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男】斑 03

更新不定入坑慎重啊各位

OOC铁定

非人类paro,黑道paro(认真的?)

女装大佬paro(嗯???)




03 或许是进入了主线剧情吧




+


傍晚,半明半暗的天色带着余晖的尾巴,慢慢将夜幕拉了起来,叫醒了这座城市的灯火。

两个大学生在夜店的打工是一周三次,占满了休息日的晚上,而因为答应了埃德蒙舞会的要求,立香就不得不去找店长达芬奇请一个假。

“阿啦啦,舞会?听起来似乎很有趣啊。”达芬奇从书桌后抬起头,推了推眼镜,意味深长地看向立香。

桌前的小动物抖了抖身体,继续正襟危坐。

“好像之前也有过两次呀,这种出手大方的‘外卖’服务。”

女人放下手里的账本,美滋滋地回想道:“都是同一个人吗,那个穿得一身漆黑的男人,那双金色的眼睛真的就好像条蛇一样呢。”

我们天真的立香只对这个新词汇露出了疑问的表情,“外卖?”

达芬奇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又撇开目光,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拍手。

“对了,需不需要借伊丽莎白的小裙子去呢,舞会。”

那个喜欢带着龙角,穿着夸张的小礼裙和大帽子的伊丽莎白手握麦克风,准备一展歌喉的画面瞬间浮现在立香脑海里。

他马上甩了甩头,抗议道:“那种裙子不合适吧!”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伊丽莎白的确是夜店里的驻唱之一,当然立香也和许多店员一样,一直都在怀疑这个打扮得很有Lolita风味的少女的演唱路线是不是走的抖S风格,仅仅用歌声就能去专门招待那些口味奇特的客人。

达芬奇也思考了一下,认同道:“嗯……那就试一下杀生院新做的礼服吧,那个女人最近对性冷淡风格的礼裙很执着。”

说完她又惋惜地添了一句,“男孩子怎么能不穿短裙呢,真可惜。”

结果坐在她面前的男孩子只觉得头疼,先不说我们表面上作为个酒吧实际上作为个gay吧里怎么有那么多令人闻风丧胆的女魔头,光是一直叫男性穿女装就已经是很奇怪的play了吧!

“但是自从推行了女装play招待之后啊,我们的业绩真的是‘唰—’地一下就提高了呢,”女魔头一号拍了拍账本,向女装大佬一号展示他们傲人的收入表。

“不是吗,我们负债累累的master?”

藤丸立香理亏,耸拉下脑袋。

他低声下气地问,“所以……请假……?”

“嗯。”达芬奇点点头,大手一挥,“准假。”






+


到了差不多八点钟的时候,立香和恩奇都站到店门口,身上穿着他不想过多赘述的伊丽莎白同款不同色裙装,恩奇都的绿色长发混合进银色的丝线被编成辫子垂在脑后,配上同色系小裙子的大佬模样依旧惹得路人频频驻足,只可惜那一双金绿色的眼睛半点温度都没有,整个人的气势和往常就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恩、恩奇都?”

恩奇都应声看了藤丸立香一眼,五颜六色的街头灯光打在他完美的侧脸上,表情变都没变。

“呃,没,没事了……”

后者咽了下口水,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很明显,对方是在为他答应了埃德蒙唐泰斯的约会而生气。毕竟从很早之前开始两人就一直不对盘,个中原因也让人头疼得不愿再去回忆。立香叹了口气,自暴自弃地在脑内背起口锅缩回原位。

结果恩奇都却朝立香的方向抬眼,看到远处,“有人来了。”

围观女装大佬的人一批批来又一批批走,这里总归是成年人寻找性福的夜生活场地,他敷衍地四下扫扫。

“这不哪里都是人……”

说罢他就看见恩奇都又看了他一眼,还朝他客气地笑了一下,眼神微妙得不行,和他处了两年自认为与他羁绊值lv.5的藤丸立香心下一惊,背后凉飕飕的,才发现恩奇都的目光是看在他的身后。

“亚瑟,好久不见。”

“诶?”

立香一愣,匆匆忙忙转过身来,“是亚瑟学长……(我的)吗!!!”

他嘴里最后一个疑问的音节在出口时飙了上去,完全丢弃了语气的初衷,一脸惊悚地看着前方。

对的,惊悚。

在藤丸立香的记忆里,亚瑟·潘德拉贡和恩奇可是当初带领自己办理入校的高年级热心学长,前者别说性格长相,简直是各方各面都可以打满分的完美人士,是身后永远有一大群异性哭着喊着要嫁的王子类型。


只是在一年之后因为要继承家中的事务所而不得不提前毕业离校,还导致了当时校内为数不多的大树上吊满了一个个学姐学妹。

三人之间的关系倒是没因此断交,反而因为自家的事务所靠近两人打工的场地,本身也有与达芬奇产生过一两次工作上的往来,亚瑟反倒是摸清了他们的班时,时不时就来找立香和恩奇都吃个夜宵。

而至于立香为什么一脸惊悚,那是因为他看到了和他学长同行而来的人也和亚瑟一样金发碧眼,西装笔挺,彬彬有礼的模样该死地熟悉。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祸不单行吧。

“啊,恩奇都,立香,好久不见,”亚瑟看到他们,扬起熟悉的笑容,依旧帅气得不要不要的。

然后他介绍道:“这是我的好朋友。”

“高文。”

宛如有一道惊雷在背后劈下。

藤丸立香,男,刚成年不久。在自己不得不再次要去舞会当个女装大佬和男人跳舞,又疑似让自己的绿发好友发色更加鲜艳之后,自己的学长和自己的419对象居然有所认识并且一起找上了门。

这一连串发生的事实导致他的大脑足足放空了十秒不止。






+

半个小时后。


高文和亚瑟这次来似乎是有工作上的事情,在简单的招呼之后没有多留在门口,而是直接询问恩奇都达芬奇的位置,就进了门。

立香仍旧呆愣地立在原地,眼神木然无光像死了一样,仿佛遭到了巨大的打击。

他的手里还捏着一张名片,那是刚刚高文在惊喜地看到他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来的,递到立香眼前的时候他一格格低头,看到上面写着:K.R.T事务所事务派遣员 高文。

哦,是亚瑟学长的同事啊。(棒读)

看到他接过名片之后,高文扬起礼貌又诚恳地微笑,“我也就只是在事务所里帮忙做一些寻找猫猫狗狗的工作,很高兴认识你,立香。”

先不说第二次见面就那么自然地直呼其名这个槽点,别看立香表面冷静,实际上大脑已经完全卡壳,低着头在那读了几遍才把事务所拗口的名字在脑子里撸直,觉得社会精英就是社会精英,干的活都那么不同凡响充满爱心。


可能是他的状态真的太不正常,恩奇都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并无卵用,他的同伴似乎依然处于自己的思考中。

“立香?”

那天的激烈程度于几乎可以用惨烈来形容,他连事后看到高文身上斑纹一样的刺青逐渐消失的现象都毫不关心,在对方睡着之后完全就是爬下的床,然后跌跌撞撞地逃离现场,对后来还发生了啥一概不知。只觉得这是一场差点要命的419,就当做走肾一场,江湖不见吧。

结果才不过一星期就又遇上了这到底是什么剧本!!!

藤丸立香的内心顿时掀起了滔天巨浪。

一旁的恩奇都发现他仍沉浸在自我世界中无法自拔,整个人硬梆梆地拄着,寻思了一下,伸出手,捧起立香的脸,在人来人往的大街边,亲了上去。





+

达芬奇的工作室不大,陈设凌乱,滚地的毯子和墙纸挂饰都有着古怪的图案和造型,桌上地下到处都堆满着大大小小的账本纸张,使得身为这个店长的女人只要一推眼镜,就完全给人一副她不是道上远近闻名的奸商而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的错觉。

指针逐渐滑到深夜时刻,因为来了比较特殊的客人,室内保持着舒服的温度,稍微被收整了一点,最起码可以腾出五六张供人坐下的凳子。

夜店管事层的三个女魔头都在,达芬奇、杀生院和伊丽莎白都手拿着小茶杯在那像是开女子会一般哦呵呵呵地谈天说地,高文和亚瑟时不时也说上句话。这一聊就聊上了好几个小时。

“我们这里本身就是港口城市,太平洋上的航线很多但分别都零散地被掌握在不同势力手里,互起摩擦本来就是日常事件。”达芬奇惊讶道,惊讶指数为负值,“啊呀,居然会真的有人觉得我们是在费尽心思地打闹吗。”

“呵呵,难道真的不是这样吗。”杀生院弯着眉眼,笑了一声,在许多人眼里她都是个温柔又充满慈悲的女性,一双金色的眼睛总含情脉脉的,说话也温声细语,“不过最近麻烦的人都的确变得多了起来,总喜欢在四处走动呢。”

她捧起茶杯,动作优雅柔美。当然藤丸立香是永远都不会懂这一个穿着修女服的佛教信徒为什么会对他的女装设计那么感兴趣。

“太天真啦!这个外来货!”伊丽莎白说,“但是——”

她一拍桌子,指着坐在旁边的两位男士,“你们带来的消息是认真的吗,城里的小老鼠们,都在因为这一头外国来的大象打算联手起来吱吱叫唤吗?”

和达芬奇所说的一样,他们所在的城市临海,有着巨大的海湾以及港口,在城市发展的各个方面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地上地下的组织势力五花八门不做多想,都是因为优渥的环境聚集于此。

可有的时候除了本土的势力之外,也总有些外来者想在这儿捞点油水,或者落地扎根,自然也不乏有想把这一口吞下一劳永逸的人,不过有最后一种想法的往往都是还没上岸就要石沉大海的不自量力型组织。

只是这次似乎不太一样。

“啊啊,没办法啊。”

被点名的亚瑟笑了笑,回答:“因为我们也是那小老鼠里的一只啊。”

伊丽莎白哼了一声,脸上写着不服气。

“那么,那一只大象叫什么名字呢?”杀生院问。

三个女人的目光一同看向亚瑟,他和高文对视一眼,点点头,站起身便告之:

“它叫做迦勒底。”








……tbc.

我知道大家的脑海里一定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但还是请大家收回这个大胆的想法因为不一定是对的

评论 ( 19 )
热度 ( 261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