子吗。”







“不管是报复!还是挑衅!这一个‘迦勒底’太让我生气了!”


正在俱乐部里做着基本清扫的伊丽莎白突然蹦了起来,啪地一声把抹布往桌上一扔,“是不是!杀生院!”


正擦着杯子的修女“啊呀”了一声,慢慢说道:“这些事情我都不太清楚呢。”


脚下踩着一个自动吸尘器的达芬奇看向她,后者朝她柔柔地笑了笑。


“呿!”伊丽莎白不屑地出声。


达芬奇神色没变,放开脚让那个小机器自动乱跑。当初在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并不放心闹腾的伊丽莎白能够管理好一家小俱乐部,便随手从街外面找到了一个杀生院祈荒,她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就觉得对方不是个善茬,在这鱼龙混杂的地方就是一个人才。


在这个世界上达芬奇调查不到的人屈指可数,杀生院的小过去她摸了个遍没什么疑点,就放心地把俱乐部交给她了。反倒是伊丽莎白总疑神疑鬼。


达芬奇一边拨通一个电话一边走上楼,她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找到藤丸立香,虽然那小子没少惹麻烦事,但是现在就连她都觉得对方最近过得太点背了。


“你好,阿周那先生,请问杰克……”


女人说话一顿。


“……去找童谣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14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