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18

目录页


18.买买伯爵这支股吧






藤丸立香醒来的时候就看到雪白的天花板被夕阳染成了橙红色,鼻尖前弥漫有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一个清亮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立香转过头,发现亚瑟并不在他的身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浅紫色头发的少年,穿着打理得一丝不苟的西装,看起来并不老成,反而很可靠。


藤丸立香眨了眨发痒的眼睛,赶跑倦意,渐渐清醒起来。他记得天一亮的时候亚瑟和他就离开了房间,祸不单行,为了躲避那些沿途巡逻的黑衣人,肩膀上的伤口一再被拉扯到,结果一上车就晕了过去,末了只看到在再司机位上的人似乎就是一头非常浅的紫发。


“是还有些不舒服吗?”那个少年问,他翻了一下床头的病历表,告诉立香:“入院后你的伤口再处理很顺利,似乎没有太大的炎症,医生说你的体制很好,高热褪去后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藤丸立香看着他点点头。


少年对他露出一个放心的笑容,“我叫作加拉哈德,是事务所的后辈,亚瑟前辈因为有需要紧急处理的事件和关于昨晚的相关调查,在他回来之前,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的。”


藤丸立香又看着他点点头。


加拉哈德发现对方一直盯着他,忍不住问,“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他问。


少年一愣,轻轻摇了摇头,“抱歉,我没有印象。”


藤丸立香左看右看了他一会儿,才默默缩回被子里,“那可能是我认错了……”


加拉哈德奇怪地看着他。


这时候却有人敲了敲这间病房的门,话题终止。


两人刚看过去,病房的门就被直接推开了,脸色黑得让藤丸立香的心脏猛地一跳。


“藤丸立香!”


“嗷!”


动作一大,又扯到伤口了。





要说胆子贼肥的藤丸立香为什么那么害怕埃德蒙·唐泰斯,那绝对是历史遗留问题。


在第一次女装就被绑架到舞会然后遭遇醉酒追杀和最后惨烈的性事,到后来因为帮助了埃德蒙而被其敌对势力调查,又不得不靠着这位伯爵大人的庇护,其成为了俱乐部的大主顾,经常雇佣不入流的自己去协同参加那些上流的社交舞会,哪怕他总是作为一个女装大佬被人刁难出糗,然后淡定地作死下埃德蒙的面子。


藤丸立香至今也不知道这期间的恩恩怨怨究竟是怎么让对方在一次自己穿得过分暴露遭人调戏的情况下,极其霸道地,从夜色中站到了自己的身后,用那烟熏过一般恰到好处低哑的嗓音宣誓主权。那时候的立香看到男人手里的烟灰都弹到了对方的鼻尖,目瞪口呆地回过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进了霸道总裁小说之流的同时,差点就被眼前的男色给迷惑了。


不得不说,在作为情人来说埃德蒙·唐泰斯是无可挑剔的,而这个男人也并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即使藤丸立香变着法子推三阻四地拒绝他,他也可以在对方招惹其他人之后把这人恶狠狠地按在床上。


因为似乎所有人都当藤丸立香是个弱者,是个不该被扯进里世界,应被好好保护在平凡里的人,就连藤丸立香自己,都在心知肚明地回避那些自认为不该被自己知道的信息。


只有埃德蒙·唐泰斯不那么认为,这甚至可以说是来自蛇的直觉,从那一眼深信至今。他承认自己被那一刻的藤丸立香迷到了凯尔特神话之中碧波万顷内藏宝剑的妖精之海。而与那时相比,平日里性格软绵时常作死的藤丸立香,怕不是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越看越令他嫌弃却没法放下的存在。


或许这就是“反差萌”吧。南丁格尔淡定地解释道。


这也是为什么埃德蒙在和藤丸立香认识了好一段时间,被对方惹毛了无数次之后,还在那天晚上不容置喙地揽过少年暴露在酒气中瘦削的肩膀,将烟头干脆利落地按在要贴近闻他的男人的鼻尖上。


所以在示爱被拒绝之后他也只是笑了一声,那一声笑让藤丸立香在以后的日子里记住了好久好久,乃至于那晚的记忆都不怎么明晰了,只记得自己在床上神志不清欲仙欲死,什么羞耻的话都说了一个遍,第一千零一次地答应不再拈花惹草,连连求饶。


从此见到埃德蒙就认怂,生怕某天把自己作死在了床上。


这该死的孽缘啊。





探病的队伍像是约好了似的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藤丸立香却感觉憋屈得万分,虽然这是第二天的事了。


他第一天傍晚醒来的时候埃德蒙就到了,脸色黑得令立香痛不欲生——因为他被吓了一跳,扯到了伤口。


等到南丁格尔给他重新处理好绷带的时候,他便直挺挺地趴在病床上,拉过被子装死,然后又不争气地露出了一双眼睛。


男人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埃德蒙似乎是匆匆来的,身上还带着一种清冽的寒气,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和松香,破开了医院浑然的死白环境和的令人不舒服气味。


他身上深色的细条纹西装烫得笔直服帖找不到一丝褶皱,加披着风衣,简直就像是从一个不得了的场合里走出来的主宰者。


埃德蒙·唐泰斯来去不过十几分钟,对话简单明了。


他看着病床里的人,金色的眼睛眨也不眨。


“是我走之后的事?”


“嗯。”小心翼翼地点头。


“疼吗?”


“疼。”


藤丸立香回答得毫无骨气。


同样的,就算不把对方当成弱者看待的埃德蒙,也不能对藤丸立香所受到的伤害置之不理。


站在旁边的加拉哈德听完这一问一答,惊讶地看着这个刚来的男人就这么走了,雷厉风行,皮鞋和高跟鞋的响音都夹杂着步步生风的气势。对方离开前还看了自己一眼,不带任何轻视也不带任何在意,仿佛就是瞥见了一个普通的路人。


加拉哈德愣在原地。


明明是亚瑟前辈叮嘱自己要注意的人……自己果然还是修炼不到家啊。


他默默想到。





第二天一早,恩奇都就来到了医院,一脸冷漠地坐在藤丸立香的身边,不言不语。


时钟滴答滴答地走,挂瓶滴答滴答地流。


加拉哈德和不敢看向其他地方的藤丸立香大眼瞪着小眼,只觉得气氛沉重。


三人之间的氛围一度十分尴尬。






tbc...


旧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放在黄油里就是选择了plan NO的选项啊

评论 ( 15 )
热度 ( 153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