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咕哒男】斑 02

目录页

黑道轻喜剧,异人类和异能设定有

之前特地去看了一下狂野情人(的百科),设定上其实不太一样

咕哒也不是斑类或者是隔代遗传什么的,当然大家可以猜猜他是啥,就当好玩

这章算小过渡

顺便推一下这货 @公子白澒 她说200粉给我写加拉哈德x咕哒,为了粮,谢谢各位

忘了说,更新不定入坑谨慎啊各位







02 这么大一个修罗场在这里,你没看见吗




+


“我以为……你对自己的酒量很清楚。”


几日之后,藤丸立香与恩奇都在校内的咖啡馆碰了头,身为知心好友的恩奇都在听完立香的叙述之后,咬着吸管这么说。


“我喝错了!”


咖啡厅内的不少客人都转过头,看到一个穿着学院制服的黑发少年正悲愤地捂住自己的脸,旁边坐着光看那一头绿发就知道是校内一美的恩奇都。


“是我自己拿错了酒杯啊……”


不仅如此,在经过了结果记起了起因之后,过程也就自动自发地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回放了起来。


立香清楚地记得那个男人叫作高文,全程都在与他谈天说地聊人生哲学,说话有趣也没有过什么过度的举动,其他几个熟识的同事看了半天也放心地收回注意,只有立香本人还有些神经敏感地胡思乱想,才悲剧地导致了某一次走神里,他拿起了对方和自己使用的模样相差无几的酒杯。


喝醉后的自己是如何红着脸,贴近高文说话,在他偏头过来的瞬间像一个疯子一般与他亲吻,他还记得高文惊讶的表情,湖绿色的眼睛睁得很大,然后在自己大胆的撩拨下,被他推搡进了他的休息间。


想想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飞到嘴边的熟鸭好吗虽然他藤丸立香真不干这一行!


恩奇都看着立香寸寸红透的脸,明白对方肯定是想到了许多破廉耻的场面,为了不再刺激对方,在一旁默默地喝着饮料不说话。


“呜……”


半晌立香以脸抢桌,一副懊悔得无以复加没脸见人的姿态,叫道:“对不起,恩奇都。”


“对不起。”


放下只剩冰块的杯子,恩奇都撑着脸看着立香埋头不敢瞧自己一眼的模样就知道对方在介意什么。大概是因为在一年前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时间下他向立香表白遭拒,自那以后两人在好友的关系上又隐晦地加了一条追求者和被追求者的联系,立香一直就这件事对他抱有奇怪的愧疚感……


一旁的服务员经过给他们续杯,恰逢咖啡店的门铃响了一声,恩奇都的耳朵动了动。


绿色长发的青年笑了笑,露出他特有的温和神情,说:“虽然我的确不高兴,但是……”


话语的转折让立香默默抬头漏出一只眼睛,却看到一个人影在向他们的座位走来。


门口距离这一个偏僻的小桌不近不远,黑亮的男式皮鞋踢踏出不紧不慢地脚步声,然后停下。


“我可不像某些人那么计较……”恩奇都继续理解地说:“毕竟这是一个意外。”


“哼。”


来者站定,在桌旁冷哼了一声。


立香浑身僵硬,顺着声音默默瞅了过去。


那个站到他们桌前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马甲,没有外套,个子很高,白发白肤,鼻梁高挺,显然是个外国人,即使站低一个台阶也能用琥珀金般的眼睛完全地俯视立香。后者看到对方的双唇抿成了一条冷漠的直线,表情也冰冰冷冷的,身体忍不住抖了一抖。如果说面对恩奇都只是在没脸见人的级别,那么面对这个男人他估计就要彻底怂成个瓜皮。


“埃、埃德蒙……”


看到快要把自己缩成个团的友人,恩奇都自然不能再无视下去,他温和的表情变也没变,像是带了面具一样,侧过头:“唐泰斯先生居然也会来这里,一个月不见我还以为贵方的工作重心转移到国外了。”


男人俯视的目光转移到恩奇都的身上,直接露出了一个嘲弄的笑容,“专心地泡在颜料桶里连人都看不好的人又是谁。”


看着这两人的对视一路火花带闪电,立香吱都不敢吱一声儿,只能给大家括弧一下恩奇都是美术系的学生,最近好像是有个大型的展览会在忙。


“哼。”男人率先以一声冷哼结束这无聊的战局,视线又转回立香的身上,啪地扔下手上的一叠资料。两人低头,就看到第一页上印着一个金发碧眼英俊帅气的男人疑似藤丸立香刚刚所描述的419对象。


恩奇都都不免奇异地看了他一眼。


站在桌边的男人居高临下地瞪着他,“还记得我离开前你答应过什么了吗?”


藤丸立香怂了,真的怂了。


仿佛他的419已经被全市的人都知道了。


虽然他也不记得埃德蒙离开前他答应了什么。


……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渣男。


被黑色手套包裹的五指慢慢按压在了那沓资料上,白发的男人弯下腰,眯起眼睛,语气不温不火:“这种男人就能满足你了,是吗?”


出现了!这种被出轨捉到奸的语气!立香默默埋下脸,想伸出双手捂住耳朵。


男人提高音调:“藤丸立香?”


听到立香被埃德蒙唐泰斯不选择原谅地质问,坐在旁边的恩奇都挑挑眉,抽出高文的资料翻了一翻,随即露出了一个新奇的表情。


“是个社会精英啊。”他不咸不淡地感叹了一句。


只可惜某人依旧保持着我不听我不听的龟缩状态,看不到恩奇都插空和男人对视了一眼,眼底阴沉沉地写了不赞同三个字。


白发的男人撇过眼,对恩奇都的态度不屑一顾。当然,这个情况下如果把埃德蒙唐泰斯说成善妒的男人其实也是误会,他只是对于藤丸立香某方面非常、非常错乱、错乱到极点的关系网极其不满罢了。


男人想了想,伸出另一只手,干脆地将立香的脸抬了起来,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对方湖蓝色的瞳孔因为突然的动作吓得收缩了一下,然后映着男人的倒影慢慢恢复成正常的大小,带着一些迷惑和不解,对着他眨了眨。


男人的不满便奇异地一下消了大半,微张着嘴,嘲弄的话语也哽在了喉咙。


是了,藤丸立香就是这样的人,每每能让埃德蒙唐泰斯火气旺盛的关系网发展起来的罪魁祸首,就是对方性格中小动物一般软绵的天真,但在许多人都很畏惧的自己的金色眼睛面前,这只天真的小动物却可以毫无胆怯地与之对视。


甚至一下就望进他灵魂的最深处。


“总之,一星期之后,”对视了半晌,男人放开手,重新站直了身体,还单手整了整位置有些偏颇的领带,一副霸道总裁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打满分,而藤丸立香只想打他,但是不敢,“陪我去个舞会。”


还没有回神过来的立香趴在桌子上看着他,他明白对方这要求说得随意,却带着性格之中特有的强势笃定自己一定会答应下来。从开始就是这样。小动物皱了皱鼻子,没说话,点点头,得到了对方还算满意的目光。


男式皮鞋再次踢踏出不紧不慢地脚步声,立香看着男人走出咖啡厅,上了一辆令路人不住侧目的黑色跑车,然后风驰电掣地离开了。


埃德蒙唐泰斯的来去飞快无比,简直像幽灵一般。


他收回视线,就看到一旁的好友专注地看着自己。


“恩奇都?”


恩奇都微笑,差点没闪瞎立香的眼睛。


“不许去。”





tbc...


评论 ( 49 )
热度 ( 314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