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12

搬空商店的我无所畏惧

黑道轻喜剧,涉及异能与异人类设定





12.xjb解释设定的感觉真带劲儿




藤丸立香抱着被子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现站在沙发边上埃德蒙正挂下一个电话。


男人身上就随意披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在不那么明亮的灯光下,裸露在外的脖颈和结实的胸膛都是令人脸红的印子和抓痕,虽然没有见血见淤,但也可因此猜到他的上床对象或许凶得跟只猫一样。


耳边响起穿衣服的悉索声,藤丸立香迷茫地上下看了男人一眼,没皮没脸地不知道第几次在心里嘟囔着对方的身材简直是荷尔蒙利器,想着自己怎么没狠狠咬上几口补足自己发疼的屁股。他打了个哈欠,又用力蹭了蹭枕头,才手臂一撑直起身,搭在身上的薄被顺着他坐起来的姿势往下滑,皮肤上那些斑斑点点的痕迹也露了出来。


“你要出去?”他发现自己的嗓子又干又哑。


然后迎面被一件丢过来的衬衫蒙头罩住。


“穿上。”


“哦……”


立香看了一眼丢在角落的来时的那身行头,瘪了瘪嘴捣腾了一下给自己套上衬衫,抬头就看到已经把自己收拾好的伯爵大人束好领带,金色的眼睛晃过来。


“一个小时。”


床上的人眨了眨眼,应道:“好。”


男人拿起外套,朝他走过来,“刚刚我和达芬奇通了电话,一个小时之后我要是没有回来,你就去另一间房。”


说完他递了一张新的房卡给立香,对方接过后心说那么刺激的吗大半夜还带转移阵地。


他没问埃德蒙要去做什么,和达芬奇一起又打了什么主意,他认为知道这些对自己来说毫无意义,把拿钱办事收钱走人的行为干得天经地义。


藤丸立香才不想趟这些浑水,他只想安安分分地打工,把得到的薪酬交付到学费和每个月的水电房租伙食头上,然后好好读书顺利毕业,再拿着存款进行一场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找个新的住处和工作,娶妻生子就算了太麻烦他不愿意干,只要能把剩下的人生悠哉悠哉地过完就心满意足了。


——从八年前为了一块面包就把自己卖给女奸商之后的藤丸立香就这么有梦想了。因为他现在是一个活得安分而又没有什么志气的人,面对上司雇主那么地乖巧听话,所以达芬奇会害他吗?埃德蒙·唐泰斯会害他吗?


藤丸立香摸着手上的房卡,漫无边际地想这想那儿。


站在床前的男人突然抬起他的下巴,往他嘴上亲了一下,嘱咐道:“安分点。”


——太不给面子了。听到合门声,留在原地的立香咂咂嘴,不争气地把炸起来的红脸往床上砸。






埃德蒙·唐泰斯走在走廊里,楼梯转角的壁灯一盏一盏地打开,像是在为他指路。


实际上他刚才并没有与达芬奇通过电话,房间是在接到藤丸立香之前就安排好的,只是怕不那么说对方又会到处乱跑。


藤丸立香对他的信任程度仅次于和达芬奇有关,这让埃德蒙非常不爽。


“没有想到唐泰斯先生真的有了一位情人。”


路灯引着他上到有一个餐厅的楼层,半露天的场地让他可以一览这座城市的夜景。


那个名为雷夫·莱诺尔·佛劳洛斯的男人依旧穿着一身品味极差的墨绿色西服,坐在一个餐桌前,桌上摇晃着两支蜡烛,摆着两人份的甜点与咖啡。


埃德蒙冷冷地看着他,并没有打算上前。


虽然在之前的谈判中雷夫动的手脚并没有给他造成多大的困恼,可利用到他自己还一知半解的体质,使其出现伪发情现象的行为不得不让人警惕。


发情期一直都是他的弱点。


雷夫坐在那儿见男人眼神冰冷,仍旧笑眯眯地,“您不用紧张,之前只是一个小小试验,难道不是令您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吗?”


话音刚落,一把餐刀就径直飞了过来,擦着雷夫的脸颊弹到一个装饰用的立柱上。


男人心知面前这个人喜好装模作样,他微微颔首,蛇眼熠熠,咧开嘴,那副张狂的模样是立香从没见过的,“雷夫·莱诺尔·佛劳洛斯,你不知道和我提出合作之前,都要学会低声下气地把目的说清楚吗。”


也许是埃德蒙真动气的模样威慑到了对方,坐在桌前的雷夫投降似地举手双手,嘴巴是不闲着,却乖乖从西服的口袋中掏出一张照片。


“没想到您还真在乎那一位……”


埃德蒙接过照片,雷夫为他多点亮了几支蜡烛。


照片上是一个人的肩背,镜头拉得很近,只为拍下那一小块皮肤上的东西。


雷夫告诉他:“我们迦勒底迁移的目的,是为了找到拥有这种‘斑’的人。”


那是埃德蒙听说过却从没见过的斑。


有的人因为成年时身体发育日臻成熟,成年之后会比常人多有的一处或者多处腺体引发的背浮斑纹现象的人,一律统称为携斑者。


埃德蒙·唐泰斯就是一个“携斑者”,斑纹和眼睛异化的特征明显是“蛇”。


携斑者的身体结构上虽然并无太大变化,但就像是科学怪人精心打造而成的一般,多数携斑者在体质和精神方面总会比常人优异出那么一大截——这或许勉强还能用上“变异”一词解释。可在更稀有的携斑者群体中,像埃德蒙·唐泰斯这种具有诡异异能的人,就令人无法将他合理的放在科学的范畴之内了。


当然也有因斑纹形状类似于自然界里野兽花纹的特征,而提出“遗传”或者“返祖”的假说,但都没能拿出切实的证明,更没法解释许多离谱的诸如“发情期”“部分器官兽化”“异能”等现象,也就这让这一体质的存在一直处于一种未知的状态下,令人捉摸不透。


“这是我们的新发现,没有隐性显性之分,就像花朵之于蜜蜂,永远能对携斑者的腺体分泌产生影响的体质——”


当雷夫提到“没有隐性”的说法之后,男人立刻想到了几个小时前他所看到的藤丸立香的背脊,白皙光洁,没有任何痕迹。


携斑者在数量上与正常人的比例天差地别,少之又少,斑纹也从来都是颜色沉重的兽纹。虽然明确不到一个详细的种类,可多数是猫科的斑点状、云状、条纹状等不太规则的纹。他的鳞状的已经是少数中的少数,秘书南丁格尔是他手下组织中致力研究携斑者体质的团队负责人,却也从没发现过这种斑纹。


照片中浮现出来的斑纹竟然形似叶片,色泽是非常浅的绿色。


雷夫微微张开手,像是宣告着令人兴奋的功绩。


“植物斑携带者!”








陷在棉被里的手机响起一串急促的铃声。


作为在舞会上提前离场,干了一发又被吵醒,重新倒回床上已经迷迷糊糊准备再睡过去的藤丸立香被惊了一下,茫茫然伸出手去四下摸索。


那是白日间他所联系过但没有接通的号码,消息很短,却让立香瞬间清醒了过来。


“快逃”





tbc...


列个文中出现的关系

现在的情况是恩奇都表白没成,伯爵发生过关系后面追求也没成但是是咕哒的大雇主,阿周那和咕哒跳了个被踩无数脚的舞,达芬奇是收养咕哒的大老板子;

照片上的人还没出场;

雷夫所在的组织一年前派来的人和咕哒搭过话,那时候对方的组织名字叫“比斯特”;

电话那头的人下章会出来(应该)



评论 ( 18 )
热度 ( 184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