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14

高温作业...南宁绝对不止手机告诉我的35度

黑道轻喜剧,涉及异能与异人类设定

咕哒中心,个人看法不同所以不能详细标明cp,本文会涉及的cp开车目前有高文、旧剑、伯爵其余有待增减

可能会被六花掐着脖子要求出现少量铁扇和牛魔王这一cp的剧情

这里是一个总目录页



14.依旧没有标题


藤丸立香是被痛醒的,剧痛像是一柄发钝的小刀在反复磨着他脆弱的神经,入目的先是贴着精美壁纸的天花板与墙壁,因为没有开灯,四周都是阴暗的,让他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酒店房间中的床上,没有那些忽然在门外出现的紧凑的脚步声和枪上膛的声音,也没有发生自己在走廊上被追击,和滚下楼梯的事……

“嘶——”他突然感到一阵疼痛,倒吸了一口冷气,肩膀上传来的痛楚仿佛是有一颗钉子被狠狠地钉进了自己的血肉中的痛感瞬间被放大,空气里浓重的血腥味令他意识渐渐清醒起来。

“亚瑟……学长?”

藤丸立香发现自己的确是在酒店的某个房间中,正被亚瑟抱在怀里,靠在一个墙角。

意识清醒之后本能所感到的“危险”让他脑海里的警钟不断作响,但与此同时扑面而来疼痛令他一时间无法动弹。他记起自己在碰到亚瑟学长之后身后传来了枪声,然后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站在他面前的学长就将他扯住朝着另一边的楼梯翻滚下去,剧痛在左肩上炸开的瞬间,两人失去了重心,亚瑟将他死死地抱在了怀里滚下楼梯,落地时因为冲击过猛,藤丸立香便失去了意识。

他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应该是中了枪,身体半麻半疼处于一个非常难受的状态,更别说替他处理伤口的人是一个正处于发情期的携斑者。

“立香……”

见到他醒了,抱着他的人叫了他一声,声音又低又哑,完全没有往日活力的影子。

藤丸立香疼得脑仁发懵,听到叫声后颤巍巍地伸出另一只手攥了一下对方的衣服,倒吸着冷气说:“亚瑟学长,道理我都懂,但是你能不能先别抖……”

正在为他包扎的手顿了一下,亚瑟深吸一口气,动作慢了下来,尽可能地控制自己,“抱歉……”

炽热的鼻息像是羽毛一样扫过立香的脖颈,令他头皮发麻。痛楚减缓了那么一些后他也尽量放松下身体。整个空间中除了血腥味儿还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视野里还有一个应急装备齐全的药箱,看到药材用量立香推测自己的的伤口处理得都很及时,但是就是他妈的好痛。

漫长的疼痛令人暴躁,藤丸立香没忍住在心里爆了个粗口。然后在绷带打结的时候嘶嘶抽气。

“……亚瑟学长怎么会在这?”

将药箱和带血的布料收好,亚瑟翻了一件新的衬衫给坐在地上不想动的立香披着,又给他倒了一点水。

“我收到了你的消息,拜托人调查了一下,没想到正好就是这里。”亚瑟说话的时候情况一点儿都没好转,平时温柔的嗓音沙哑无比,像是得了高热症一般处在一个蒸笼里,“我从昨天就在这边了,海外有一家科研机构想拜托我们和达芬奇联系,谈判结束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立香看着那个金发碧眼的王子系学长伫在墙边低头喘着粗气,汗流浃背,事实上在伤口处理结束之后为了散掉血腥味,打开了露台一侧的门,夜风凉凉的吹入,但对亚瑟来说似乎并无卵用。亚瑟在与他保持距离,察觉到这一点的立香一下就想到了南丁格尔小姐之前同他说过的话。

“那并不是喝醉,藤丸君,据我推测很有可能是boss在今晚进行谈判时被某种毫无卫生的手段给暗算了,因为那些流氓最乐于实验他们自己研发的‘新产品’,这一种手法在与某个如异军突起的外国组织谈判中很常见,我们至今还没有想出解决的方案,所以那并不是喝醉。”

末了她重复了一边,像是在警告着什么,“这种手段,非常流行。”

可这也流行得太过头了吧。立香腹诽。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极响的敲门声,一个醉汉在外面大喊着开门,却让两人神色一凛。现在是深夜两点钟大家都应该在熟睡,但以门外人那种敲门的方法大有不把你敲开门不罢休的架势,这种手段并不高明,却最稳妥,酒店里住的大都是今晚舞会上有些身份的人物,在不确定目标的情况下持枪破门而入的暴力手法并不适用在这。

亚瑟利用了血迹甩出窗口将他们引到了向下好几层,殊不知巧的是他们就在一开始追击的那条长廊下方第一间房里,反向的排查反而成功拖延了不少时间。

门外响声大作,立香看到亚瑟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两人都犹豫了一会,然后前者提起精神用没受伤的一边手扶着墙站了起来,指了指床房中的大床,后者在带血的西服外套脱掉之后只剩一件单衣,他解开扣子,深色的斑纹攀满了他的双肩和后颈。

他们在同一时间想到了一样的解决方法。

立香躺上床,将自己干脆地裹进被子。

亚瑟喘着气走到门前,粗鲁地打开了房门。

由于之前距离过远,追在立香身后的人都没发觉救下立香的是一个携斑者,更别说门外这个伪装成醉汉的不过是那些黑衣人随手拉来的一个门童,给他一笔钱再淋一瓶酒嘟囔着几句含糊的大话就能无往不利的醉汉,终于在这最后一个房间中吃到了苦头。

因为比起打扰贵宾贵客的美梦,去打扰一个正处于发情期的携斑者的夜生活简直可怕至极。

发情期和瞳孔竖直给这位王子般的人物平添了一股子狠劲儿,从与亚瑟对上的第一眼起,醉汉就觉得自己是一头巨狮前瑟瑟发抖地兔子,所以当对方发了狠地朝自己揍了一拳之后,他便毫无还手之力地跪在了地上。

接下来十分钟里,通道内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声。

关门之前,醉汉也不负众望地在这十分钟里彻彻底底地打量了房内的情况,地上只有凌乱的衣物,没有所谓的血迹和伤者,除了床上那位露出小半边肩膀,但上面不是血窟窿而是布满红印和吻痕的“伤者”。

亚瑟翻身上床,用被子把两人的身体遮住,对着立香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示意外面仍有人在偷听。

藤丸立香的意识因为疼痛而有些恍惚,乖乖地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薄被内的空气很快因他们呼出的密集二氧化碳而变得闷热,亚瑟的汗水沿着他脸庞完美的弧度滑到下巴滴到了立香的身上。两具发烫的躯体紧紧地贴着,亚瑟的胯部因为姿势轻压在他的大腿上,欲望具足,立香可没想过这样的情况下要拖着带伤的身体和别人做,当然亚瑟也是,只是有本能一直在教唆他,所以在刚才一直与立香保持着距离。

在藤丸立香缓慢思考的同时,亚瑟同样在看着藤丸立香。对方蓝色的眼睛像是水洗一般清明无比,因为漫无边际地思想而不知道看向了哪,透露着些许虚弱的喘息像是羽毛一般被吹散在两人之间,汗涔涔的躯体在衣服随意的披裹下大肆地露着瓷白的皮肤,他记得当初在校的时候这位学弟就借口逃过不少体课,后面也发现对方是一个极其不爱好运动的人。

还有他身上令亚瑟无法忽视的痕迹。

两人一起大喘气有点默契过头,等门外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消失之后,亚瑟立刻掀开被子慢慢把吸着冷气的立香扶了起来。他身上发情的征兆又上升了一个层度,像是有一块烧红的烙铁随着呼吸直插进他的喉咙与肺部。

亚瑟向前倒去,将额贴在了立香的颈间,重重地喘息着。

“亚瑟……?”

“别动,立香,”亚瑟哑声说,“求你,不要动。”

立香安静了下来,任亚瑟搂住自己的腰背,不知道看向了哪儿。

这真是一个令人觉得甜蜜又同时难过到极点的时刻。




tbc...

因为旧剑和咕哒以前校园恋爱过啊

评论 ( 22 )
热度 ( 209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