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咕哒·加拉咕哒】永生

终于更新啦~!

一直这么忙又发生了那么多事还能坚持更新(づ ̄3 ̄)づ六发辛苦了!

然后……_(:зゝ∠)_求后续,我一直在等着当初说好的大战和车


公子白澒:

新的hp paro!纯原著背景,没有看过书的朋友可能会对里面的某些描写有点困惑,不过总体不影响阅读。大佬咕哒男在七年级保卫战的霍格沃茨。

单cp加拉哈德x咕哒男,本来这是答应 @笑三聲 的点梗,满二百粉的时候放出,结果越写越多,不得不分章。中间也发生了很多事,我爷爷去世了,忙得不行,根本没有心神来写文。失踪了这么久抱歉。二三事和无主之龙也会保持更新,没有坑。




正文


    “说句实话,我现在有些怀念万事通小姐那无论我在禁书区多深的地方都能准确地找到我的本事了。”黑发少年倚靠在轮椅上笑着说,“她总是有很多问题,很多想法。”他身后站着一个浅紫头发的青年,沉默地推着他在高大阴森的书架之间前行。少年没有拿着魔杖,用绷带精细地包扎好的双手随意地搭在两侧,间或有看起来十分沉重或诡异的古书从书架上落下来,有些落了一半就会飞回去。这些书无一不拥有让人心生不祥的黑魔法的气息,封面便透露出挥之不去的恶意,用吊诡难辨的魔文书写。但它们落在少年膝头的势头又轻又慢,似乎生怕砸伤了他看起来处处伤病的身体。

  “特殊时刻才能让人怀念聒噪的日常。”藤丸立香这么总结着,他仅仅看了一眼目录,身后的青年便准确地替他翻到了某一页,“谢谢,加拉哈德。”

  禁书区几乎没有窗户,除了一盏盏因为魔法而不灭的灯火,悬浮在书架之间摇曳,投下阴翳的鬼影幢幢。这里也基本不会有任何学生踏足,近年来在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魔王之后唯一一位从教授那里获得长期进入许可的那个名叫赫敏·格兰杰的聪慧的女学生,和她的两个朋友一起缺席了在这所学校的第七个年头。那个姑娘有着令同龄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固执和较真,但是就算是藤丸立香也不能不赞赏她对知识的渴求和智慧而公正的心。

  仅仅在一个角落里有一个狭窄的飘窗可以看到外面的魁地奇球场,仲秋的霍格沃茨本应十分美丽,在金红的群山和密林之间,年轻的人们骑着扫帚追逐着挥泄青春,现在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恐怖的带来绝望的百鬼乱舞——摄魂怪,就连正午的阳光也被稀释得稀薄而苍白。

  “愿他们好运,不论邓布利多交给了他们怎样的任务。”

  加拉哈德推着他走出禁书区的时候,光线一下子就饱满了起来,长桌上开始有学生窃窃私语,他们看见了坐在轮椅上的藤丸立香也并不起来打招呼,而是看着他故作隐秘却更加夸张地扭过身去说些什么。他权当没有看到这些年轻人在议论他,而是径直去向了平斯夫人。图书管理员女士看起来比平时更加暴躁,眉毛几乎要压在她的鹰钩鼻上,仿佛下一秒就要抽出魔杖对着她发现的任何一个大声说话或者不好好看书的学生念恶咒,看到立香的时候,她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下来。

  “藤丸先生,您已经看完上一本书了?”被加拉哈德递过去的古书看起来想要张嘴咬平斯夫人一口,却被她熟练地一魔杖戳进了嘴里,顿时偃旗息鼓了。

  “还书期限是圣诞节之前,当然如果您需要延长的话,随时都可以让托托来告诉我。”托托是一个家养小精灵的名字,平时负责协助打扫图书馆。平斯夫人皱着眉头将做好登记的书重新又递给加拉哈德,脸上余怒未消,“我真希望您能给这些愚蠢的仗势欺人的牛虻上一课!”

  这话用来形容学生就有点太过了,立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平斯夫人身后的砖墙,那里平时挂着已经泛黄却依然清晰的图书馆守则,现在它被一大卷胡乱对折过的羊皮纸盖住了,上面画着一个粗糙的表格,用很丑的字体写着“霍格沃茨图书馆定期检查”,下面是一溜数字,以五天为隔,最近的一次正是今天,后面用同样的字体签着“A·卡罗”。他顿时了然平斯夫人的愤怒从何而来,虽然不知道是那对食死徒兄妹里的哪一个,不过他们一样愚蠢恶毒。

  “我恐怕他们在几个月内不会再来找我的麻烦了,毕竟就算是食死徒也有不会对一个残疾人动手的羞耻心吧。”他笑着说。平斯夫人的眉头舒缓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几乎是笑容的表情,一起放低了声音,口气依然是恶狠狠的咬牙切齿:“我看他们是不敢吧!被您的仆人当着全体教师的面再扔出去一次!哈哈!”

  立香笑着摇了摇头,友好地道了别就离开了。他感到一直沉默的加拉哈德有些不悦,但这不悦并不是冲着愤怒的平斯夫人。

  他被对方推着在空荡荡的长廊里前进,学生们此刻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图书馆,无事者都乖巧地待在公共休息室。往常吵吵嚷嚷的画像大多空白着,主角不知去向。就连四处游荡的幽灵也不见踪影,静谧得可怕。

  卡罗兄妹在开学初吃了一个效果减半的遗忘咒之后就不再来招惹藤丸立香这个脱离霍格沃茨日常的存在——他们忘记了发生了什么,此人是个大麻烦的潜在认知却埋下了。虽然之后立香收到了好几只弗立维的纸鹤想请教一下那个魔咒,不过好歹是摆脱了一个妨碍他日常生活工作的毒瘤。不过很难说他的日常工作到底是什么,从他两年前在其他人看来莫名其妙地就闯进了霍格沃茨的领地,一开始他被马人们整齐划一地用弓箭指着,然后指着他的多了来自巫师的魔杖,然后他被请进邓布利多的办公室。之后邓布利多在一众惊诧和疑惑的眼神里宣布他现在是霍格沃茨的“访问学者”——他既不上课也不教课,也不负责学校里的任何事物。平日里除了图书馆很少有他的身影,但是霍格沃茨毫无疑问是接纳他的:家养小精灵乐意为他服务。

  在教职工里,只有邓布利多知道他在做什么,也许麦格有些头绪,但是观望中的教师们最终的松动还是由于邓布利多的态度——白巫师是值得信任的。学生们的接近就难得多了,直到赫敏·格兰杰按捺不住好奇向这位能够看得懂十四世纪的北欧魔文的东方少年搭了第一句话,才发现原来他并不会突然从轮椅上暴起用什么东方的黑魔法烧了学校,他身后总是沉默的紫发仆从也不是被下了恶咒的阴尸之类的玩意。偶尔一些在图书馆里的学生会得到他三言两语的指点,作为交换,却要给他讲解一些基础的魔法理论。

  两年时间里由于赫敏的勇于破冰,藤丸立香算是和铁三角也建立起了一段轻浅的友谊。那两年中巫师界的局势越来越紧张,外来的触手从试探到猖狂开始逐渐肆无忌惮,直到一切被引爆在几个月前的开学典礼上。当时藤丸立香并不在礼堂里——他并不是什么教职工,就算分给他一个位置也显得十分尴尬,但是还是从永远十分多话的画像那里听说了一切——斯内普上位成为校长,那个在上学期末杀害了邓布利多的男人,标志着黑魔王的势力正式掌控了这个巫师最后的防线。分院帽破天荒没有唱歌,只是病恹恹地让新生们直接上来。暴怒的食死徒在战战兢兢的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闯进了礼堂搜查消失在火车上的铁三角,寄希望于他们会用别的方法回到学校——在炸毁了半个礼堂并毁掉整个晚上之后,为了保护学生们,领头的卡罗兄妹被麦格教授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斯内普没有阻止。但是这依然给这这一学年铺上了一个满布阴翳的开始。

  

  魔法界的未来开始变得昏沉,连星象都不太看得清楚,这一般绝不是什么好事。马人布洛陀说。费伦泽死去之后,没有别的马人乐意像他一样“给巫师做奴隶”,如果藤丸立香想要找他们聊天,必须亲自来到禁林。这本身就很奇异,在此之前,深入此地还不受袭击的只有海格和邓布利多本人。

  原本他应该在这个夏天就离开英国,他想要在霍格沃茨寻求的东西基本反证了他的设想是无果的,或者说,并不符合他的期望。但是在1996年夏天之前某个不算很晴朗的晚上,他再次来到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比起两年前愈发苍老而衰弱,枯瘦烧焦的手让人怀疑最伟大的白巫师还能不能举起魔杖——他使藤丸立香做出了一个承诺,作为某种意义上的回报,尽管就立香的角度来说他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但是他还是非常喜欢这个地方,并对这个歪鼻子老人心怀敬意。然后那个晚上,乘风而来的使魔告诉他,邓布利多死了,从塔楼上坠落,凶手是他一力保护信任的前食死徒,看起来非常不体面的死法。家养小精灵手足无措啜泣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滴在地毯上——加拉哈德手上端着两秒前它送来的立香的红茶,平稳得像个机器,就像他本人的表情,两个人都没有任何反应。

  

  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对加拉哈德的存在很是啧啧称奇了一阵子,麻瓜出身和混血还好,巫师界已经数百年没有贵族使用明面上的人类贴身仆从了。他又和聒噪的,只有主人需要的时候才出现的家养小精灵不同。他一开始几乎不怎么说话,亦步亦趋地跟着轮椅少年,喜怒哀乐也完全跟着他,全身都仿佛插着感应器,藤丸立香一抬头就知道是要给他递一杯茶还是一个扫堂腿把他面前的人干趴下(赫敏一直对他心电感应般的翻书能力感到惊讶),以至于起初他是个被调教好的阴尸或者魔法傀儡之类的谣言非常流行,二人所到之处完全清场,大家煞有介事地躲在墙角后面,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讨论加拉哈德会不会转过头来咬他们一口把他们也变成藤丸立香的僵尸军团。

  但是人类是非常表里不一的,尤其是春心萌动的姑娘们,她们敏锐地注意到加拉哈德挡在头发下的英俊面容,和那种冷面的“酷”劲。校园里开始流行起梅林那个时代的小说,里面有忠诚的骑士的那些罗曼蒂克。第一年的情人节他就开始收到堆成小山的粉红色情书和掺着迷情剂的巧克力,组团前来烦不胜烦的乐队小妖精。他在早餐时分的礼堂上当着全校的面,认真又严肃地拆开一盒糖果就要往嘴里放,然后被突然敏捷的立香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举在嘴边愣住了,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眼里单纯的迷茫和委屈,并因此哄堂大笑起来——除了某个咬牙切齿的姑娘。之后被没收了所有能放进嘴里的礼物的加拉哈德众目睽睽之下吃掉了二十个蛋糕。这之后,就算是一年级新生,也有小毛头愿意鼓起勇气向神情和善的少年搭话了--赫敏又高兴又怅然。

  

  加拉哈德的脚步突然停下了。他淡紫色的眼睛直视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尽头,那里有一副巨大的魔法挂毯,挂毯上巨怪露出一个狰狞的笑举着大棍子殴打傻巴拿巴。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连一只路过的猫也没有。

  “走吧,加拉哈德,现在是敏感时期,”藤丸立香闭着眼睛说,“让那些孩子睡个好觉。”

  轮椅辘辘的声音远去了,墙后有人重重地松了口气。

 

 

  

TBC


霍格沃茨的有求必应屋入口位于八楼巨怪殴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原作第七部被用于原邓布利多军的学生们藏匿的地方



评论
热度 ( 237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