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13

没有QP好痛苦...

黑道轻喜剧,涉及异能与异人类设定


13.没有标题




“莱昂纳多·达·芬奇,我收到了一份资料,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男人语气不善地对着电话那头责问道:“藤丸立香究竟是不是植物类携斑者!”

与雷夫会面之后,埃德蒙同意了助其寻人的条件,转头便拨打了某位女奸商的电话。

藤丸立香就是传说中植物类的携斑者的结论一开始只是猜测,由于植物类斑纹的资料较少,南丁格尔在接触过后也无法百分百确定其特质。埃德蒙如此肯定的判断则是因为在其过去接触过此类携斑者,后面为了证实这一结论还特意去询问了达芬奇,对方同样在调笑声中予以了肯定的答复。

电话那头的女人似乎刚从睡梦中醒来,嗓音里透着一股不快,又不得不对这个话题正视起来,“唐泰斯先生——”

她提高音调,“就算你不记得自己当初接触过的稀有携斑者,也不能因为一份连我——曾与站在斑纹研究领域顶端的罗玛尼·阿吉曼共事的情报商都不清楚的资料而在深夜吵醒一位女士,我的员工难道不在你的身边吗?”

埃德蒙踏出酒店,迎接他的轿车正缓缓驶过来,“我必须回去证实一下,因为我手上的这一份资料也是出自你口中的那位‘罗曼医生’,上面证明了植物斑携带者的斑纹在成年之后是不会像兽斑一样潜伏回体内的!”

“埃德蒙·唐泰斯,”达芬奇意识到一点,声音瞬间沉了下来,“你是把立香独自留在了原地?”

“今晚的谈判进行得很顺利,”男人告诉她,表示危险不是次次都会发生,“我已经让他去你安排的房间了,明天会有人来接他。”

女人笑了一声,“意思是,就算立香真的不是携斑者,您就愿意对他死心了是吗?”

男人动作一顿。

“植物类携斑者的确存在,人数极少,但也绝不止有一例,先生,就算我们的master是这一类的携斑者,也不一定是五年前给您提供过协助的那一位。”

达芬奇用上了敬语,说的话却毫不留情,在干脆利落地挂下电话之前她甚至冷笑不止地说了一句:“以及我愤怒的并不是他的安全问题,而是像您这种会把情人扔在酒店落跑的男人,在伊丽莎白的嘴里,就是一个渣男行径。”

嘟——嘟——嘟——

电话那头啪地一声传来了忙音。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扔开手机,达芬奇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那么但凡对她有一点了解的人都能知道这是一种变相承认(即使她骂了你渣男)。埃德蒙的心中隐隐有几分受到欺骗的愤怒,但更多是对达芬奇所提出的死心结论而不爽,而后认真地思索了一下藤丸立香那只心大的小动物会不会对他对此产生意见……

说起五年前,埃德蒙·唐泰斯初来乍到这座城市,发展还不成熟,在一次与地方势力的火力冲突中落入陷阱,但他似乎运气极好,在能力使用过度后的半盲状态下被一个路过的携斑者救了。

携斑者之间一直有种比较特别的小感应,没什么大用处,就是能感觉到他人身上一些奇怪的“味道”。结果他发现对方身上只有一种有别于猫科使人感到的毛躁感,也不是自己的鳞状斑,反而是一种清苦的植物味道,令他情绪上冷静无比。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就是植物斑携带者对于兽斑携带者的一种可怕的影响力,让还处于敌营边缘视力不佳的埃德蒙极度的镇静,甚至完全信服对方可以帮助自己。

事态平息之后,那一个携斑者在男人的眼睛恢复正常前已经不知所踪了,埃德蒙不想欠下任何人情,寻找一事也就从那时写上了南丁格尔的日程表。

后来他会时不时想到,是不是因为认识了藤丸立香,对方也曾救下自己,加之达芬奇的证实,自己才会在某些时候将他和五年前的那个不知姓名的携斑者给混淆。就算他的内心明白这个几率非常微小,但在这不知不觉中,那摇晃的报恩之心也还是慢慢归于了平静。

只可惜……

埃德蒙的目光落到旁边座椅上放的文件,这种奇迹般的巧合并没有发生,它就这么在今夜,被一份资料轻轻推翻了。






“雷夫教授,目标已经离开酒店了。”

站在窗边的人听到来报,问:“一个人?”

“一个人。”

“嗯……”雷夫沉吟,“看来是不用追了呢,毕竟对方答应协助我们找那一个携斑者了。”

“但是……”

窗边的人口气一变,笑眯眯地转过身:“我们想要的航线他还是不肯松手呢。”

“去招待一下他难得的小情人吧。”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道:“毕竟我可不知道这座城市的绅士规矩,还是喜欢按自己的步骤来。”





藤丸立香用尽最大力气奔跑着,穿过铺着红毯的回廊跑下楼,累得气喘吁吁双腿发软,尤其是腰间的骨头都在吱吱呀呀叫唤着疼痛,他的心里已经将埃德蒙千刀万剐点火下锅了,但现实里还是连头都不敢回地玩命儿的跑。

身后追赶的声音越来越近,就在下一个拐角口的时候,一个人影闪了出来。

立香措不及防“呜哇”一声撞得头晕眼花。

反观被他这么用力撞到的人,只是稍微在原地晃了晃,很快就稳住了身体。

眼冒金星的立香倒吸了一口冷气,捂住头再定睛一看,出现在眼前的居然是个他意料之外的人。

“亚瑟学长,你怎么会在这!?”

下一秒他就觉得对方有点不对劲。

亚瑟·潘德拉贡的状态实在称不上好,他低着头,额前汗湿的金发垂在眼前,整个人弓着身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比奔跑后的立香还要喘得厉害,死死抓住墙角的手都浮起了青筋,只有在听到叫声之后,兀自吸气间抬头扫了一眼立香。

危险。

当这个信息浮现在脑海里的时候,立香已经下意识地噔噔噔退后了好几步。

独属于自己定义的“危险”的感觉瞬间让他汗毛倒立,一下忘了来自身后的危险。

亚瑟看着他,肩背上的斑纹已经从西服下延伸到颈后。发情期,使得这一个完美得犹如王子般的男士也不得不陷入窘境,然而值得幸运的是,在他忍耐得万分辛苦之时,那一个名为“藤丸立香”的少年,就正好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亚瑟向前踏了一步,立香下意识地就往后退。

“砰!”

糟了!

他心里一惊,身后传来一声枪响。

拐角过后就是一个楼梯的口道,追击着立香的黑衣人们看到两人在中枪之后一起滚了下去,不知道是谁发出了含糊的闷哼,二话不说便继续追赶去。

“人呢!?”

突然有人喊道。

楼梯尽头,帘布翻滚,一扇对着城市繁华夜景的拉窗大开,吹进了夜风。

追赶者中有一人跳到窗前往下看,楼下的几层的窗都是打开的。

“窗台有血迹!下去找找!”一人大喊。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185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