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09~10

小把戏真的好好玩

提前说:这章有异能paro和异人类设定




09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 & x



“南丁格尔!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男人对着手机大吼着。


&


“南丁格尔桑!怎么办啊!埃德蒙他喝醉了!他居然喝醉了!”立香抱着手机着急地呜哇大叫:“这是怎么回事啊!?”



然而不论是在一年前,还是在一年后,是面对终于忍无可忍气急败坏大喊起来的boss埃德蒙·唐泰斯,还是面对boss心心念念的小情人藤丸立香,南丁格尔永远在两人的电话那头用非常冷静而充满气势的声音说:



“恕我直言,Boss,我很早就说过您的直升机卫生设施太过差劲,用于今晚的脱离目标非常明显,失败的风险很高,我已经为您联系了被安排去解决舞会上的目标的人,让他们直接往下去阻止实施爆破的人。”


&


“那并不是喝醉,藤丸君,据我推测很有可能是boss在今晚进行谈判时被某种毫无卫生的手段给暗算了,因为那些流氓最乐于实验他们自己研发的‘新产品’,这一种手法在与某个如异军突起的外国组织谈判中很常见,我们至今还没有想出解决的方案,所以那并不是喝醉。”


末了她重复了一边,像是在警告着什么,“这种手段,非常流行。”



当时的埃德蒙只觉得头痛:“南丁格尔,那和卫生设施没半点关系,你现在已经不是战场护士而是我的秘书了!告诉我,现在的情况,详细的!”


南丁格尔语气不变:“您只需要在下方部队阻止爆炸之后再来援救您的这段时间里,心怀希望的等待就可以了。”


“……”


埃德蒙·唐泰斯深呼吸,压下愤怒,无言地看到了在一旁傻笑的藤丸立香,心情复杂地问了句:“那么在你的计划中,有没有一个撒酒疯的醉鬼?”


没有想过身处险境的boss身边会带有人,电话那头的南丁格尔竟然也被这突然的发问顿了一下。


&


“啊?那是他被暗算的意思吗!?”现在的立香有点不敢置信地问,毕竟埃德蒙·唐泰斯的地位与能力摆在那里,在这座城市的他应该是无所不能的,怎么可能会被一些小手段绊住手脚。


然而事实证明一切皆有可能。


藤丸立香抱着手机看着坐在单人沙发上的男人,埃德蒙脸色很差,皮肤却泛着一些异样的粉色,他用手撑着冒着冷汗的额头坐在那儿忍耐的模样,其实和饮酒过度的情况非常相似。


“可他看起来好像不太好,没有什么办法吗?”


听着藤丸立香担忧的语气,电话那头的南丁格尔沉默了一下。




“或许……”


半晌,她开口,回答埃德蒙·唐泰斯,回答藤丸立香:


“有。”





x


挂掉电话的埃德蒙·唐泰斯发现那个笑得一脸傻逼的人已经挨到了他的身边,像个小动物一样抱住他的手臂把通红的脸放在自己的肩头上蹭,裙子的纱料在他挽起袖子的小臂上摩挲,嘴里还念叨着似乎是商场上流行的某个Otaku抱枕的名字。


“喂!”男人脸色难看,想推开他,却发现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起来,能听清楚我说什么吗!”


“嗯……”显然,已经理性丧失的藤丸立香死死地扒住他,“不要走嘛,【??】桑——”


埃德蒙抓着电话的手握出青筋,他不知道这个醉鬼嘴里含糊叫的是谁,也完全不想知道。


他干脆利落地带着这个醉酒的树袋熊走向厨房,将手巾蒙在对方的脸上,然后干脆地从给他头淋了一杯冰水。


“呜哇!”藤丸立香瞬间大叫起来,栽倒下去。


男人放下放下,用着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的声音问:“清醒点了吗。”


立香坐在地上浑浑噩噩地擦着脸,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听到问话迅速认怂道:“醒了,醒了。”


今晚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惊险又刺激,仿佛超出藤丸立香的常理之外,本就喝不了酒的少年酒精入脑,潜意识又在自动规避主人所看到的令人惧怕的死亡现场,在撑到有个避难的地方之后一直紧绷的神经倏地一松,醉态便浮现了出来。


“抱、抱歉……”


藤丸立香支吾着,还在晃荡的视线中充斥着厨房大理石地板的雪白纹理,突然间,一把黑色的枪掉在了他面前,他瞬间清醒了,惊叫。


“呜哇这、这是……!”


藤丸立香觉得这种非日常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严重刺激到了他幼小的心脏。


“不会用吗?”


埃德蒙身上带的武器并不多,当然在从南丁格尔那边知道对方派来了什么人之后他也不需要用枪了,姑且给这个人防身用。


他蹲下来,与之对视。


“听着,不管你会不会用,我也没有时间教你了,找个地方自己躲好,爆炸结束后想办法自己离开。”


这时整座楼又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仿佛无数金属在轰鸣。


那一刻藤丸立香从男人的声音中听到了犹如地狱吹来的风,不明白一个人的眼睛为何能做到那样,像是行走在地狱里却炼出了火的意志,从一片漆黑之中点燃了一盏永不灭的灯。


显然,那双属于蛇的眼睛比起平时的金色看起来更灵动也更诡异了一些,男人看着藤丸立香目不转睛的模样,突然低低地笑出了声,嗓音低沉,可那抹笑意却如水波般在瞳孔深处微微起伏。


他化作灯,但并不是为了离开那里,而是为了身处其间,注视着你。


“你叫什么名字?”震荡和巨响里,男人问他。


“藤、藤丸……藤丸立香。”坐在地上的人懵着回答。


“好。”埃德蒙笑着,看了他最后一眼,转身离去。


男人走了,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了自己的外套,留下一把给他防身用的枪。


立香坐在原地,愣头愣脑地又经过了两次爆炸声之后,也没明白对方在好什么。


然后他捡起枪,武器的重量让他觉得手心沉甸甸的。


他兀自嚅嗫地问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挂掉电话之后就被扔到床上的藤丸立香大喊道。


片刻前还坐在沙发上隐忍着他人的暗算所带来的痛苦的埃德蒙看了他一眼,金色的蛇眼憧憧而亮,双手戴着的黑色手套被扔在了床头的柜子上,单手解起自己的领带。脸上的表情仍旧是惯有的,嘲弄之中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好了,脱吧。又不是没做过。”






10 “喵喵喵???”



x


男人仿佛化成了一道黑色的影子,闪电般迅捷地掠过指着他的枪口。


大楼里的爆炸一波接着一波,逐渐逼近的震荡似乎对他毫无作用。


如果藤丸立香在这,那么永远不在正点上的内心一定会吐槽现在的情况已经从黑帮动作片上升成复●者联盟片了。


埃德蒙·唐泰斯脱下了手套,黑色的火焰便从男人的手所接触到的地方燃烧起来,如同活物一般沿着墙壁或者地面朝着那些对制造者开枪的黑衣人灼烧过去。


这一层廊道的壁灯被破坏掉了,对于追逐者来说在黑暗之中就更糟糕了,他们很难察觉到那黑色的火光,却在死去前看到被追逐者站到了他们的身边,用金色的,有着蛇一般瞳孔的眼睛注视着他们,黑色的火焰爬到他们的脖颈,他们惊得想叫喊,气管里却只能冒出血泡的破裂声。太痛苦了,那不是炽热,而是蚕食,黑色的火焰之后,就只剩下森森的白骨被踩碎在地上。


追逐者被被追逐者按在地上摩擦成灰,这是一个好消息。


坏消息是,那双蛇一样的眼睛就如同嵌入在埃德蒙·唐泰斯身上的金刚石钉子,在黑暗的廊道中滴了一路的血。这异色的火焰终究是属于非人的力量,它烧却敌人的同时,也在烧却着埃德蒙的精神。


男人在向下走,黑色皮鞋敲出的脚步声不绝于耳,他的脚步开始摇晃起来,脖子的后面爬满了鳞状的斑。


身后的追逐者似乎源源不绝,飞蛾扑火一般地向他冲来。


大意了。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埃德蒙指间落下无数黑色的火,另一只手里拿着夺来的枪不断射击。这次来的人数超乎想象的多,幼小的火苗只能横在地上,恐吓他人,给男人拖延片刻的时间。蛾子足够多了,也是可以扑灭火焰的。


血腥味与烧焦味汇合在一起发出难闻的气味,在枪声和惨叫声中,埃德蒙已经不记得自己跑下了几层楼,视野内长长的廊道开始旋转起来,他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需要时不时扶一下墙壁才能继续前进。


就在这时,男人的眼睛一痛,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突然的失明让他的动作一缓,下一秒他后背一痛,整个人被撞飞,砸到一边的墙壁上。


埃德蒙闷哼出声,视线隐隐约约的,看见自己手中的枪滚到了远处。


最终追逐者只剩下一个人了,但他和埃德蒙·唐泰斯一样,是一个“携斑者”,只不过没有异能,只有强壮的肉体。


对方非常高大,是个俄国黑人,光秃秃的脑勺后面浮着野兽的斑纹,轻易地就把摔在地上男人给抓着领子提了起来,嘴里骂骂咧咧地讲着俄文俚语。


被他抓住的埃德蒙却嘶哑地低笑起来,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后他啐了一口,语调慢悠悠地回了一句绕口的俚语,对方便愤怒地举起夸张而极具力道的拳头,要命似地朝被顶在墙上的男人挥了过来。


视野又断片了。


在这一瞬间里,埃德蒙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许多东西,像走马灯一般从多年前的牢狱之灾辗转到今夜,他所经历过的生死一线不会仅仅只有一次,可有时最深刻的记忆并不是过于痛苦或者过于美好的体会,还有某些时候不经意间引发的疑虑。


他想起自己离开房间前,那个叫做藤丸立香的少年傻愣、惊恐又不解地瞪大着眼睛,与他对视,金色的蛇瞳仿佛直接倒映在了最澄澈的湖水里,看到了湖底里的那一份小小的不属于害怕的情绪。


埃德蒙·唐泰斯顺着黑暗闭上眼睛。细细回想着。


怎么会有人对着自己的眼睛流露出新奇的神情呢?


是不是自己看走……


“砰!”


……眼了。


疼痛没有降临,明显的枪声从不远处传来,男人蓦地睁开眼睛。


硫磺、硝烟与血腥味之中,他刚刚所思所想的人出现在长廊的尽头,双手握着武器朝着俄人开了一枪,打在抓着他领子的那只手的肩头。


携斑者的优异体质并没有让他倒下,俄人呼痛着转过身。


藤丸立香抬起手的同时,也微微抬起头,埃德蒙一眼未眨,看得很清楚,这自下而上的一眼真是达到了能让人呼吸骤停的惊艳,砭骨冰凉,又直逼人心。


“砰!”


藤丸立香在向前走的时候又开了一枪,爆开了对方的眉心。


“砰!”“砰!”“砰!”“砰!”


男人透过眼前被一枪又一枪带出的飞溅的血花,目不斜视地看着他。


这一段路又短又漫长,等立香走到他身前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死透了,埃德蒙带着一身血迹滑落到地上。


枪跌落到了地上,发出咔哒一声。


藤丸立香被后坐力震得发麻的双手立刻松懈了下来。


那个听起来傻乎乎,一直懵懵懂懂不在状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没事吧,埃德蒙桑——哇啊啊啊!”


刚救下人的立香急急忙忙地跳过那个体型高大的尸体,却没站稳,一下就往前跌了下去。





+ & x


痛苦真好,它告诉我,我还活着,还拥有生命和希望*。


那个黑色的男人,像是蛇一般紧紧缠住了藤丸立香。





+


南丁格尔:“我们研究之后,有效的缓解方案是有的,被boss所摄入的他人意图不轨所释放的气体或者液体其中有一个作用,是能够通过抑制某个器官中分解cGMP的5型磷酸二酯酶来增强一氧化氮的释放,并且在过程中也能有效地转移注意力和缓解精神压力。”


藤丸立香听得一头雾水:“……我没听懂,到底是什么方法啊?”


南丁格尔在电话那头冷静地说:“进行性行为。”


“喵喵喵???”


“需要我换个措辞吗?”


藤丸立香:“……你是认真的吗?”


“我记得你们是情人关系,藤丸君。”南丁格尔回答,于是回忆:“记得在一年之前的那一次舞会的时候……”


“嘟——!”


藤丸立香猛地挂掉电话,一脸不愿意回想起来的模样,纠结地盯着灭下去的屏幕。


那一次简直就是一个噩梦!


然后屏幕上突然倒映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身后的埃德蒙·唐泰斯。


男人透过镜像看过来的眼神让他身体一僵,连头都不敢回。





tbc...

是的,就是卡肉了,人老了脸皮薄


顺便声明一下,咕哒并没有多厉害,也没有什么异能,会用枪,但其实打不准,所以幸好敌人体积大,不然他估计会打到伯爵头上www爆头纯属节目效果,咳不是,是他运气好


*:取自《基督山伯爵》原文

评论 ( 16 )
热度 ( 210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