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男】斑 04

更新不定入坑慎重(天知道我是怎么从茨木的手里爬出来的

OOC铁定,私设如山

非人类,或者说异能paro(但是很少),黑道paro(认真的?)

女装大佬paro(嗯???)






04  “我突然感觉自己是一个渣男怎么办。”




+


碧蓝的海水在明媚的阳光下拍打着白堤,这座城市的海岸很长,巨大的港口对过去的岸边是一大坪绿色的草地,许多教堂和墓园就居着这看海的好地方,宁静平和地不知道淌过多少岁月。

“神父啊,我有一个烦恼。”

在一个空旷的教堂内,一名黑发的少年坐在最前排的长椅上,神情惆怅。

站在讲台上的是一个年轻的神父,穿着去领的切支丹黑衣,带着属于神职人员的温和气质,看着这位少年。

“能向我诉说吗,你的烦恼。”

少年抬起头,他像是遭遇什么沉重的打击,眼底流露有悲痛的情绪,更像是一只在人生道路上迷途的羔羊,彷徨得不能自己。

他看着神父慈祥的目光,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

“我突然感觉自己是一个渣男怎么办。”



神父的表情微妙了一下。

得不到回答的藤丸立香瞬间吧唧摊成一团,趴在桌上,呜哇叫唤:“主是不是不会帮我解决这种问题啊,天草。”

“是的,”走下讲台的神父面不改色。“并且,你还正在对其中一个受害者忏悔。”

天草四郎语气有些轻柔地反问他:“你是认真的吗,立香。”

“不不不不不我开玩笑的。”立香连忙摇头,然后又恢复成摊在桌子上的模样,语气沮丧:“只是突然觉得自己挺差劲的。”

天草想了想,说:“我和唐泰斯不一样,并不是很清楚你和其他人的关系,”他暗指对方的情报网,“但是如果你对我们之间的相处觉得苦恼了……”

神父走到立香跟前,话还没讲完,垂在身侧的手就被对方抓住了几个指尖,少年手掌的温度很低,让天草楞了一下,便不动了。

“对于这种事情我是无所谓的啦——虽然这么说真的很渣,但是这些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

立香抬头,“如果你介意我和很多人的关系都……挺随便的,那么我们可以拉开一点距离,天草。”

神父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微笑道:“抱歉,我暂时还没有这种想法。”

教堂内安静了下来,阳光透过穹顶上的彩绘窗洒下一片光亮,漂浮的尘埃沾了光,慢慢落在沉默地立在两侧的天使雕塑的桂冠上。

天草四郎在说出这种选择原谅的话的时候表情依旧温柔,金色的眼睛像是被抹上了一层柔光,毫不作假。

立香因此盯着他的表情观察半天,直到头抬得累了才慢慢直起身,不解道:“真是可怕的笑容啊,你到底是有多讨厌埃德蒙,你们不是兄弟吗……”

还要这么处处气他,后半句话被立香默默咽回肚子里。

少年直起身子之后,站着的神父只需要微微俯身就可以亲吻到他了。天草四郎将手放到藤丸立香的脸颊上,用食指轻轻摩挲着他的眼角,纠正他:“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可能要比圣典上无法赐予信念的字句还少。”

立香眼神游移,用目光暗指神父的瞳色与发色。

“你们看着就像兄弟。”

明白对方是在仗着自己脾气好,天草四郎轻轻叹了口气,将吻落了下去。



+


粉色指数就在这不大的教堂里节节攀升,两人之间的热度酝得很慢却很黏稠。立香漫无边际地想这次怕不是要在教堂里面擦枪走火吧耻度那么大这也太刺激了的时候,教堂的大门被推开了。

藤丸立香的脸瞬间砸回桌面上,嗷地叫了一声。

一个人立在教堂门前,影子拉得很长。

“特里斯坦阁下,今天也是来做祷告的吗?”天草朝那个人问道。

来的人是一个有一头红色长发的男人,穿着灰色风衣,身材修长,气质和感觉看起来整洁又优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却给人一种微微的忧郁感。

“特里斯坦先生?”脸贴着桌子的少年收拾收拾了自己的羞愧心,抬起头,朝后面看过去,“好久不见。”

因为时不时会来找天草的关系,立香对这个红发的男人也有印象,打过几次面照。对方似乎是一个宠物医院的医生,也是一个虔诚的信徒,因为星期日没有办法来做按时的礼拜,故而常在其他的时间里来这间小教堂里做祷告,听听神父宣读圣典上的教义或者讲台上按时播放的赞颂主的音乐。

红发的男人看到少年,脚步一顿,“好久不见,你的脸怎么了?”

“啊……不小心砸到桌子了。”

实际上得亏他砸到了桌子,不然任谁看到他发红的嘴巴都知道他在与一个神父做什么。只不过这个遮掩的代价有点大,立香哭丧着脸,边揉着额头,边拿起放在一旁的制服外套。既然教堂里有信徒来了那么他也没理由呆在这霸占着一个神父。

“要走了吗?”天草问。

“唔,要赶去打工的地方试个衣服。”立香说得含糊,没敢提到明天自己是又要和埃德蒙去个舞会。

“那再见,天草,特里斯坦先生。”




+


等到少年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黑衣的神父看向特里斯坦,又问了一次:

“特里斯坦阁下,今天也是来做祷告的吗?”

“我希望是的。”

特里斯坦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斜靠在一张长桌边,两条长腿微微交叠,随意地支着,“但如果上帝能听到我的祷告,也不会是在这里。”

天草四郎温柔地说:“主会听到一切祷告,不论他的子民身处何地。”

“你这幅模样真是一如既往地令人作呕啊。”

特里斯坦还没回答,教堂的门外传来一个男人声音。

“好久不见,唐泰斯,”仿佛是约定好了一般知道对方会出现,神父毫不惊讶,“你也是没什么变化。”

埃德蒙·唐泰斯穿着黑色的西装,站在门口吸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掐灭,走进教堂。

特里斯坦知道这一对兄弟的关系恶劣,还没出声就听到天草告诉埃德蒙,“立香刚走哦。”

语气里的那种刻意找茬的意味令人不忍心听,后者本来就不善的眼神看起来已经称得上是凶恶了。

特里斯坦权当作没看到,直接站直身子开口问:“埃德蒙,协议带了吗?”

一沓纸张啪地一声落在桌上,黑色的男人口气冷冰冰的,“别叫得那么熟稔,我最近可是对你们提不起半点好感,所以协议内容我们还要再谈谈。”

特里斯坦扬了扬眉毛,觉得奇怪,然后就听到一旁黑衣的神父笑了一声。

天草四郎背对着他们自顾自地走回讲台上,拨开音响的开关,声音悠扬的赞美诗便环绕着教堂唱诵主的功德,而台上神父翻开圣经,合着音乐轻轻念着上面的文字,完全把台下的两人当作空气。

特里斯坦和埃德蒙·唐泰斯双双站在长桌之前,无视所谓的神父,开始针对他们手上即将达成的协议进行交涉,当然不那么严格来说就是比比谁更不要脸,才更能讨到好处。

这间教堂一直是各方约定成俗的交易地点之一,身为驻堂神父的天草四郎并没有埃德蒙·唐泰斯一样有着什么过大的背景与势力,但依然赫赫有名于这一座港口城市的地下世界里,原因自然是另一个不得了的故事。这一位神父曾以少敌多反杀掉想攻入这座教堂劫人的组织,据传那晚的血腥暴力可以列入黑道事件前三。当然因为和立香没有太大的关系所以在这里就不做过多描述了。

在经过三首赞美诗的交谈之后,特里斯坦突然后知后觉地想到一周前埃德蒙的八卦传闻,据小道消息改编造谣后,现在已经变成了有人将埃德蒙的情人先奸后杀的版本。不过因为另一个主角是他好友的缘故,了解高文为人的特里斯坦自然不会将这种八卦放在眼里。

只是今天一看,原本早就谈好的协议内容被对方不客气的一改再改,或许这夸张的谣言并不是空穴来风。

“结束了吗?”

看到谈完立刻作势要走的埃德蒙,讲台上的神父合上书。

“还有一个情报,唐泰斯。”

特里斯坦出声,暂时拦住了男人的脚步。

“明晚的舞会,可能不会顺利的进行到尾声。”

埃德蒙回头。

“我们这边也还不知道对方是谁,朝谁而来,但你肯定在会是目标的可能范围内。”特里斯坦继续说。

“可不要被‘必须携带’的舞伴拖了后腿。”

听到“舞伴”这个词,男人冷哼了一声,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似地看了一眼天草四郎。

“放心,我找的可不是什么娇弱的大小姐。”

话半他竟笑了一下。

“还是按上次那样来吧。”




tbc...

现在所有关系产生的始末都不明朗感觉不解释清楚的话咕哒真要稳坐渣男交椅

不过下章就开始讲咕哒伯爵啦~

顺便放一下很有可能会出现在下下集(???)的下集预告:






评论 ( 29 )
热度 ( 219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