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11

昨天的我失去了五颗心脏心痛die

黑道轻喜剧,涉及异能与异人类设定

本章主要是伯爵咕哒,和谐部分走AO3



11. 农夫的心很痛你们知不知道!




x


埃德蒙·唐泰斯在失去意识前的一瞬里是有预感的。他知道在这次舞会之后,第二天在南丁格尔的医疗室里醒来开始,他和藤丸立香的关系可就没那么容易切断了。


他已经习惯了使用异能之后的恢复期,醒来后眼睛上仍然残留着模糊的痛觉。男人让南丁格尔去处理与昨晚相关的一切,虽然这一位从战场退役下来的护士监督长性格极其刚硬正气,顶撞上司、撩boss台子和自说自话的行为令埃德蒙深恶痛绝,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行事风格向来雷厉风行的南丁格尔是一个优秀的秘书,不出半天,便将来龙去脉给理了个明白啪地一声毫不客气地扔到了他的桌上。


“请您不要吸烟。”护士长严格地说着。


埃德蒙点烟的手顿了一下,不爽地把火机放了下来。


他看到桌上落在桌上的文件中有着一份关于“藤丸立香”的资料,井井有条,有理有据地表明那个两小时前是个醉鬼两小时后就拿着枪杀了个携斑者的女装大佬只是一个在市内某所大学就读的普通大学生。


他还真就信了。


想起那惊艳的一眼,埃德蒙看到他亲属那栏上写着达芬奇的名字,和那个女人有上关系的人不管是什么样的都不足以令人惊奇,他只要确定那个人对自己无害就可以了。


男人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慢慢翻着纸张。藤丸立香的经历说不上好,也不说不上不好,十来岁的时候与父母出国旅行的时候遭遇意外,父母双亡之后在政府为他联系其他亲属时又被劫持,后面他居然在转卖途中自己逃了出来,流落到贫民区里,可能是受到善人的招待,他得以在那呆了一阵子,然后便被旅游途中经过那地的达芬奇给收留了。


国内外道上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名为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女人是一个科研天才,也是一个无所不能的情报商。两年之前工作重心突然转移到了这座城市,明面上是一家什么妖魔鬼怪都有的俱乐部老板,暗地里仍是继续当着贩卖情报和牵线的商人。原因没人知道,也没人敢去知道。


埃德蒙又看了看他人对藤丸立香的评述,坎坷的过去似乎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创伤,写的都是性格温软为人善良,再看看一些比较细节的小事(南丁格尔甚至把他三天前给一个乞丐倒了杯热可可的行为都写上去了),里里外外瞧了个遍真除了亲属那一栏不太正常之外,藤丸立香就只是一个普通得不得了的大学生。


站在旁边的南丁格尔看着自己的boss把那几张纸反反复复地翻了又翻,神色上又看不出他的情绪,就直接问:


“那是您新找的情人吗?”


“我以前没找过情人。”埃德蒙飞速地回答,他没有说明藤丸立香和自己还不是那一种关系,不过既然“没有找过”,那就自然没所谓“新找”这一说。


听着男人变相的承认对方是他情人的事实,南丁格尔一脸冷漠:“恕我直言,您对您的情人真的太不温柔了。”


埃德蒙的手突然一顿,“什么意思?”


一旁的女性直接刮了他一眼,“您连对对方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我做了什么?”埃德蒙皱起眉。


“自然是进行了情人间该做的事情,”南丁格尔扬起眉,对上司斥责道:“在那乱战之后,如此不卫生地、粗暴地……我看到了那个少年……哦虽然资料上显示他成年了,我看到了他身上的伤口,真是疯狂,您竟然咬了他脖子,简直就像是那些猫科斑纹患者的发情期,可牙齿却有着蛇的锋利。”


埃德蒙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他猛地站了起来,“我没有印象。”


南丁格尔挑了挑眉。


“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昏了过去!”


“您觉得我会相信吗,”作为秘书她甚至敢对男人嗤之以鼻,“携斑者如果失去了意识还能将人搞成那样,除非……”


女性说话的声音突然停了一下,和男人对视起来。


埃德蒙看着她,慢慢地坐回到位置上。


然后他为他们的猜测做出肯定的回答。


“他是。”






自那次舞会好一段时间之后,埃德蒙·唐泰斯才再次来到达芬奇的俱乐部。


他坐在车内视线穿过喧闹不止的人流远远地就看到了藤丸立香穿着女装站在门口对每一个经过的人笑脸相迎。埃德蒙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他,表情渐渐阴翳。


这一段时间里他对藤丸立香的调查没有间断,并不是刻意,反而是南丁格尔对他所谓的情人的情况不太放心,所以进行着观察,而观察结果也往往都会按时出现在他的书桌上。


藤丸立香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每日的两点一线与休息日三点一线路程、经过,甚至每次的女装……


“只有他穿上女装的时候我才能看清楚他脖子上的绷带是否干净卫生并且推测出他的伤口状况。”前护士长如是说。


“你这样就像个变态一样,南丁格尔。”男人指责道。


女秘书理直气壮:“那您可以别看。”


埃德蒙有点头疼。这段时间里渗透他的都是藤丸立香,罪魁祸首却是南丁格尔。


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欠着藤丸立香一个人情。倒不是因为自己睡了人家,埃德蒙模模糊糊记起来了一点,在对方救下他之后,画面血腥又香艳,藤丸立香白花花的脖子和肩膀被自己咬得鲜血淋漓,简直是再版的农夫与蛇。


这么一想农夫的心情应该很苦逼,蛇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埃德蒙突然看到站在门口的藤丸立香抖了抖腿,可能是站累了,和站在门另一边的迎宾打了个招呼,暗搓搓地往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走过去。


可能是又要偷懒或者调整一下鞋子。


埃德蒙想。


然后过了一会儿。


四周灯红酒绿,喧闹不止。


“……啧。”


他下了车。






下车后埃德蒙·唐泰斯点了一支烟。


自己的追求会被拒绝。男人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先是因为在房里的对视让他对藤丸立香微有改观,而后又因为那惊鸿一瞥的一个抬眼,令他觉得自己关于对方的看法在实际上尤为偏颇肤浅。


人的魅力一向在于矛盾。他发现了对方的矛盾。所以在南丁格尔第一次提出的情人这一词的时候,他没有解释。


埃德蒙吸了一口烟,他做了很多功课,但等到看着藤丸立香在小巷子里弯腰抖鞋子的背影,还是犹豫了一下,才走过去。


反正同性之间许多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的。




+





tbc...

评论 ( 20 )
热度 ( 213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