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君】斑 05

更新不定入坑慎重,爆字数了,上一章的下集预告被我吃了,估计要延后几章,先来伯爵咕哒吧

这是一篇搞笑文,管他什么paro





05  大佬恒久远,女装永流传(上)



x


藤丸立香和埃德蒙唐泰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花前月下也没有人约黄昏后,而是他在第一天穿着黑丝和小裙子站在红灯区里的一家gay吧门口做看板,被达芬奇指派来外面等待贵客的过程中不慎磕了高跟鞋的鞋跟,想着躲到一个小巷子里偷懒摸鱼时,遇见对方的。


男人站在昏暗的路灯下,身影高瘦,模样英俊得不像话。他穿着马甲衬衫,外套被随意地挂在臂弯,腥红的烟头在他的指间明明灭灭。


立香看到他的脚边还躺着几个手里拿着小刀的混混,似乎都失去了意识,可男人身上却没有丝毫凌乱,他就站在那儿安静地吸着烟,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你怎么了?”


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走到了藤丸立香的跟前,看着他手中提着的高跟鞋单脚支着自己的模样,问了一句。


立香这才注意到对方有一双金色的眼睛,透过薄薄的烟雾看着他,眼神平静,却让他冷不丁地抖了抖身体,感觉自己像是被蛇盯上了一般,是一个新奇的体验。


“噢,谢谢,我没什么事,就是不太习惯这双鞋。”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目光游移,第一次穿女装总归有些难为情。


男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表情没变,吸了一口烟,烟雾笼罩得让人有点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

“啊?”


“你的名字,”男人重复了一次,“和负责你的酒吧?或是夜店?”


“呃……等等等等,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立香有点慌张起来,“先生,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不负责做其他服务。”


他着急地解释道,“尤其是某些特殊服务……”


“你应该是大学生吧。”男人打断他,口气平淡。


“诶?是、是的。”


“一个大学生,”男人吸了口烟,“如果不是非常缺钱,也不会来这种地方打工。”


“这……”被说中的某人哽了一下,脑子里瞬间补起了各种霸道总裁逼良为娼的画面,咽了咽口水,连忙摆手摇头,抵死不从地嘴硬。


“不不不这虽然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很遗憾,我会出现在这只因为女装是我的兴趣爱好而已。”


然后立香看到对方一挑眉,金色的眼睛看上去便鲜活了一些,不免看得一愣。


显然,男人再次注意到面前这个少年未曾闪避过自己的目光,便提了提嘴角。


他改口,“那正好,我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立香顿时警惕起来。


“这位先生,如果你实在需要的话,我们店里也经常会来一些提供特殊服务的人,或许会适合你。”


他唰地一下伸手指向巷外街头,万分认真,“就在那里,我可以带你过去!”


男人不说话了。


立香一脸严肃地对他瞪起眼睛,完完全全就是差没把“为了贞操宁死不屈”八个大字写在脸上的模样。


气氛一度有点紧张。


对峙片刻后,看着他这副模样的埃德蒙·唐泰斯轻叹了口气,说:“带走。”


“诶!?……诶诶诶诶——?!”


两个身形高大的西装保镖不知道从何处呼啦一下冒出来,将立香架在中间,直接带走。


这事情发生得非常突然,立香呜哇大叫起来,他的双臂被锢得很紧,只能蹬腿,裙摆翻飞,露出底下风情正盛的平角内裤。他的反抗统统无效,还看到了巷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一辆黑色的贵宾车。


他一脸震惊地朝男人叫道:“你这是绑架!绑架!”


埃德蒙若无其事地上前拉开车门,“嗯,绑架。”


“什么你居然承认了!?要脸吗!喂!”被强制塞进车里的立香奋力挣扎着,“你们有钱人都那么无法无天的吗!救命啊!”


人来人往的红灯区街头都是吵闹声和电子音乐震天撼地,一个漆黑小巷里发生的事实在难以引人注意。


所以结局就是:某人能打得过四肢发达头脑不一定简单的职业保镖吗?


“救——!命——!啊——!”


“救——!命——!啊——!”


“救——!”


“砰。”


不能。


车门合上了。






+


“哈哈哈哈哈哈,小鬼那时居然还当街喊救命。”


夜店的服装间里,三个女魔头听藤丸立香说起他第一次见到埃德蒙·唐泰斯时的情况,伊丽莎白毫不客气地拍桌,发出狂笑。


坐在凳子上的立香一脸哀怨地看着旁边的达芬奇,一动也不能动,杀生院在给他整理刚带上的假发——这次是要去正式的场合,伪装成女性的工作自然能细致多少就细致多少,而不像是往日仅仅用来博人眼球的男生女装,随便穿个裙子带个假发就完事。


“后来呢?”杀生院看到他的眼神之后问,“是达芬奇亲安排的吗?”


闻言立香翻了个白眼,“后面是在车上和达芬奇通了电话之后才知道,埃德蒙就是那天要我出去接待的顾客。”


“是我们的股东之一哦,”达芬奇补充道,“想向我借一个男孩子去应付舞会呢,就顺便把我们新推出的女装play主题给他先行体验了。”


藤丸立香有点坐不住了,“其他的我就先不吐槽了!但那次我差点死掉了喂!现在上流社会的舞会都变得那么恐怖的吗!”


“哎呀呀,有惊无险,有惊无险。”


“嗯?那时候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吗,”杀生院又问,挑着手指把最后一缕头发别在立香的耳边,“假发弄好了,裙子是要到那边再换吗?”


终于可以有所动作的藤丸立香扑到镜子前左右看了看,因为天生的面幼他的脸并没有太棱角分明,平时看上去就像个没长开的中学生,戴上假发之后杀生院又给他加了个能突出女性特点的口红,就让他看上去和普通的女生别无一二。


“还挺可爱的呢。”达芬奇轻飘飘地评论。


“勉勉强强吧。”伊丽莎白哼了一声。


杀生院将礼裙装好,笑眯眯地递给立香。


只有当事人不想对此做出任何评论,趴在镜子前闷闷不乐道:“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了。”






x


黑色的贵宾车停在红毯前,藤丸立香跌跌撞撞地跑下车,没等埃德蒙唐泰斯开口,就先一个劲地向司机鞠躬道歉。


“实在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确实是添了不少麻烦,一旁穿好西装外套的埃德蒙开始整理起乱掉的领带,心情复杂。


这一个舞会于他来说是有目的性的,对方委派来与他谈判的组织干部是一个偏激地宗教教徒,暗中情人无数,最喜欢挑处在成年线左右的女性下手,所以他选一个身为男性的舞伴自然会比女性轻松得不少,况且达芬奇与他是长期的合作伙伴,也按照了约定,真的借给了他一个不怕与自己对视的少年。


将衣领服帖好,埃德蒙看向立香,金色眼睛的瞳仁在某个瞬间诡异地变成了竖瞳,像是青金色的秘石开裂出一道狭长的深渊,等待着猎物的坠入。对方仍在那与司机交谈道歉,由于他的一身只是情趣性的女装play打扮,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他是个男人,或者是男生,而他还是刚从一辆价格不菲的贵宾上下来的,此时正踩着红毯和司机低声地道歉,所以路过的人都不免侧目他一眼,虽然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心下肯定都是负面的猜想与不好的情绪。


少年到没注意这些,埃德蒙看到他脖颈后的衣带都松开了,裙装露背的范围扩到了蝴蝶骨,闭了一下眼睛,瞳孔又恢复了正常人的模样。


他走上前。


“……诶?唐泰斯先生?呃……谢谢。”


男人的长指灵活地将少年颈后的缎带系好,打了个漂亮的结。


“等下进去,记得要和我亲密一些。”男人声音带着点磁性,吐息轻轻打到立香的背脊,让他不禁感到颈后有点发热。


然后他的手被牵了起来,被顺势放到一个臂弯上搭着。


“叫我埃德蒙。”男人说。






+


“嗯?”


提着今晚所要用上的装备走在半路,立香突然回头看了看,街头依旧行人如织。


“是我的错觉吗?”他嘀咕了一声,“感觉有人一直在看着我。”


立香四处望了望,没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思考片刻,还是不放心地拿出了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结果在手机里传来一声声“嘟”的长音之后,并没有人接通,开始提示转留言。


“诶?”他惊讶地盯着手机屏幕上无人接听的提示,开始感到有些为难,因为按照某些不成俗的约定,对方拒绝接通他的电话时,差不多就只有一种可能,电话那边的人反过来需要立香的帮助。


“之前见面明明什么都没……应该不会那么巧吧。”立香诧异道,为了预防万一还是编辑了一条信息过去说明情况。再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一辆熟悉的黑色豪车停在了路边。


司机为后座的埃德蒙唐泰斯摇下车窗,白发的男人慢慢将墨镜摘下,向外一看,一下就捕获到了立香的视线。


立香和他对视,盯着那双金色的眼睛,慢慢放下手机。


“装扮不错。”埃德蒙淡淡地说。


少年没法从男人的语气里听出对方的喜怒,只能抓了抓自己的头上的黑色假发,有点不好意思,“还是杀生院帮的忙。”


车在道路上平稳地行驶着,立香和埃德蒙面对面的坐在车厢自带的自动桌前,男人依照惯例掏出了一沓照片,有新有旧,有清晰有模糊,显然这次的准备很匆忙,人物的信息都直接写在了照片的背面,字迹潦草又好看。跟第一次立香放下和达芬奇通话的手机后,有点狼狈的男人掏出一个pad甩给他,指着几个人的模样要他记住不要接近的情况一样。


“这次的好多!”立香叫道。


“主要的是这几个,别和他们太接近,”埃德蒙把几个重点目标都拎了出来,“其余的没什么关系,但可能会主动来找你搭话,你大概记一下。”


“向我搭话?”立香不解,“为什么?”


男人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嘴角冷冰冰地翘起。


“因为现在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他轻轻撇开头,露出有点嘲弄的表情,“你是我的情人。”


“啊?”


被锐利起来的视线扫了一眼,藤丸立香顿时领悟了前因后果,又怂了起来。


因为一切一切的归根到底,他也只能干巴巴地辩驳一句自己真的不是一个随便的人,然后埃德蒙·唐泰斯一定会在旁边冷笑地补充道:他随便起来不是人。







tbc...

咕哒:喵喵喵???

评论 ( 6 )
热度 ( 216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