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草咕哒♂】龙神(上)

在寒冷而血腥的光棍节中为大家献上一个苦情的故事……的上篇

和 @老夕 一起搞吧搞吧出来的,她甚至还弄了人设图(贼帅!) 点我看图

龙神天草x少爷咕哒,he

  #######

1.

时值初秋,藤丸家的后山上一片宁静,似乎是盛夏的尾巴被带着凉意的风悄悄刮跑的缘故,被热意蒸腾的虫豸们也停下了声音,也只剩下些许林叶的沙沙声,让人听了自觉心旷神怡,感到无比宁静。

“天草,天草你在吗——”

藤丸立香站在神社的屋檐下朝里叫着,烦恼的声音打破了这后山的静谧。

回应他的却是秋风吹过高悬在木梁上的清脆铃声。

他叫了半会,没有得到回应,只能颓然垂...

【ALL咕哒君】斑 27

 应该不会再被屏蔽了吧...

总目录页


27.



早十时,迦勒底暂住地,休曼尼特大厦,56层,wild plants and animals酒廊。 
 
作为酒店的行政楼层,此时酒廊大门敞着,西装墨镜保镖鱼贯而入,男性整齐划一地贴墙而立,女性笔挺地站在门后左右,一派井然有序。阿周那进门后将自己的帽子单手按在胸前,白色的风衣随步伐轻微摆荡,他经过这些保镖,走向正中央长条桌的主座。 
 
他看到长长的餐桌上摆着精致芳香的美酒和美食,座位却还是空着。 
 
“Master去哪里了?”他向身后问。 ...

【ALL咕哒君】斑 26

总目录页


26.


女人脚下的高跟鞋敲击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响音。

南丁格尔推开自己的秘书室,不意外地发现了那两个小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从达芬奇那里拿到了那卷录像带可视部分的复制品,以回来研究植物斑携带者的相关细节。

她从另一个文件夹层中拿出那一张爱德蒙曾在雷夫教授那里获得的照片,那是一位女性身体左侧的蝴蝶骨,身型很纤弱,应该是属于少女的洁白肌肤上浮现着浅绿色的斑纹,曼妙又清丽。

爱德蒙与雷夫的交易很早就作废了,这张照片却作为重要资料被南丁格尔保存着。

如果说比斯特组织绑架携斑者是为了进行非人道试验,那么植物斑的携带者也一定在他们的猎物名单内,因为太过稀有,而他们...

活过来了

(双手合十含泪升天


结果还是要分享黑历史=L=蓝瘦


P1:小黑屋和lof自带的文本输入框

P2:宋体,歌单

P3+P4:脑洞和段子

P5:黑历史中做自己 以前写的刀男同人 (才发现我以前就写过女装癖)

绝命体要分享的脑洞

有点长我单独发了这一条,伯爵咕哒♂


基督山伯爵半原著向,复仇伯爵x人鱼咕哒

(含各种bug)


爱德蒙在伊夫堡(监狱)的时候就能听到人鱼的歌声,就他一个人能听到,后面出逃的时候咕哒帮了他的忙,按原作走向将他带到一个岛上(我忘记原作是什么岛了回头查),被路过的走私船救了

结果走私船在港口的时候被海军捕了,发生枪战,最后只有一班人匆匆逃走,结果祸不单行在海上又遇到了暴风雨和海盗,匆匆逃走的走私船没有补充好资源,又有人伤员

没人捱过暴风雨,船只被打散了,爱德蒙受了伤,跌入了海中,想尽可能地游走远离海盗,但在暴风雨里只能抱紧一个被打翻的小船(大船上一般...

【ALL咕哒君】斑 25

总目录页


25.

藤丸立香打了一个哈欠,还没来得及活动一下清晨酸软的腰背,就感到达芬奇轻飘飘地刮了他一个眼神,个中意味让他忍不住抖了抖身体,继续正襟危坐。

过了一时半会,兴许是有些无聊,他的眼神又开始飘忽起来。

大家如约赴会。达芬奇的工作室内难得有那么多人在场,爱德蒙·唐泰斯带着秘书南丁格尔,亚瑟带着副手加拉哈德和高文,以及和他一起坐在经常被达芬奇训话的沙发上的恩奇都,可以代表着城市中三个最大势力的人们都到场了,还有刚刚把他踹进这个工作室不让他走的伊丽莎白,正叉着腰堵在门口瞪着他。

“大家好,我是罗玛尼·阿基曼……”

达芬奇放起了一个录像,上面出...

【伯爵咕哒♂】大正AU 01

没定好名字,但再不发 @老夕 估计要剁了我(瑟瑟发抖)

灵异相关,但实际上是想写一个傻白甜谈恋爱的故事,希望能写成_(:3」∠)_


总目录页


正文:

    ######## 


昨天夜里下了一场小雨。

暮春的时节,风依旧像是随时都能飘下雪般带着点锐气。

藤丸立香走出松板屋,挤过熙攘的早市人潮,抱着装着满满的袋子小跑了一阵,才缓过了这阵吹红了鼻子的冷气。

他今天要搬入自己新租的家中,按照姐姐的叮嘱买齐了要用的日用品,顺着樱木町里最漂亮的小路走到尽头的巷口。道路两旁的樱木纷纷扬扬,少年踏在道间...

lof出现大批-量-屏-蔽,如果有文挂掉麻烦私-信-通-知-补-档,谢谢

放个脑洞

贝咕哒男,QQ聊天式语气23333(因为真的就是在和群里的几个人聊QQ的时候聊着聊着出来的,脑到什么就讲什么)

刚刚被和谐了

   ########

来来来我有一个电影pa要说

电影包括现代paro,通感paro

背景的话

英国吧

咕哒是留学生,因为手受伤了无法打工,住的地方也是一个很廉价的公寓,旁边的房东管得很死,是一个伪基督徒,然后这个月付不起房租但还没到付房租的日子,房东知道他的情况一直在对他冷嘲热讽

他尝试着去找工作被拒,走在街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视野变得很奇怪

像是出现了幻觉,他的视野里出现了,另一个街头

和现在身处的街头完全不一样...

1 / 10

© 一叶定樱 | Powered by LOFTER