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咕哒在霍格沃茨的二三事(hp paro)1

公子白澒:

    想看all咕哒的嫖文,忍无可忍,自己写文【。

  

    all咕哒男,有(不多的)幼帝韦伯,黑白贞,根据大纲是个长篇,但是我不知道我写得完不。

  

    HP paro,看起来很日常,但是脑洞出轨,私设多,一不留神车毁人亡【没有】。和我讨论大纲人设以及修改和协力(还有催稿)是 @笑三聲 ,她是我的太太我的光

  

    清姬性转注意

  

    正文go

  


  


  

    “这绝对有哪里不对吧。”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号是个难得晴朗的日子,伦敦国王十字车站里有着汹涌的人群,大部分是行色匆匆的旅人和维持秩序的警卫。在来来往往的高大欧美人种里,一个黑发的东方少年迷茫地低头一个字一个字地读手上的车票,又抬头来回巡视站台告示,仿佛这样就能改变车票上写的东西或者变出个站牌似的。

  

    “九……又四分之三站……真的不是印错了吗?” 藤丸立香头疼地在第九站台和第十站台之间摆动他的脑袋,而这两个站台之间只有冷酷的出口,高悬在上面的大钟指针在坚定地向上午十一点点挪动。

  

    “就算是搞错了,应该也不会出现这么幽默的数字……所以那天我去‘代角巷’的时候是漏掉了什么该听的东西吗?”

  

    少年身边是一辆行李手推车,大大小小的皮箱堆到比他本人还高了一个头不止,一个淡青色头发的青年从小山一样的行李上露出愤愤不平的脸来:“所以我说那些洋蛮子就是不靠谱……绝对不是立香少爷你听漏了!那个家伙就长着一张会忘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脸!” 

  

    他的声音很高,又带着异国语言的绵软腔调,引得很多人忍不住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比起这个清姬你先从车上下来别踩着横杆等下翻了怎么办…………” 异国少年藤丸立香叹了一口气,他环顾一周,然后咽了咽口水。

  

    “先、先生。” 他走向一个看起来体型颇大,腹部的纽扣马上就要崩开的站台职员,紧张得完全没办法去注意他的口音是否标准,“我想问问……”

  


  

    “我虽然没有听懂他在骂我什么,但我刚才确实是被骂了吧。不过我也真蠢,那个人一看就是阿基曼先生说的‘麻果’,会知道才奇怪呢……” 

  

    询问未果反因为像是恶作剧一样的问题被一顿训斥的藤丸立香嘟囔着。

  

    正在这时,一个一身漆黑的男人经过他的身边。

  

    对方宽大的披风在立香的眼前起伏,少年便不自觉地被他吸引住了视线,或许也只有他注意到,男人的指尖夹着腥红的烟火,他吸尽了最后一口,然后看也不看地就将烟头弹进了三米开外的收纳箱中。

  

    立香的目光从收纳箱回来的下一秒,黑色的男人便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了。

  

    消失了!?

  

    藤丸立香眨了眨眼睛,第九与第十站台之间依旧游人如潮,那个男人就像是一个鬼魂,蓦地出现又突然消失。他连忙走向两个站台之间的检票处张望,清姬推着箱子跟着赶了过来,问他怎么了。

  

    “清姬,你刚刚有没有看见,一个黑色的男人,突然消失了?”

  

    “消失?”淡青发丝的青年疑惑道,“我可什么都没有看见。”

  

    “难道是我出现了什么幻觉么……”立香皱了皱鼻子,打量着站台间所有的建筑,检票窗、出口道、银色青色的栅栏、石砖方柱上的站牌。

  

    一筹莫展的立香突然想到去“代角巷”那天,引导人阿基曼先生似乎是点开了一个墙壁上的石砖。

  

    “我们是不是也该找一下墙壁上的东西。”立香脱口而出。

  

    “什么……?什么墙壁的东西?”立香说得飞快,被小山一样的箱子阻隔的清姬没有听清,“少爷你要墙上的站牌吗,我去帮你拿下来。”

  

    清姬可谓是一个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管它合不合理的行动派,只见他推着箱子越过立香想要摘下站台间挂在石柱上的站牌,立香还没来得及阻止,就有一大群旅客突然拥到他的身后。

  

    “啊!”

  

    立香的身体在推搡中失去平衡,向前撞去,清姬眼疾手快地放弃了行李车和站牌,转过身扶住要绊倒的立香。不幸地是人群的力量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清姬也不便动手,两人就这么撞上清姬身后行李的车。

  

    意外便发生了。

  

    行李车并没有撞上方柱,事实上它应该因为前方有阻挡物而停止——但它似乎被二人的力道撞入了建筑物里。

  

    “我知道了!”

  

    看到这一幕的立香喊着,顺着人群的力道推着清姬往柱子撞去,进入之前,他闭上了眼。

  


  

    黑暗之后骤然的光明即便是透过紧闭的双眼也能感觉到,现今只能在老电视剧里听到的蒸汽火车的鸣笛真切地在他耳边回响,藤丸立香睁开眼睛,像是做梦一样看着眼前烟雾缭绕的复古火车,来来往往的人群穿着和他一样方才害他在车站多收了好几打注目礼的长袍,猫头鹰咕咕的叫声和蟾蜍低沉的聒噪混在一起,带着他一同进入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啊啊啊啊啊——”

  

    “哐啷——”

  

    清姬被藤丸立香推进柱子时一只脚还踩在行李车上,作为一只千年老妖怪哪怕是六个立香摞在一起他都能一手平举,但是显然麻瓜生产的行李车做不到,小小推车上小山般的行李摇摇欲坠,根本吃不住两个人倒在它身上滑行过通道的动能,立香和清姬只来得及对魔法世界的入口心驰神往一秒钟,就乱七八糟地摔成了一团。

  

    “我的迦具土!!” 

  

    被清姬揽着腰连累受害的立香还没来得及应对四面八方看来的异样的目光,一下就跳了起来从清姬的屁股底下拔出一个长条的布包,心疼地打开一个小口往里面看,布包从摔倒在地上起就在不断颤抖着,但很快在立香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

  

    也许是魔法世界本身怪人已经太多大家早已司空见惯,或者因为与其看着两个摔在地上的旅客,家长们更愿意用这个时间与自己的孩子道别,发出巨大响动的二人也只是引起了短暂的注目。很快一个身穿墨绿色长袍胡子遮住下半张脸的男巫大步走来,挥舞着魔杖让箱子排着队跳进了行李舱,顺便多看了一眼安静地躺在立香怀里的长条布包。

  

    “新生?恐怕你得快点,火车马上要开了,你们来得实在有点晚。赶紧和你的兄弟道个别,然后快上车。”

  

    他用洪钟一般,显然是施过魔法的声音说。然后在他的指挥下,最后一个小箱子跳进了车厢,行李舱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句话立香听懂了,他转头四处看看,果然还在站台的都是家长模样的成年巫师,孩子们大都已经登上了火车,把脑袋探出车窗向父母最后索要一个吻,让他们把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时钟敲响,列车鸣笛。他匆匆地和这位协管巫师道谢,在大胡子转身的一瞬间,清姬隐去了身形,但是立香仍能感觉到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令他安心不少。

  

    一踏上火车,就能听见自脚下传来的巨大的金属碰撞声,齿条带动着车轮,蒸汽呼呼叫喊,火车已经启动,载着近乎是被家族流放,只身只带着自己的本命式神离开远在地球另一端的故土,来学习他从不曾听说的西方魔法的日本少年藤丸立香,去向一个全新的世界。

  

    一个魔法的世界。

  


 
评论
热度 ( 338 )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